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萍水相逢

作品:《六零俏军媳

    红缨一看就是宫里出来的,“点翠”头面,因其色彩鲜艳和质地高贵,主要给身份高贵的女性使用的。

    点翠战国时期就有了,而到了“点翠”工艺的高峰是清代,而清宫的后妃们几乎所有的首饰都用“点翠”工艺作为装饰,从钿子、簪钗、头花、耳环,甚至到团扇、插屏、盆景等其他生活用品,处处翠色,成为风尚。

    这一套点翠头面之完整,让红缨咂舌,应该是后妃插在旗头上的,大概有50多件,泡子、鬓簪、鬓蝠、泡条、串联三联、四联、六角、大顶花、边蝠、边凤、偏凤、面花、压鬓、后三条、包头联、竖梁、横梁、后兜、太阳光、凤挑、八宝、福寿字、耳挖子、耳坠、鱼翅等各种单件。

    所以即使花了五十块钱,红缨也毫不犹豫,因为这可遇不可求的,现在可没这老工艺了。

    其他的红缨没有在看上眼的,字画书籍、瓷器她去废品收购站以极低的价格就可以得到了,何必在旧货市场浪费钱呢

    其实最关键的还是红缨的底气不足,她怕买到高仿,造假自古有之。

    这么说吧乾隆就是造假高手,如果买到他的造假还有收藏意义,如果买到民国时期的高仿,还不亏死。

    没有博达哥在,对这些红缨是敬而远之。

    当然在旧货市场也不是没有盯上他们俩的,看着两个小屁孩儿,又这么大方的,抢了就抢了。

    其结果就是三下五除二让景博达将他们给揍的娘都认不出来了。

    一下子杀鸡儆猴,再也没有因为他们看着小,好欺负了。

    交易嘛讲究的你情我愿,再敢使下三滥的招数,揍的他哭爹喊娘的。

    肚子饿的咕咕叫,红缨直接去了海边,坐在沙滩上,将挎包里的东西全轻轻地放进了行李袋中。

    又从另一个挎包里拿出自己的午饭,煎饼,卷着咸菜,嗷呜咬了一口,好吃。

    红缨鼻子嗅嗅,这是什么味道,一股酸臭味儿,扭过看见一个脸色苍白、嘴唇犯青的女人站在了她的身旁。

    穿着鸦青色的列宁装皱皱巴巴的如咸菜干似的,头上却戴着农村的大红色的方格子头巾,将头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人很瘦,感觉如一根竹竿似的,显得身上的衣服空荡荡的,手里提着跟红缨一样的军旅用的帆布行李袋。

    一脸病态的她,也遮掩不住她的美貌,又黑又长的黛眉下,是一双剪水秋瞳,日月星辰皆聚于此眼,世界万物皆沉溺其中

    “姑娘,我买你个煎饼如何”她的声音轻柔如春风般让人听着很舒服。

    “好啊”红缨大方的将油包递给她,“自己拿。”

    女人将行李袋放在了红缨行李袋的旁边,拿起放在油纸包里裁好的牛皮纸,卷了个煎饼,放在了嘴边,小口小口的啃着。

    吃相非常的秀气,斯文,红缨侧目看了她一眼道,“有咸菜自己拿。”

    她抬眼惊恐地看着红缨,氤氲的双眸看清红缨后,忙不迭地说道,“啊好,谢谢。”

    红缨歪歪脑袋,不知道她为何一脸的惊恐,不过不管她的事,微微摇头。

    “咳咳”她重重的咳了起来,单手扶地,咳嗽声声,仿佛将心肝脾肺肾都咳出来似的。

    红缨赶紧从包里拿出军用水壶递给了她道,“姐姐,赶紧喝口水顺顺。”

    她也不客气,打开军用水壶灌了两口,顺了顺,才嗓音沙哑的说道,“谢谢你,小姑娘。”

    “不用谢。”红缨担心地看着咳得脸色通红的她说道,“姐姐我看你气血不足,是不是刚大病一场。”

    她低眉敛去眼底的戒备,忽然又讪笑一下,我和她萍水相逢,真是自己草木皆兵了。

    “是”她抬眼看着红缨说道。

    “那怎么不在家好好的养病。”红缨说完就后悔了,“姐姐,你就当我没说。”

    “我的家成分不好,所以”她欲言又止地说道。

    “这世道”红缨给了她一个明白的眼神,“哎你等一下。”从兜里摸出一个棕色的医院常用的装药片的玻璃瓶,递给她道,“这是补气养血的。”

    她看着红缨手里的瓷瓶,缓缓的伸手拿了过来,握在手里紧紧,才在红缨纯真的眼神中,拧开,倒出一粒黑不溜丢的药丸。

    “你别看不好看,药效很好。”红缨看着她推销道。

    这个对她习武有好处,红缨随身带着,当糖豆吃。

    她放进嘴里,入口即化,淡淡的花香充斥的口腔,顿时感觉浑身暖融融的,瞬间驱散了身上的寒冷。

    双眸闪闪发亮的看着她,看来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她看着红缨轻轻勾起唇角笑着说道,“谢谢。”

    红缨仿佛看见了,十里春风,“姐姐你真好看,不过也没有我妈好看。”

    她笑了笑,继续吃着煎饼,就着军用水壶。

    吃完了煎饼,水也喝完了,她感觉力气回来了。

    “姐姐没有钱这个小玩意儿给你如何”她从兜里摸出一个翡翠玉葫芦的递给了红缨道。

    “这太贵重了。”红缨看着她手中的翡翠玉葫芦,极品帝王绿。

    “它在贵重,也不及你煎饼救命之恩。”她将玉葫芦直接塞进了红缨手里。

    耳朵微微轻动,长臂一伸抓起了行李袋,“小姑娘,谢谢”话落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行李袋,转身时一行眼泪洒落,拔腿就跑。

    速度快的让红缨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泪水滴在红缨的手背上,抬眼看看天道,“下雨了吗”自言自语地说道,“奇怪艳阳高照,哪儿来水滴。”

    “算了不想了。”红缨无奈的将吃完的东西收拾到挎包里,提起了行李袋,低头看看位置,总感觉不对劲儿,却又说不上哪里看看袋子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随即抬脚就走。

    凌乱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小姑娘,小姑娘。”

    “站住,站住”

    红缨听不见,继续朝前走,沙滩上留下一连串脚印。

    “呼啦啦”五六个人围住了红缨。

    “我们叫你没听见吗”来人凶巴巴地看着她的后背说道,没有等到回应,他继续说道,“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