第1041章 质问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姑姑扭过头来,双手自然下垂,紧紧地贴着裤缝,抬起了双眸来回地在他与应太行之间转了转,“不”紧张地顿了一下,“阿嚏阿嚏”连打了两个喷嚏,眼神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失礼了。实在是这里的空气太那啥。”

    “丁副主任,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薛建彪气息危险地说道。

    丁姑姑脚趾紧紧的扣着地面,强制自己冷静下来淡淡地说道,“不认识。”

    薛建彪微微眯起了眼,眸光如淬了毒一般的看着丁姑姑道,“丁副主任的眼怎么红红的。”

    丁姑姑视线停留在薛建彪的身上,镇定自若地说道,“估计是刚才的喷嚏打的,抻的胸口还疼呢”只有自己知道贴着裤缝的手心儿都是汗。

    楚场长出声道,“说老实话,这里的气味儿,真是”解围道,“也难怪女同志了,丁副主任你先去外面等着吧”

    女人就是娇气薛建彪微微摇头,在心里腹诽道。

    “抱歉”丁姑姑强迫自己不去看炕上人的脸,优雅的转身,挺直脊背,脚如踩在刀尖上般的,离开了薛建彪的视线。

    走到院子内,丁姑姑站在树下,低垂着眼眸遮掩住波涛汹涌的情绪。

    少顷,楚场长他们三人走了出来,薛建彪看着他们道,“林大夫,病的很重。”

    “我看人一直高烧昏迷也不行,我回去拿点儿退烧药,如果能退烧的话,最好不过了。”林大夫想了想多嘴道,“病人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十分的虚弱,能多吃点儿有营养的东西,将会对病情很有帮助。”

    丁姑姑迎上去面容平静地看着薛建彪问道,“冒昧的问个问题,我想知道屋里的人最终定性了吗”

    “那倒没有。”薛建彪微微摇头道,心里是无比的郁闷,没有完成上级下达的命令。

    这个死硬派,用尽了各种办法怎么都不老实的交代,真是气的他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

    “人还没咽气。”天知道丁姑姑怎样说出这五个字,冷静自持地看着薛建彪。

    “是啊”楚场长立马附和道,“那我们应该先本着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给他治病。”他心里很明白人不能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

    丁姑姑在心里疯狂的感激楚场长,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无论如何先保住他的命再说

    “人活着才能让他好好的交代,你说对吧薛组长。”丁姑姑深邃的眸光深沉地看着他道。

    “对对”薛建彪无从反驳道,他完不成上面交下来的任务,也不好交差。

    丁姑姑毫不遮掩自己眼底的冷意道,“这么大的事情发生在我们渔场,应该也有些日子了。我这个县革委会副主任,也来了几天了,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为了救人,不惜以势压人。

    “楚场长怎么办事的”丁姑姑满脸寒霜,厉声道。

    楚场长一脸无辜地看着丁姑姑,又看向薛建彪,他则心虚地说道,“这个本来是想跟你们地方上通个气儿。但这事是上边的意思,还是不要惊动地方的好”

    丁姑姑深邃的双眸显得更加的黝黑深沉,眼底凝结如冰道,“人不行了,才不得不通知我们地方,是吗”

    被丁姑姑这一顿咄咄逼人的抢白,薛建彪辩解道,“这也是没想到的事情前几次都挺了过来。谁知道这一次这般的严重。”

    “我不知道原来薛组长这般的推卸责任。”

    明明是一个个头只到他肩头的女人,一股无名的气势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仿佛一点点地从他的身上穿过,让他前所未有的狼狈。

    “薛组长”丁姑姑视线从他身上掠过,缓缓地开口道,“我希望你遵照医生的指示好好的照顾病人。”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地说道,“毕竟人活着才能完成上级的命令吧这样我们才能向各自的上级交代吧他好,你好、我好,大家才能好。”

    “是”薛建彪不自在地说道,忽然又态度和善的笑了笑伸出手道,“丁副主任,那就不送你们了。”

    摆明了送客,丁姑姑冷若冰霜伸出手敷衍地握了握。

    薛建彪又分别与楚场长和林大夫握了握手。

    目送丁姑姑他们离开,丁姑姑出了院子的视线范围,立马说道,“楚场长无论如何我们要先保住他的命,至于他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不掺和,但人不能在咱的地盘上出事。”

    “这事我也清楚,可是我们是有心无力啊”楚场长畏畏缩缩地说道,他最怕担责任了,本以为躲过了岸上的风风雨雨,特么的谁知道岛上放了一枚定时炸弹,他真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楚场长看向背着医药箱地林大夫着急地问道,“林大夫没有办法吗哪怕坚持到明天早上。”

    丁姑姑闻言她知道站在楚场长上的立场上没有错,只要人吊着一口气上了船,谁管他到岸上是死是活。

    可就是听在丁姑姑耳朵里刺耳的很,气得她紧攥着拳头,指甲扣在手心儿里,只有痛才能让她保持着冷静。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药,我怎么救。”林大夫为难地说道。

    “那些消炎的,治疗感冒的,退烧的,都给我用上。”楚场长一咬牙下狠心道。

    “场长这是药,不能一股脑的塞进去,得对症下药才行。”林大夫苦笑不得地说道,“唉”重重地叹了口气。

    “反正不论如何,给我吊着他的命。”楚场长看着他下死令道。

    “我这里倒是有些药,不知道是否可用”丁姑姑不动声色地出声道,“知道来岛上蹲点,专门带了些常用的药品。”

    “真的吗丁副主任。”林大夫双眼放光地看着丁姑姑道。

    “嗯”丁姑姑点了点头道,“跟我来吧看看能用什么药。”

    “好的。”林大夫立马应道,目光看向楚场长道,“场长。”

    “看我做什么”楚场长看着他语气不善道,领导已经指明了方向,跟着去呗还要我在说一遍,“快去看看有什么能用的药品,将人给救活了。”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