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投缘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他们睡的倒是香甜,黑暗中丁海杏却睡不着了,这要是让姑姑知道了,我命休矣

    可该怎么解决这个难题呢寄希望于解放恐怕不太可能,烦躁的挠挠头,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真是左右为难啊

    迷迷瞪瞪的,丁海杏睡着了,找机会问了问应解放愿意收下应新华这个学生吗

    应解放是不打磕巴地欣然同意

    丁海杏面容纠结地看着应解放委婉地说道,“解放啊你不忙吗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

    “不忙,新华又不占有我的正常时间。”应解放笑容暖暖地说道,“难得现在强调读书无用,还能有人静的下心来读书学习,应该鼓励的。”

    “你不上艇吗不用出去巡航吗”丁海杏忽然又道,这巡航一次出去可得好几天呢

    “姐,我现在在训练舰上操练,出去巡航,可还没呢”应解放双眸艳羡地说道,“话说,姐你可真不关心我。”

    丁海杏被说的讪讪一笑,忽然又抬起来头,理直气壮地看着他道,“我不关心你,你说你来了这里这么久,到家那是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每次来,还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你让我怎么了解你的情况,你又不告诉我。”

    被丁海杏这么一顿抢白,应解放可招架不住,赶紧将话题给转了回来,“姐,放心吧我会安排好时间的,不会耽误我的正常工作的。”满眼笑容地说道。

    丁海杏张了张口,话又咽了回去,在拦着就不妥了。

    应解放食指刮了刮下巴道,“再说了我跟那小子挺投缘的。”

    投缘两个字把丁海杏给炸的眼冒金星的。

    “姐,你不赶紧回去吗离开这么久,小心孩子们调皮捣蛋,给你上房揭瓦。”应解放提醒她道,“星期天,我会去的。”

    “我走了。”丁海杏闻言转身匆匆离开。

    这闲暇时间应解放就成了应新华的老师

    丁海杏这心里也五味陈杂,她又不能强行的将他们隔离开来。

    只能让应解放节假日、闲暇之余,教应新华数理化。

    顺其自然吧姑姑要怎么着自己都是她该受的。

    aaaaaa

    快到晌午了,邮递员李亮蹬着自行车远远的就喊着,“丁队长,有你的信件。”

    丁爸收到包裹道了声谢,“真是顶着这么大的太阳还让你特地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为人民服务。”李亮一脸正气地说道。

    “好好,我们都为人民服务。”丁爸抱着包裹道。

    “不打扰队长你了,我还要去送其他的信呢”李亮蹬着他那辆特有的绿色的行车就走了。

    已经到了下工的时间,丁爸抱着包裹直接回家了。

    “老婆子,老婆子,杏儿来信了。”丁爸抱着包裹颠颠儿的跑回了家。

    “快拆开,看看杏儿信里写啥了。”丁妈沾满玉米面的手,挑开帘子道。

    丁爸进了屋坐在炕上,麻溜的将信拆开了,抽出信来,落在炕桌上一张纸片。

    “这是谁”丁妈低头看着炕桌上纸片,“这是哪儿来好漂亮的娃娃。”满脸疑惑道,“这好像不是咱家的孩子吧国瑛最小了,也会走路了,这是谁”

    “红缨不小心捡来的弃婴,现在被杏儿给收养了,是咱的外孙战九溟。”丁爸一目十行的将信看完了才道。

    “啥红缨捡来的孩子。”丁妈不可置信地说道,“谁这么狠心把孩子给仍了,真是不配为人父母。”

    “谁知道呢”丁爸放下手中的信件,“这孩子也不说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就养了。”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路上捡了阿猫阿狗还收留呢别说还是个孩子了。”丁妈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也没说啥了,就是她自己养的孩子还小,能照顾的过来吗”丁爸担心道,“尤其博达又走了”

    “走博达去哪儿了”丁妈看着他问道。

    “是好事”丁爸将信里有关博达的事情告诉了丁妈。

    “那可真是好事,现在没有比当兵更好的出路了。”丁妈闻言高兴地说道,“地方上太乱了,工厂停工,学校停课的,这么大的孩子,总不能一直无所事事的待着吧”

    “所以我才担心就杏儿和红缨照顾四个孩子顾不过来,红缨自己还是个孩子呢”丁爸感慨道。

    “二小子,下半年就三岁了,送托儿所完成没问题了。剩下俩顾的过来。”丁妈立即说道。

    “还能怎么着,杏儿那丫头都已经先斩后奏了。”丁爸突然一拍大腿道,“这丫头太独断专行了,这事也不说跟女婿商量一声,就擅自做了决定。”

    “商量怎么商量,也得见得着人吧多久了都不在信中提女婿来信了,上一次是一年前吧”丁妈凝重着眉头道,“也不知道执行的啥任务如果不是有信寄来,我还真怕”

    “呸呸”丁爸赶紧啐道,“想什么呢坏的不灵,好的灵。”

    丁妈伸手拍了下自己的嘴,“真是我急糊涂了,胡说什么女婿是吉人自有天相,逢凶也能化吉。”

    “还有国良那臭小子,也是一去不回头,两年了只寄来一封信,啥也不说,只说他挺好的,也不说他在哪里干什么”丁妈叹声道,“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

    “国家的事情,咱哪儿管的了。”丁爸宽慰她道,“咱还是关心关心眼前吧明悦咋还不回来,也没报个信,也是一去不回头,一个个的都这臭毛病。”

    “月底走的,现在满打满算的才五天。”丁妈掰着手指数了下道。

    “才五天啊”丁爸哭丧着脸道,“我这可真是度日如年啊赶紧回来吧迟早被那丫头给吓出心脏病来。”

    “也得把事情办完了才能回来啊总不能半途而废吧”丁妈倒是冷静的很神色自若地说道,“咱这里安排的周到,就是遇到了突发的状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

    “你说的倒是轻松。”丁爸右手捂着自己的心脏道,“提心吊胆的,心跳就没停下来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