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被算计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应新新揉揉自己发麻的手,可见用了多大的劲儿。将药油瓶拧上盖子,放进了药箱里,放回原处。

    应新新去洗洗了手,倒了杯水过来,“红姐姐,喝水。”

    “谢谢”红缨声音沙哑地说道,用自己没有受伤的左手,端起了茶杯,灌了一大口,才觉得嗓子舒服多了。

    “现在可以说说他的来历了吧”丁海杏看着她询问道。

    “糟了,我的包被人家拿错了。”红缨着急道,“他一哭,哭的我心烦意乱的,我把他这么抱回来,她找不到孩子还不得哭死。”

    “别急,别急,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丁海杏温润地如微风拂叶般的声音,让红缨冷静了下来。

    红缨仔细回想了一下,沉吟了片刻才缓缓地将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你确定不是故意拿错的包。”丁海杏闻言黑眸轻轻闪了闪,挑眉看着她说道,声音回旋起伏又道,“我怎么感觉像是故意的,有那个女人会把孩子塞进行李包里,不怕闷死孩子啊再说了,这么久孩子才哭,没有问题吗”

    “听妈这么一说,处处透露着疑点,难不成真的是故意的。”红缨眉头紧蹙着沉吟道。

    丁海杏说着执起小家伙的手腕,片刻后轻蹙着眉头道,“小家伙被灌了一点儿安眠药”

    “什么”红缨腾的一下站起来道,“这这就是有预谋啊可为什么是我。”

    “以你的说法,她被有权有势的人追着,带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诸多不便。生个病,说没了就没了。”丁海杏就事论事地说道,“那么给孩子找一个好人家就势在必行,你今儿去了火车站的旧货市场,说不得在哪里就盯上了你。”

    “为什么”红缨不解地说道。

    “你说呢这年月逛旧货市场,还出手那么大方”丁海杏清澈的双眸看着她抑扬顿挫地说道。

    红缨理智也找了回来,“能大大方方的去旧货市场,证明我家庭出身没有问题出手大方,证明我的家境不错,有能力养个孩子。海滩上我又卖给她吃的,又是递水,又是赠药,证明我善良,会善待孩子。”越说脸越黑道,“真真是好算计。”

    原本还担心孩子妈着急,现在分析出背后诸多算计,任谁刚知道都不会太高兴。

    “我一定要将她找出来。”红缨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道。

    “希望不大”丁海杏抿了抿唇直白地说道,“有心算无心,她不可能让你找到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使有无奈的原因,也想给你找个家庭条件好的。”低头看着小家伙,已经闭上了眼睛,睡着了,折腾的这么久估计早就累了。

    丁海杏轻轻地抱开小家伙,“看他的包被,都是新的,衣服料子质地也好,可见家境不错。”

    “家境当然好了,她还给了我这个。”红缨拿出翡翠玉葫芦吊在手上轻轻摇晃,看着孩子睡着了,声音却不自觉的压低了。

    “帝王绿。”丁海杏惊讶地说道,说着起身道,“等一下,我先把孩子放在婴儿床上。”

    “嗯”红缨点点头道。

    丁海杏抱着孩子进了卧室,轻轻的放在了婴儿床里,盖上被子。

    小家伙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丁海杏轻轻的拍了拍,舒展开眉头,嘬着嘴睡沉了。

    丁海杏出来时手里拿着一盒胭脂和镜子,红缨将一杯水喝完了,应新新又给她倒了一杯。

    “来国瑛,妈妈给你点红点儿。”丁海杏坐在沙发上朝乖巧的国瑛招招手道。

    小丫头为了点红点儿,也是拼了,乖乖的在沙发坐了这么久。

    丁海杏小手指扣了一点儿胭脂,点在了她的眉眼中间,笑眯眯地说道,“好了,来给你镜子,看看吧爱臭美的丫头。”拍拍她的小屁股道,“转过身。”镜子已经支在了茶几上。

    国瑛扭过身,就看见了镜中的自己,“呀比他的好看。”伸手要摸摸。

    丁海杏赶紧伸手拦着她道,“宝贝儿不能摸,摸了就花了,我们看就行了。”

    “那好吧”国瑛臭美的在镜子前扭来扭去。

    丁海杏才抬眼看着红缨道,“你打算怎么办”

    红缨一脸迷茫地看着她道,“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找不到她。”看着她又道,“那孩子怎么办”

    丁海杏嗯了一声,“讨饭的要到了门口,我们还要给一碗饭,何况这么大的孩子。送出去,还不知道能不能养大,这么大也只能吃奶,趁着我还有奶水。”

    “那我可亏大了。”红缨心疼道,“妈,您不知道我淘到了什么好货。一整套点翠头面,火油钻本来给你的,十来件玉石珠宝,还有和沈爷爷鉴定过的孤本、真迹”气死她了,手捂着心脏处,疼死了。

    “算了。”丁海杏看着气呼呼的像青蛙的她笑道,“你只是不甘心被人算计,对孩子并没有意见,对吧”

    红缨撇撇嘴,噘着嘴一脸的不高兴,“谁说的。”

    “她在战妈妈怀里睡着了,红姐姐说话声音都放低了。”应新新立马补刀道。

    被当场戳破的红缨一脸的囧样,丁海杏赶紧岔开话题道,“对了她说话是本地口音吗”

    “这我可看不出来。”红缨更加沮丧地说道。

    丁海杏一脸的懊恼,自己都忘了她听不见了,若无其事地说道,“算了,说不定人已经离开了,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

    “这么不甘心,等找到他的妈妈,让红缨好好的出气。”丁海杏狡黠地看着她笑道。

    “谁知道这辈子还能见面吗要是一二十年后再见面,物是人非,谁知道我还能认得出来吗我更怕时间久了自己的忘了,毕竟只有一面之缘。”红缨烦躁地抬起手扒拉一下脑袋,结果忘记了自己手腕上的伤,吃痛的喊了一声,“痛”

    “你干嘛呢不知道自己的手受伤了。”丁海杏看着她不满地说道。

    “我这不是被气糊涂了,一时忘了。”红缨左手扶着自己的右手小臂道。

    丁海杏脸上露出一抹无奈地又宠溺地笑意道,“怕自己忘记那就画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