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坑妹妹的好哥哥

作品:《六零俏军媳

    真是太失礼了,应新华不好意思地一笑道,“没有。”尴尬地笑了笑又道,“小舅舅看着熟悉的很,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

    “是吗”应解放大大咧咧地一笑道,“我感觉咱俩是一见如故啊哈哈”

    一见如故个屁丁海杏听着他们的对话这太阳穴直跳,赶紧岔开话题道,“解放,你不是来看我们家小九儿的吗”

    应解放被拉回了视线,看向丁海杏道,“小九儿谁是”

    “就他啊”丁海杏指着婴儿车里的睁着大眼睛的小宝宝道。

    “都有名字啦”应解放看向丁海杏小声地问道,“事情我知道了,真的决定养了。”

    “难不成送走”丁海杏眉梢轻挑,好笑地看着他说道,“既是有缘,自然养了。”

    应解放看着她坚定的眼神,展颜一笑,提高声音道,“那我外甥叫什么”

    “战九溟。”丁海杏轻声说道。

    应解放眼前一亮道,“好名字。”目光落在小宝宝身上道,“小九儿,喜欢吗”

    小九儿咧嘴一笑,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你们看他笑了,笑了,看来他喜欢这个名字。”应解放笑道。

    “咋咋呼呼的干什么”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

    “在哪儿捡”

    应解放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丁海杏打断了,“来小舅舅抱抱我们小九儿。”说着将孩子递给应解放。

    并朝他使使眼色,朝小沧溟他们努努嘴,在孩子们面前慎言

    应解放意味过来立马笑道,“来来,让小舅舅抱抱。”

    “国瑛来找妈妈。”丁海杏将国瑛拉了过来。

    应解放熟练的将小九儿抱在怀里,“真是漂亮的小”看向他们问道,“男孩儿,女孩儿。”

    “小舅舅,是男孩儿。”小沧溟笑着说道。

    “男孩儿啊那就是个俊娃娃。”应解放嘿嘿一笑道。

    “既然决定养了,姐,就得把小九儿介绍给咱家的人。”应解放提醒她道。

    “我打算今天晚上就写信,告诉爸妈和大哥。”丁海杏淡定从容地说道,当然还要附上他们新任外孙与外甥的画像

    “那姐夫呢不告诉他吗凭白的又多了一个儿子。”应解放偷偷笑着说道。

    “你那是什么表情”丁海杏一脸嫌弃地说道。

    “我姐夫知道后,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应解放可乐地说道。

    “你姐夫肯定说做的好,做得对。”丁海杏一本正经地说道,迎上应解放怀疑的眼神,丁海杏眼波流转,声音有力地说道,“这点儿自信我还是有的。”

    “你行。”应解放看着她摇头轻笑道,忽然感觉大腿一热,“姐”

    丁海杏看着他那一脸酸爽的样子,赶紧说道,“别动,别动,别吓着孩子了,让他尿完了。你今儿可沾光了。”笑着打趣道。

    “小舅舅,孩子给我。”红缨抱着小九儿进去换尿布。

    应解放站起来抖了抖,事情已经知道了,具体的孩子们在,改日再来问。

    “姐,我回去换衣服。”应解放赶紧说道。

    “去吧”丁海杏起身拉着国瑛的手跟在他身后道。

    “姐,不用送我。”应解放摆手道,“留步,留步。”

    “小舅舅我们送你。”小沧溟和小北溟一起跑过来说道。

    应家兄妹也起身走了过来。

    面对庞大的送行队伍,应解放直道,“别送了,我还不知道路。”

    “明儿星期天,来家吃饭吧”丁海杏跟着他出了院子道,不等他开口,她继续说道,“别急着拒绝,明天我们庆祝小九儿成为咱家的一份子。你这个做舅舅的还要拒绝吗”

    “小舅舅来吗妈妈做的饭可好吃了。”小沧溟拉着应解放的衣服娇声道。

    丁海杏可怜兮兮地又道,“还有明天要去赶海,你不过来帮我看着孩子们怎么能行,我一个人可看不过来。”

    饭可以不吃,但孩子们得看着,不然到海边这撒起欢儿来,真出事了可就后悔莫及。

    “好,我明天过来。”应解放无从拒绝道。

    “这才乖吗”丁海杏拍拍他的肩膀道,“走吧我们不送了。”站在月亮门外看着他朝下走,消失在他们眼前。

    丁海杏才带着孩子们回了家。

    红缨抱着换好尿布的小九儿,看着他们道,“小舅舅走了。”

    “走了”小北溟微微仰着头看着红缨说道。

    “天都黑了,你们也该睡了吧”丁海杏看着小沧溟说道。

    “妈妈,刷牙。”小沧溟乖巧地说道。

    “好”丁海杏领着孩子们道,“不过在刷牙洗漱之前,先把你们造的玩具放在箱子里。”

    “哦”三兄妹将玩具收拾一下放在了箱子里。

    然后丁海杏才带着他们一起刷牙,洗脸,洗脚,待孩子们躺到床上,天气还冷,洗澡不方便,丁海杏索性给孩子们使了个清洁咒,一样干净清爽。

    国瑛扯着丁海杏的衣服,丁海杏一看就知道她想干什么平时都是吃着奶睡觉的。

    丁海杏侧身躺在炕上,手支着脑袋,低垂着眼眸看着温柔地看着她道,“国瑛饿了。”

    国瑛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了困惑,摇摇头道,“不饿。”

    “不饿,那干嘛吃。”丁海杏捏捏她肉嘟嘟地小脸颊道,“你吃了,小弟弟就没得吃了,小弟弟就会饿肚子,饿了就会哭。”

    “那我怎么办”国瑛噘着小嘴儿满脸的不情愿道。

    “你可以喝乃粉啊”丁海杏看着她说道。

    “不要,我不要喝那个,我要这个。”国瑛眼睛盯着丁海杏的胸前道。

    还真是固执的小丫头,丁海杏伸手指着躺在一旁的小沧溟他们道,“你看哥哥们都不吃了,你现在是小姐姐了,就不能吃了。”

    “啊”国瑛翻身看向了两个哥哥。

    “你看哥哥什么时候吃了。”丁海杏看着他们道,“不信你问哥哥们。”

    小沧溟和小北溟点点头道,“我们成为哥哥就不吃了,所以你成为姐姐也不能吃了。”

    在他们的逻辑里,大家一起不吃才对,每次看见妹妹吃,他们只能干看着,现在大家都一样了,非常好。

    “那我真的不能吃了。”国瑛睁大眼睛看着两位哥哥道。

    “你是姐姐不能吃了。”两兄弟联手坑了国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