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添乱

作品:《六零俏军媳

    “心跳停下来,人就真的完了。”丁妈好笑地说道。

    “故意跟我抬杠不是。”丁爸没好气地说道,“这日子过的心惊胆颤的,去公社开会,心跳就加速,高度警惕。就怕主任一时兴起问起中原他们来。”打了一个冷颤,“与会发言,我好几次都打磕巴,幸好没念错,不然要是把上级精神念错了,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这日子整跟地下党似的。”

    “你还笑,太没良心了吧”丁爸看着正看着信津津有味儿的丁妈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

    “外孙们太可爱了。”丁妈不满地说道,“怎么只能只寄小九儿的画像呢其他人的呢”抬眼看着他道,“回头给杏儿写信抗议一下。”

    “你你”丁爸等着老伴儿安慰呢

    “你就是自己吓自己。”丁妈好笑地看着他,拍拍他的手道,“现在正值春耕时节,他们都忙着在产粮大地蹲点儿呢”

    丁妈镇定自若地说道,“公社那些领导们,得务必保证今年春耕顺利结束,咱们村啥情况,那是在公社挂了号的,土地贫瘠,粮食下来后,除了交足了公粮,也省下不了啥,不买救济粮,就是领导们领导有方。”指指自己头上道,“为了自己头上的乌纱帽,在春耕结束前,没人会想到咱的。”

    “你可真是有信心,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有那个领导发神经呢”丁爸微微摇头道,“我可没你那么乐观。”

    “那就听天由命吧”丁妈摊开双手非常光棍地说道,想起来又道,“话说回来,咱们可是有尚方宝剑的,来了也不怕都是为人民服务,在这里与在岛上无差别。”

    “你说的我认同,关键他们不给你讲理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没用。”丁爸气愤地拍着桌子道,“特么的现在就是个不讲理的世道。”

    “不讲理,咱也不讲理好了。”丁妈看着他握拳鼓励道,“你还怕他们不成,拍着桌子,吵架还用学嘛张口就来。反正咱又红又专硬气得很得在气势上压倒他们。”

    丁爸被她给说的噗嗤一声笑了,“我现在只祈祷他们别来,就什么对策都用不上。那就最好了。”

    “我也希望,但事啊有时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丁妈苦笑一声道。

    “好了,中午吃什么”丁爸有些饿了道,这些日子一天两顿,顿顿喝稀的还真是撑不住,“难怪人家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真是挨不了一点儿苦了。”

    “炖小酥鱼,贴玉米饼子。”丁妈喊了一声道,“坏了,我的锅。”赶紧下炕,跑了出去,揭开锅盖,雾气散去,“呼还好,还好,没有炖干了。幸好挨着海,油水大点儿。”

    “别那么抠唆,杏儿又寄回来十斤粮票。”丁爸抽出信封中的粮票道,“够咱撑个两天了。”

    “知道了。”丁妈将玉米饼子给戗下来,放在了笸箩筐里,将炖好的小酥鱼盛在了大盆里,直接端上了桌。

    aaaaaa

    而被丁妈和丁爸担心的丁姑姑,正全身心的投身于工作中,说没日没夜的那是毫不夸张的。

    丁姑姑不说吃住在码头吧吃饭全在码头上,随时支援渔轮上曲中原的任何吩咐。

    楚场长看着丁姑姑这拼命三娘的架势,也只能是舍命陪君子了。

    没办法领导这样,他们哪里敢懈怠,随着陆续有渔轮投入工作,岛上更加忙碌了。

    一个个忙的脚打后脑勺的,偏偏在这时小乔跑到了码头,看她焦急的模样,楚场长问道,“怎么了看你跑的满头大汗的。”

    “场长,那边又来请医生了。”小乔小声地说道。

    “请医生,你就要老林跟着去呗”楚场长板着脸训斥道,“事有轻重缓急,我现在哪有功夫管他们啊”瞥了眼坐在小马扎上的丁姑姑,“真是添乱。”

    这丫头平时挺机灵的,怎么在领导面前说这种小事。

    “场长,不是我,是林大夫处理不了。”小乔着急地说道,“好像说那人病的怪严重的,快不行了。”

    “不行就不行了呗管我什么事”楚场长看着小乔道。

    他们自从去年来了,就一个个趾高气昂的,谁让人家有上级的命令呢在我们的地盘上,那明显是独立王国,我们的人等闲不能靠近。

    要不是里面的人生病了,他们还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没看见丁副主任频频侧目吗这丫头啥时候这么没眼色了。

    “小乔,该干嘛就干嘛去。”楚场长挥手赶人道。

    “场长在咱的地盘上,这人要真是没有了,你不出面的话”小乔刻意压低声音小声地说道。

    楚场长自然听出了弦外之音,到时候可就说不清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怎么了你要有急事的话就先去处理吧”丁姑姑抬眼看着他温声说道。

    楚场长深沉的双眸看着丁姑姑想了想道,“是这样的,咱们这里去年来了一群穿军装的人,征用了咱们这里一片地儿,现在他们有个人要死了,作为地方咱得去看看,后续该如何处理。”

    “那去吧应该的,好好配合人家工作,不能让他们说咱的不是,不能破坏了军民的团结。”丁姑姑神色严肃地说道。

    “丁副主任”楚场长目光凝视着她叫道,“这事”现在这个渔场你是县里派来的蹲点儿干部,可是最大的头儿。

    “哦这事该我出面,那走吧”丁姑姑从马扎上站了起来,看向渔轮,冲着上面的人喊道,“告诉曲师傅我有事去去就来,有什么事,找其他人去办。”

    “知道了。”渔轮上的人高声喊道。

    丁姑姑的目光又落在小乔的身上道,“小乔你在这里待命吧”

    “是”

    “那前面带路,咱们走吧”丁姑姑看着楚场长道。

    “请跟我来。”楚场长前面带路道,边走边介绍了一下他们的具体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