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离谱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小沧溟嘴巴里塞的满满的食物,不能说话,只能重重的点头,来表达自己的喜欢。

    吃完饭,红缨他们收拾,应解放则离开了。

    收拾干净后,丁海杏将昨晚儿上准备好的书,找出来递给了红缨。

    红缨是如获至宝,书有四本,应新新也拿起来看。

    翻开却傻眼了,里面都是文言文,一下子打击了她的积极性。

    应新新看着红缨沉下心来,自己也静下心,捧着书使劲儿且费劲儿的啃了起来。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应新新瞥向红缨,想问,又怕打扰人家看书。

    “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问我。”丁海杏看着抓狂的应新新道。

    “我不打扰你吗”应新新看着正在纳鞋底的丁海杏,不好意思地问道。

    “我就怕你们不打扰我”丁海杏看着她俏皮地说道。

    应新新闻言捧着书坐到了丁海杏的身边。

    丁海杏看着她问道,“知道书名吗”

    “知道战妈妈人家好歹也上到小学四年纪了,这几个字也太简单了吧”应新新看着封面说道,“金石录。”

    “知道谁写的吗”丁海杏轻声问道。

    “知道,上面写着赵明诚、李清照。”应新新翻开第一页指着扉页道。

    “那知道李清照是谁吗”丁海杏笑着问道。

    “知道”应新新大声地说道,“是他老人家,又红又专的兵。”

    “噗咳咳”红缨看见她的话,惊得直咳嗽,咳的眼泪都出来了。

    就是脑袋瓜在不灵当的人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应新新被羞的满脸臊红,“那个,我说错了吗可我不知道”声音中都带着哭腔了。

    真是离谱啊把宋代的人,说成六十年代的人。

    丁海杏赶紧说道,“乖,战妈妈告诉你,李清照是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我没听说过。”应新新摇摇头道。

    “没听过不要紧,现在不就听过了。”红缨看着她赶紧说道,紧接着又道,“刚才抱歉啊我不是有意让要嘲笑你。”抿了抿唇道,“该怎么说呢我是想要说这乱七八糟的,真是我们的悲哀啊”

    话题太沉重,丁海杏插话道,“没听过她的词,可总有用过吧”她绞尽脑汁搜索李清照的词,眼前一亮道,“有了,比如这句物是人非事事休”

    “这句我听过,爸爸曾经说过。”应新新破涕为笑道。

    “所以啊我们也许没看过原文,但是出口成章,这些文化基因刻在骨血里,是破不了的。”丁海杏眸光深邃如海一般的看着她们道。

    “战妈妈,你懂得好多。”应新新崇拜地看着丁海杏道。

    “等书房里的书你都看完了,你也会懂的很多的。”丁海杏眼神温暖地看着她道。

    “啊我可以进去吗”应新新惊讶地说道。

    “当然”丁海杏勾唇浅笑道。

    “那太好了。”应新新高兴地说道。

    “怎么会这么问”丁海杏挑眉轻笑道。

    “爸爸说书房是私人重地,不经允许,不许进去。”应新新乖巧地说道。

    难怪住进来几个月,应新新和应新华没敢进书房,只是翻看红缨的上学的课本,或者是她和景博达拿出来的书籍。

    “走我们进去。”丁海杏放下手里的纳的鞋底子,拉着应新新进了书房。

    “哇这里的书好多,我都可以看吗”应新新激动地说道。

    “都可以看。”丁海杏点头道。

    “那我要看到什么时候啊”应新新看着三面环墙直达天花板的书架,摆满了五花八门的书籍。

    “你说呢”丁海杏坐在了柳条编的藤椅上道。

    “这么多的书,要看多少年啊”应新新咂舌道。

    “十年、八年吧”丁海杏挑眉浅笑出声道。

    “十年啊那我不是长大成人了吗”应新新指着自己说道。

    “不仅是个大人,而且还是个有知识,有文化,对社会有用的人。”丁海杏眸光期许地看着她道。

    不知道姑姑知道,她将姓应的那负心汉的俩孩子收养来了,会不会将她扒皮拆骨啊

    如果没有刚才有关李清照的小插曲,她也许就让孩子们学学课本上的,可是她做不到视而不见,更做不到他们在读书最好年纪蹉跎岁月。

    现在课本上的内容,政治大于一切,真是一言难尽。

    不过应新新也真的很刻苦努力,没有一点儿古文的功底,应新新就这么死磕在上面一点儿一点儿的问丁海杏,啃下来了。

    入门后仿佛打开一个新的世界,太美妙了。

    “可是现在不是倡导读书无用。”应新新满脸困惑地看着丁海杏说道。

    丁海杏微微蹙了下眉头,反问道,“那新新觉得读书有没有用”

    有些事情得自己独立的思考,外人帮不上忙。

    “有用没用的话,我们的大军舰怎么巡航在海上,保家卫国呢”应新新眸光看着丁海杏认真的说道。

    丁海杏欣慰伸手捋了捋她耳边的碎发道,“说的好”温柔地又道,“你博达哥家的书房也可以借阅。”

    “太好了。”应新新高兴地说道。

    aaaaaa

    小北溟追进书房仰着小脸看着丁海杏,控诉道,“妈妈说话不算话。”

    丁海杏微微弯腰与他平视看着他道,“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

    “妈妈说过要教我们画画来着,怎么忘了。”小北溟噘着小嘴儿不满地说道。

    丁海杏直起身子低眉看着他,严肃地说道,“小北溟想学的话,得答应妈妈一个条件。”

    “想学,想学,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小北溟双眸闪闪发光地看着她说道。

    “那就是学了,不可以半途而废。”丁海杏眸光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小北溟挠挠头,满脸困惑地说道,“什么是半途而废。”

    丁海杏闻言一个仰倒,悻悻一笑道,“该怎么说呢就像你姐晨练一般,风雨无阻。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得起来。冬天里冻的发抖也要离开温暖的被窝。”温柔地看着他道,“明白吗想清楚再告诉妈妈没有毅力的家伙,妈妈可不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