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拒绝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这孩子,你妈现在带孩子已经很累了,在多一个他,岂不是更累。”方巧茹看着有点儿无理取闹地红缨耐心温和地说道。

    “我可以帮忙照顾的。”红缨拍着自己的胸脯咚咚作响道。

    “红缨,收养他的夫妇就是咱们区里的,你要想看随时可以看。”方巧茹积极游说道。

    “那不一样,出了家门就不是自己人。内外我还分的清。”红缨看着他们道,经过最初的慌乱,冷静地说道,“我不会把小九儿送给任何人的。”

    “这个弟妹你的意思呢”方巧茹目光转向丁海杏询问道,和小孩子说不清,红缨不懂事,丁海杏应该理智些,自己都四个孩子了,又养了应家兄妹,何必在照顾一个小月娃呢

    衡量过后把孩子交给没有孩子的夫妻是最好的。

    红缨眼神急切地看向丁海杏有些紧张地叫道,“妈”

    “红缨,没礼貌,怎么跟你高叔叔和方阿姨说话呢”丁海杏双眸温柔地看着她,拍拍身边的沙发,笑容温暖地说道,“过来坐下。”

    温柔镇定的神色,奇异的安抚了红缨略微慌乱的心。

    她虽然有些恨被人这般算计了,但是将小家伙被自己抱在怀里,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自己,咧嘴一笑,流下口水,心都被萌化了。

    早就把前尘恩怨扔到一边了。

    丁海杏双手环胸,淡定自若地看着高进山夫妻,声音沉稳有力地说道,“红缨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红缨闻言展颜一笑,看着高进山,微微扬起下巴道,“高叔叔,我们不会把小九儿送人的。我妈妈都给孩子起好名字啦,战九溟。”

    “弟妹,红缨年纪小”

    方巧茹的话没说完,高进山拉着她打断道,“弟妹决定好了。”

    “嗯”丁海杏眸光坚定地看着高进山道。

    高进山忽然一笑,“我们也看过小九儿了,就不打扰了,你说的收养的事情,我会找人尽快将手续办了。”看着对面的方巧茹起身道,“我们走吧”

    “砰”的一声,门突然被撞开了,一个中年女人闯了进来,对着丁海杏不停地鞠躬道,“求求你,嫂子,把孩子给我吧我会把他当做亲生的一样宝贝的。”

    “素琴。”身后的男人上前赶紧拽着丁海杏身前的女人道。

    丁海杏在她闯进来鞠躬那一刻,拉着红缨就避开了。

    “求求你”她不停地说道。

    “够了。”男人爆喝一声道。

    刷的一下房间内安静下来,针落可闻,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高进山握拳轻咳两声道,“既然来了,就坐下来谈谈。”

    “高叔叔。”红缨着急道,不是都说好了,怎么又变卦了。

    丁海杏拉着红缨坐在了长沙发上,高进山与方巧茹分别落座在单人沙发上。

    而来人只能坐在了茶几对面的椅子上。

    高进山清了清嗓子道,“弟妹,这是李建军和他的爱人刘素琴,李建军是我们的支队长,刘素琴曾经是小学教员。”

    潜台词两人有经济能力抚养孩子,教育好孩子。

    丁海杏朝他们礼貌的微微点头道,“你好”

    “嫂子,把孩子交给我们抚养,我会把他当做亲生的。”李建军郑重地说道。

    刘素琴现在看见了婴儿车里的小家伙,眼再也拔不出来,视线粘在了孩子身上。

    “理由呢”丁海杏淡然的扫了他一眼,目光直视着他道。

    “我会把他当做亲生的对待的。”李建军一愣,随即说道。

    丁海杏努努嘴,微微摇头道,“我相信你会的。”

    红缨扭头看着丁海杏,就看见她说了这么一句,着急抓着丁海杏的手。

    丁海杏握着她的手拍拍,侧头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目光重新落在李建军身上,风轻云淡地说道,“但是你们不合适”

    刘素琴闻言扭过头来,眼神瞪着语气不善地说道,“为什么你不是相信我们们会善待孩子的。”

    丁海杏竖起食指道,“第一,你们拿什么喂孩子。”

    “奶粉我买的起。”刘素琴立马说道。

    “奶粉能有我好吗”丁海杏眸光清澈地看着他们道。

    在场的男人没听出来,满脸的疑惑,刘素琴却立马反击道,“你还奶着自己的孩子呢”

    “我闺女一岁多了,正打算戒奶呢”丁海杏不轻不淡地回击道。

    现在的认为戒奶的时间大概就是一岁左右是最好的容易了。

    小屁孩儿什么都不懂呢这样即便不抹辣椒油啥的,抱在怀里,只要心狠一点儿就能戒了。

    到了两三岁懂事了,就没那么容易了。

    在场的两个男人闻言讪讪的,不自在地别过脸。

    刘素琴被堵的,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你一个人带的了这么多孩子吗”

    “我我们会帮着带的。”应家兄妹走进来和红缨一起说道。

    丁海杏歪歪头,微微一笑,笑而不语,意思很明了,我们一家人都接受了。

    “那”刘素琴不甘心道,“那战首长会同意吗”凭白多了个儿子,养的起吗

    “这个家我还是做的了主的。”丁海杏微微挑眉,气定神闲地说道。

    如此轻描淡写,话里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妇唱夫随

    丁海杏双手抱胸,靠在沙发上,看着沉默不语地李建军夫妻,不咸不淡地问道,“我很好奇这孩子多的是,干嘛非瞄上我家小九儿呢不说外面的养不起孩子的多的是,单单就着战友牺牲的后孤儿,完全可以领养一个,你们完成可以向有关部门申请。”

    李建军夫妻被问的脸色心虚地躲避着丁海杏犀利的视线。

    “怎么嫌孩子大了,不跟你们一条心,或者孩子身后坠着一串麻烦亲戚。”丁海杏坐直了身子,无端的紧迫感直逼着他们而去,言辞犀利地一语中的说道。

    被说中了心事,刘素琴大声地辩解道,“不是,不是,不是你说的那样。”

    有理不在声高她这般急切慌乱的样子,更突显了自己底气不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