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管家公

作品:《六零俏军媳

    第二天夜深人静,丁海杏在哄睡了孩子们后,故意让应新华看着家,才领着应新新与红缨去了海滩。

    营区即便有十字路口,丁海杏她们可不敢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在营区进行封建迷信活动。

    所以不管这纸在哪里少,只是寄托哀思,形式地点不重要。

    丁海杏她们站在海滩上,巨大的礁石后面,她放开精神力,看着两个孩子烧纸画圈。

    听见应新新甜美的声音,喃喃自语道妈妈,我和哥哥现在很好,虽然不知道爸爸怎么样,但没有坏消息。你在那边要好好的,我多给你烧些钱,你也少受些罪。不要吝啬啊我不会忘了祭拜的。

    丁海杏闻言轻扯唇角,出声道,“新新,下次你干脆烧个摇钱树,啥时候没钱了,摇摇就有了。经济还实惠。”

    “哎有道理。”应新新认真地点头道。

    丁海杏好笑地摇摇头,算了,只要她高兴就好,无论怎么做,都是寄托一点爱思。

    丁海杏催促她们两个道,“快点烧,别待会儿有人来了。”

    “哦”两人把最后一点儿元宝扔进了火堆里。

    火渐渐的越来越小,用沙子将火堆彻底熄了。

    “嘘,有人来了,别说话。”丁海杏耳朵微动,眼神深沉凌厉了起来。

    “哪有人吗”高进山的声音远远地传来道。

    “我刚才看见火光了。”执勤的小伙子挠挠头说道,“明明在海滩上啊”

    高进山看着他说道,“你眼花了吧”

    “不可能我眼神好的很。”小伙子坚信自己没看错。

    “反正来了,咱们溜达、溜达吧”高进山想了想道。

    “谁在哪里”小伙子打着手电道。

    “哎别照脸,是我们。”丁海杏手遮着面道。

    执勤的听到是人的声音立马将手电放下。

    “弟妹怎么是你”高进山看着她们道,“你和孩子们来这里干什么”

    “高叔叔。”红缨和应新新齐声叫道。

    丁海杏眼睛转了一圈道,“来看月亮啊海上升明月。”指着从海里刚刚跳出来的月亮。

    “早点儿回去吧天晚了。”高进山瞥了一眼地上道,想起来今儿是清明节。

    “是马上就回家。”丁海杏立马说道。

    “我们先走一步。”高进山看了眼执勤的小伙子说道,“走吧”

    “嗯”执勤小伙子赶紧跟在高进山的身后走了。

    待高进山他们一走,红缨和应新新长出一口气,红缨拍着胸脯说道,“呼幸好反应快。”

    “刚才吓死我了。”应新新擦擦额头上的汗道。

    “走吧我们清理一下灰烬,回家。”丁海杏提醒她们两个道。

    “是”两个人拿着小铲子将灰烬铲进了垃圾堆里。

    三人才朝家走去,“谁在哪里”应新新举着手电筒照过去。

    “别照,别照是我。”应新华双手挡在脸前面道。

    “哥,你不在家看孩子,你跑出来干什么”应新新眉眼爬上笑意道,“哥,我好高兴啊”

    “高兴什么啊”应新华扯扯她的辫子道,“我只是担心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

    “真的好险啊”应新新一脸庆幸的模样道,说完就后悔了,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巴。

    “怎么了”应新华问道,黑着脸厉声道,“快说。”

    “其实也没什么我们三更半夜的出去,让人容易起误会。”红缨将事情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

    应新华立马爆了,原地跺脚道,“我就说不要做吗看吧如果不是反应快,就被人当场人赃并获了。”严厉地说道,“不许再去了。”

    “不去了。”应新新乖乖的应道,自言自语地说道,“反正一年才一次。”

    “你还说”应新华气地指着她的手都开始抖了,“为了你,你就不怕连累来了战妈妈跟红姐姐。”

    “呃”应新新被怼的一时语塞。

    “好了,好了,天晚了,赶紧进去吧不知道孩子们怎么样”丁海杏催促道。

    应新新可算是逮着哥哥的把柄了,“哥,你不在屋里看孩子出来干什么万一他们睡觉不老实掉下来怎么办”说着就朝家里跑去,躲避他的碎碎念。

    应新华看向丁海杏道,“战妈妈以后可不能跟着新新那丫头胡来。”

    “知道了,走了一个,又来一个。”丁海杏好笑地看着应新华道。

    “什么意思”应新华满脸困惑地问道。

    “说你啰嗦的堪比博达哥那个管家公。”红缨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男人保护女人应该的。”应新华一本正经地说道。

    “博达走的时候是不是向你交代过什么”丁海杏突然说道。

    “博达哥说,家里都是女人和孩子,让我看好门户。”应新华看着她们两个老实坦白的说道。

    “我就知道。”红缨闻言哭笑不得地说道,“年龄比我还小呢”

    “那我也是男人。”应新华固执地说道。

    “走吧小男人。”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进了家后,应新新看着他们告状道,“战妈妈,孩子们”故意顿了一下,朝应新华吐吐舌头,“没有蹬被子啦”

    “你这丫头,故意的吧”应新华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说道,一脸宠溺地说道,“吓我你很高兴。”

    “我高兴,我喜欢。”应新新任性地说道。

    丁海杏笑着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他们兄妹俩微微摇头。

    “战妈妈,我和哥哥看了博达哥家的书籍都是专业的书籍,我哥要是看得话得找个老师。”应新新笑着坐在丁海杏地旁边挽着她的胳膊道。

    “这个我找你们高叔叔问问,给新华找个老师。”丁海杏想了想道。

    “这种小事何必麻烦高叔叔呢”应新新娇笑地说道,“我看解放舅舅就挺好的,教我哥应该是绰绰有余了,大学生。”

    丁海杏闻言差点儿没有憋出内出血,

    避免他们见面还不不及,怎么可能让你们多接触呢

    可这时候丁海杏能说,不行啊没有正当理由,她根本拦不住。

    孩子们都是好孩子,大人之间的事情不能牵扯到孩子们。

    丁海杏委婉地说道,“这个我问问解放。”

    “好的。”应新新高兴地说道,站起来道,“好了,我们洗洗睡了。”

    洗漱完各自睡觉去了,应新华临走前,检查来了一下门户,炉火,才熄灯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