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如获至宝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妈妈,你这么说北溟听得懂吗”应新新好奇地问道,才两岁的孩子,知道什么

    “不要小看小孩子,你自认为他们听不懂,我举的例子就在他的身边,眼睛看得见,摸的着,所以他们懂,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丁海杏扭头看着应新新认真地说道。

    “妈妈,我学。”小北溟板着小脸看着丁海杏说道。

    那小大人般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丁海杏看的可乐。

    结果下一句让丁海杏瞬间红了眼眶。

    “学会了画画给爸爸看。”小北溟开心地说道。

    丁海杏蹲下来,感动地将小北溟拥在怀里,“好孩子,妈妈教你。”

    这孩子皮的时候皮的很,乖的时候又能把人心给融化了。

    这就是孩子不是吗

    “妈妈我也要。”国瑛摇摇摆摆地扶着墙走过来道。

    他们有心学习是好的,可是连笔都不会捉的,要怎么教。

    先打基础吧坚持练习书法和线条,这下子小沧溟有了伴儿了。

    丁海杏可不敢让他们长时间的拿笔,孩子太小,别伤着手了,主要是锻炼他们的定力。

    以后不但红缨和应新新日子过的充实而忙碌,就连小北溟他们也被套上了缰绳。

    aaaaaa

    晚上,吃过晚饭后,丁海杏哄着孩子睡觉后,叫住应家兄妹道,“明天就是清明节了,我们叠些金元宝。”

    “我去洗衣服。”应新华闷着头立马说道,紧跟着起身。

    “哥,衣服我们洗完了。”应新新立即说道,出声拦着躲避的应新华。

    “那我给小九儿洗尿布。”应新华低垂着头闷声道。

    应新新看着他的紧绷的背影道,“哥,我们注意着,小九儿的尿布只洗两块,早就晾在外面了。”

    “那我”应新华磕磕巴巴地说不出来,最后很没出息地说道,“我上厕所。”

    “哥”应新新气的腾的一下站起来,直跺脚道。

    “新新给你哥时间。”丁海杏宽慰她道,“你这样逼他,适得其反。”

    “唉”应新新叹口气坐了下来,用金纸叠起了金元宝。

    丁海杏和红缨加上应新新三人一起叠了一大兜子。

    赶在熄灯号吹响前,总算叠完了。

    应新新敲开应新华卧室的门,“哥在干什么呢”

    “看书。”应新华低头看向炕桌道。

    应新新看着炕桌上的书,黑眸滴溜溜的转了转,“哥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倒着看书的癖好来了。”

    应新华赶紧将书倒过来,企图遮掩,却听见了她细碎的笑声。

    应新华盯睛一看,这一回是真的倒了,抬眼无奈又宠溺地说道,“你诈我。”

    应新新手肘撑在炕桌上,双手捧着下巴心疼地看着他道,“哥,是你心神不宁。”

    “谁说的”应新华嘴硬道。

    “气性那么大,男子汉肚量大点儿。”应新新嘟着嘴道,“还不如我呢”

    应新华伸手弹了她个爆栗,有时候没心没肺挺好的,“今天在家里干什么了”

    应新新闻言激动起来,眉飞色舞的说了起来。

    应新华满脸笑容地看着妹妹那闪闪发光的双眸,“那就跟着战妈妈好好的学,反正现在也不上学,即便上学了,谁知道学校能教些咱们什么”

    “嗯”应新新重重地点头道,“哥,不光我你也要看书,书房的大门打开,你也要随时看,我可不想你变成文盲、睁眼瞎子。”

    “哥才不是文盲呢哥好歹也上初中了。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应新华哭笑不得地说道。

    应新新撇撇嘴,冷哼一声道,“更高深的知识你知道吗知道中国的历史吗”为了劝他多读书,她也是煞费苦心了,“今儿我也是把李清照说成他老人家的兵了,真是没脸见人了。”

    “你居然连李清照是谁都不知道”应新华惊讶地说道,同时神情凝重了起来。

    应新新嘟着嘴委屈道,“我又没学过,自然不知道了。”看着他撒娇道,“所以啊你得跟我一起学,咱们得把书房的书看完,不会的就问战妈妈。”紧接着说道,“别以没时间为借口,也别以为不能拿出去为借口,你回来看,人家古人还凿壁偷光呢现在天越来越长,天亮的早,黑的晚,总能挤出时间的。”

    “好好好”应新华伸手捏捏她的鼻子摇晃着她的脑袋道,“哥答应你不当文盲。”

    “我问过战妈妈了,景家的书房咱们也可以借阅。”应新新拉着他的手兴致勃勃地说道,“走走,咱们先去看看。”

    “天晚了,等明天吧”应新华拉着兴致高昂的她道。

    “就这几分钟,没事的,又不会停电。”应新新下了炕,拉着他就走,推开书房的门,拉开灯,“哇哦书多的跟战妈妈家的书一样。”待看清书名后,她更加激动了,“都是数理化、机械等专业书籍,你最爱琢磨的。还有的是英文原版。”

    应新华不像妹妹那么夸张,可也是神色微动,目光灼灼地盯着它们,如获至宝一般。

    忽然又沮丧起来,“这些不是文科,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让我自己啃的话,有点儿难度。”

    应新新皱着眉头,食指挠挠下巴道,“得找谁呢”

    突然眼前一亮,拍手道,“啊有了,找解放舅舅,据战妈妈说,他是上过海军学校,问他准没错。”

    “好”应新华点点头道,“是个不错的注意。”

    “哥,我走了。明天晚上,你真不跟着来啊”应新新又旧事重提道。

    “不去”应新华铁了心说道,新新可以觉得人死了一了百了,他忘不了家一朝巨变,他们兄妹俩也差点儿被扔进号子里。

    东躲西藏的朝不保夕的日子里,他忘不了,能不怨念吗

    应新新还想说什么想起战妈妈的话,劝他的话到来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改口道,“不去就算了,那我们明天晚上去。”应新新嘟着嘴说道,“我走了。”

    “我送你。”应新华站在院子中央,看着她进了门,才转身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