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蛇一样的男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们干嘛拦着我的路,你们想干什么”红缨警惕地看着他们道。

    “小姑娘,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问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年轻的姑娘。穿着鸦青色的列宁装,很漂亮。”其中一个人温和地说道,指着红缨的行李袋道,“和你提着一样的包。”

    这么形容不是刚才那个姐姐,红缨看着他们身穿橄榄绿军装,想起她的家庭成分,果断地摇头道,“没看见。”她看着他们无辜地眨眨眼道,“我可以走了吗”

    “等一下。”低沉阴冷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道。

    他们从中间分开,一个英俊的男人出现在了红缨面前。

    如果说老爸的俊朗,阳光硬朗,如山一般沉稳。而眼前的男人则阴柔美,双眸透着毒蛇的阴冷,那种深入骨髓的冷,被他给盯上,红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不自觉攥了攥手,再不敢与之对视。

    “小姑娘,我问你,你真的没有见过他们说的那个女的。”

    明明温和的声音,声线毫无起伏,红缨虽然听不到他的声音,可天生野兽般的直觉看着他面部表情犹如寒风般凛冽,生生的让她打了冷颤。

    “没有。”红缨硬着头皮说道。

    “没有”他快如闪电般的出手,红缨只感觉身前虚影一晃,自己的右手腕落入他铁钳般的大手里。

    “痛痛痛”红缨吃痛地喊道,紧攥的手,松开,手中的翡翠玉葫芦落在了他的手里。

    “这是什么嗯”冷冷的声音,尾音上挑,如蛇信一般滑腻腻的。

    红缨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断了,额头泛起密密麻麻的汗珠,低垂着头,心里骂娘。

    他将手里的翡翠玉葫芦拎在手里在红缨眼前晃晃,“这是她的。”半天不见红缨说话,直接捏着她的下巴与他对视,“我问你话呢回答”

    红缨被迫与他对视,他身上的冷意笼罩着她的全身,硬着头皮困难的说道,“我不知道你问的什么”费劲力气说了一句道,“这么近我看不见你在说什么”

    “看不见”他松开了红缨,退后一步,“你耳朵听不见”

    红缨狼狈的点点头,大家才了然,难怪背对着她的时候说话没有反应。

    同时脸色和缓了起来,不再是凶巴巴的样子,不过也好不到哪儿去,看着还是一脸严肃。

    “你会唇语。”

    “嗯”红缨忙不迭地点头道,她可不敢在无意怠慢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了。

    “现在看着我,这翡翠玉葫芦,她给你的。”他毫无温度的双眸看着红缨冷冰冰地说道,接着威胁道,“想清楚了再说。”

    红缨可不敢在撒谎了,“她给我的,用这个换了我的煎饼。”

    “她往哪儿走了。”他眼底闪过一抹急切地说道。

    “那不是脚印吗”红缨看着他们指指地上的脚印道。

    脚印出了海滩就啥也看不见了,“她往哪边走了。”他追问道。

    “往那边”他抬起脚大步流星的顺着她指的方向追了过去,手向后一扔,刚才那块儿翡翠玉葫芦稳稳的落在红缨脚边,清冷地声音幽幽地传来,“这个还给你。”

    红缨可不敢弯腰捡起那玉葫芦,现在感觉这手都不是自己的,抬脚就走,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捡了起来,姐姐给的干嘛因为他而不要

    弯腰捡起来,撒丫子就跑,嘴角微微勾起,混蛋敢得罪我,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人。

    而他由于被红缨指错了方向,南辕北辙,当然错过了找人的最佳的时间,又一次让她与他擦肩而过。

    眼中的阴冷更盛,臭丫头,别让我逮到你,老子要把你抽筋扒皮直接捏碎了手里的粉彩茶杯,鲜血顺着指间流了下来,滴在了红地毯中,晕出一抹深红。

    那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让身旁的人齐齐退后一步。

    即使看见他受伤了也不敢上前提醒他包扎。

    而有一个人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进他恭敬地说道,“家里来电,急招您回去。”

    “哗啦”一下,茶几上的茶具杯他扫落在了地上,即便有地毯在,依然是碎碎平安。

    身旁的人齐齐立正站好,低垂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喘着粗气,压抑着自己的怒气,最终吐出两个字道,“回家”

    “她跑不远的,留下俩人,给我继续找,即使是挖地三尺,也要将人给找出来。”

    “是”

    aaaaaa

    而她早已乘坐在去香江的火车,坐在满是鸡鸭的臭烘烘的货车车厢,终于逃出升天。

    紧紧的抱着行李袋,眼底闪着嗜血的寒芒,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忽然呼吸急促了起来,脸色泛白,赶紧掏出从红缨手里拿来的药瓶,倒了一粒药塞进了嘴里,顿时舒服了许多。

    眼中蓄满了泪水,顺着脸颊无声无息的滑落,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喃喃自语道,“对不起,对不起”

    aaaaaa

    红缨也坐在回家的解放卡车内,身旁的行李袋也随着车摇摆晃动,时不时的碰在她的身上。

    红缨满脸的疑惑,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行李袋是温热的。

    此时车子嘎吱一声停了下来。

    赵曙光从司机楼里下来,跳到了车上。

    红缨扭头看向车尾,看着跳上来的他道,“赵大哥,怎么停车了。”

    “红缨你没听见婴儿的哭声吗”赵曙光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开车,开到一半,耳边乍然响起婴儿的哭声,真是吓了他一跳。

    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大,他不得不停下车来,发现婴儿哭声是从后车厢传来的,于是跳了上来。

    “婴儿哭声我听不到。”红缨怎么可能听得道,满脸无辜地看着赵曙光。

    赵曙光眼神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她身边的行李袋,如果他没听错的话婴儿的哭声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这里是什么”赵曙光问道。

    “没什么”红缨眼神躲避着他,若无其事地说道,心里打定主意不能打开,里面可是该销毁的物品,打开会出事的。

    红缨手赶紧搭在行李袋上,护着它,感觉被打了一拳,“啊”吓了她一跳,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低头看向自己的行李袋,看着行李袋左突右突的,剧烈的晃动,动静大的很,“啊里面是什么咋还会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