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小客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赵曙光拉开行李袋的拉锁,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落入两人的眼帘。

    红缨惊讶地捂着自己的嘴,“这这怎么回事”

    红缨看着里面的婴儿哭的脸涨的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

    “哭的这么大声你都听不见吗”赵曙光赶紧说道,“你快抱着孩子哄哄啊”蹲在行李袋前的他手慌乱的不知道往哪里放。

    红缨经常抱孩子,所以忍着疼熟练的抱起了小家伙,轻轻的摇晃着,低头哄找他道,“乖,不哭了,不哭了。”

    却根本就不管用,依然哭的哇哇的

    “他在还哭啊”赵曙光急得满头大汗道。

    “估计是饿了吧”红缨心里也焦急的很,“赵大哥赶紧开车回家,家里有吃的。”

    “哦哦”赵曙光立马起身,从红缨身边直接跳了下去,跃上司机楼里,突突的开车离开。

    小家伙哭得声音都沙哑了,哭累了,一直抽泣到了家,红缨在车子停下那一刻,抱着孩子腾的一下从车厢里跳下。

    抱着孩子撒腿就朝家里跑。

    “妈,妈,快来看看孩子怎么了。”红缨跨进月亮门就高声地喊道。

    屋内的丁海杏听出她的声音中的急切,“新新,看着国瑛。”放下手里纳的鞋底子,如风一般闪出了家门。

    “妈妈,等等我。”小北溟扔掉手里的玩具,屁颠屁颠儿的跟着跑了出去。

    “怎么回事”待丁海杏看见红缨怀里婴儿,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小家伙哪儿来的”

    “妈,先别问,他哭了一路,您先看看吧”红缨慌里慌张地说着将小家伙递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接过孩子抱在怀里,低头看着他,哭的脸色都发青的小家伙,还抽泣着,长长的睫毛上还挂在晶莹的泪珠。

    可能是闻见丁海杏身上的奶味儿,小脑袋使劲儿在她的胸前蹭啊蹭的。

    “看来我们的小客人饿了。”丁海杏微微轻笑道。

    “妈妈让我看看。”小北溟扯着丁海杏的衣服仰着头看着她道。

    “乖,我们进屋在看。”丁海杏瞥了眼小北溟说道,然后抱着小家伙进了屋子,坐在沙发上撩开衣服,小家伙一口含着粮食就不丢了,大口、大口的吃着。

    小北溟看着丁海杏怀里的小家伙道,“妈妈,他是谁”

    “我也不知道。”丁海杏微微摇头道。

    国瑛扶着茶几摇摇摆摆地走过来,看着她怀里的婴儿,“妈妈,那是我的,你干嘛喂他。”噘着小嘴儿不满意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小客人,我们先让他吃点儿好不。”丁海杏看着宝贝闺女温柔地说道。

    “客人啊”国瑛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丁海杏怀里的小家伙,大度地说道,“那就叫他吃吧”

    “妈妈,这是什么”国瑛指着眉宇间的红点点道。

    丁海杏低头看过去,殷红一点居然是红痣,“红痣。”

    “为什么我没有。”国瑛肉乎乎的小手摸摸自己的额头道。

    “有,妈妈给你点一个。”丁海杏好笑地看着她道。

    国瑛闻言眼睛闪闪发亮道,“真的吗”

    “真的,让妈妈喂完他后,我就给你点。”丁妈妈看着她又温柔地说道,“乖先坐一会儿。”

    有眉间的红点勾着国瑛,小宝贝乖巧地说道,“好的。”

    安抚了国瑛与小北溟,应新新立马指着她怀里吃的香的突然出现的小家伙道,“战妈妈,这怎么回事”

    “这你得问红缨了。”丁海杏抬眼看着她,微微皱起了眉头道,“你的下巴怎么回事都被人给捏青了,还有手腕怎么回事”

    “别提了遇见了个疯子。”红缨抬起胳膊看着自己红肿不堪的如发面馒头的手腕道,疼的直抽冷气,刚才因为担心小家伙还不觉的疼,现在心无旁骛了,疼痛感就特别清晰了。

    “先去拿药油擦擦。”丁海杏眼底凝结成霜,“到底谁这么狠心,下这么大的毒手。”手再重一点儿,非骨折了不可。

    “姐,我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小北溟绕过茶几看着趴在她的手上,使劲儿吹。

    红缨笑容温暖地看着小北溟道,“二小子真灵耶呼呼果然不疼了。”说着用没有受伤的手揉揉小北溟细软的头发。

    “红姐姐,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药油。”应新新起身蹬蹬跑到了五斗橱边打开门拿出了药箱,抱着药箱跑过来,放在了茶几上,打开,从里面拿出药油拧开瓶子,将药油倒在指尖,“我给你擦擦下巴”

    “好吧”红缨微微仰起头,噘着下巴道。

    应新新坐在沙发上指尖轻轻在她被捏青的下巴地方轻轻抹着药油。

    应新新看着她不自觉的退却,“红姐姐,很疼吧”

    “还行吧”红缨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道。

    “马上就好。”应新新话落撤回了手道,拿起药油倒进手心里,执起她的手,看着惨不忍睹的手腕,单单看着她都觉的疼。

    应新新这手晃了几晃,都没摁上去。

    “你这丫头,我都还没叫疼呢你怕什么”红缨看着她畏畏缩缩的样子,好笑地说道,“尽管抹吧”

    “我这不是怕你疼吗”应新新举了举手,真是下不去手。

    “来吧”红缨视死如归的说道,“你这样把我也给弄的紧张了起来。”

    “忍着点儿。”应新新看着她说道,抓着她的手,另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她手腕上。

    丁海杏实在看不惯道,“新新长痛不如短痛,揉吧将淤血揉散了。”

    说着将小家伙抱起来,离开了粮食的嗷一嗓子哭了起来。

    丁海杏看着他微笑地说道,“小家伙这么饿,还没吃饱啊咱们换个方向。”说着抱着他换了个方向,撩开了衣服。

    小家伙叼着就不松口了。

    “揉吧”红缨咬着后槽牙说道。

    应新新心一狠,下手使劲儿揉搓着她泛着青黑,肿的老高的手腕。

    红缨死死的咬着嘴唇,五官狰狞而不自觉的抽搐,可见有多疼。心里咒骂那个混蛋,别在让我遇见你,此仇不报非君子。

    一番揉搓下来,红缨浑身汗渗渗的,瘫坐在沙发上,虚脱无力,鬓角被汗打湿了,贴在脸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