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书单

作品:《六零俏军媳

    红缨被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紧张的看着沈易玲道,“舅妈,你没事吧是不是要生了。”

    “别听她吓唬人,她的预产期在下个月。”沈校长无奈地食指点着她道,“你就仗着有护身符我不敢将你怎样是不是。”

    “对啊”沈易玲轻抚着自己的大肚子道。

    “小心变狼来了,没人相信。”沈校长没好气地说道。

    “有人相信就好了。”沈易玲得意地眉飞色舞道。

    “你就仗着国栋宠你,别太过分了。”沈母出声道。

    “哦”沈易玲乖乖地说道。

    “说起大舅妈生产,医院现在可不保险,要早作准备。”红缨提醒他们道。

    “有,我们找着妇产科大夫,也和医院联系好了通融一下,到时候请她回来接生,不会出问题的。”沈母信心十足的说道。

    “那没事了,我走了。”红缨起身走到八仙桌前拉开行李袋将糖果、奶粉、海鲜酱“哎怎么不见如鸿,我可给她拿好吃的了。”

    “这不是天气暖和了起来,就把如鸿送到托儿所了。”沈母看着她说道,“去过过集体生活,这不是你舅妈也快生了,一下子看不了两个。你妈要不是有你们几个,也看不了那三个调皮捣蛋的小淘气。”

    “对”红缨腾空了行李袋道,“我走了。”看向他们道,“吃饭有的是机会,可那些破铜烂铁要是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儿了。”

    沈易玲无奈地看着坚持地执拗的她,无奈地说道,“那好吧”

    “等等”沈易玲地目光转向沈母道,“把我收集的工业券,让红缨带回去。”

    “不不不”红缨赶紧摆手道,“我们不缺这东西,舅妈您还是自己留着吧”

    沈母进屋将工业券拿了出来,递给了红缨道,“拿着。”

    “这回去我没法交代啊”红缨看着手里的工业券苦着脸说道。

    “回去告诉小姑子,她要是不收的话,那我也不收她再送来的东西。”沈易玲一本正经地说道,“说到说做到。”

    “那好吧”红缨将工业券和票证装进了行李袋中,看向沈校长道,“沈爷爷,您还得跟我一起去,没有博达哥在,对那些破铜烂铁我不太懂。”

    “行。”沈校长起身道,“反正我闲着也没事。”

    沈校长换上件破破烂烂的衣服,遮掩了一下,跟着红缨就出了家门。

    沈校长停下脚步,拉着她停下,看着她说道,“红缨,这样不行啊没有博达在,你得学会怎么鉴赏它们。”

    红缨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沈爷爷,我也想学,可我怎么学啊跟您学不太方便。”忽然想起来问道,“有书吗”

    “可以看陶说,南窑笔记、景德镇陶路、天工开物、格古要论、古玩指南、金石录”沈校长看着她谆谆教诲道,“即便不为了收藏,也可以从艺术品的鉴赏与收藏的过程中提高了自身的审美情趣,汲取了历史的智慧,丰富并完善了人生。”

    “这我也知道,古玩最重要的是它身后的故事。”红缨苦恼地说道,“可是现在您说的那些书,我还能找的到吗不是焚毁就是打了纸浆了。”

    沈校长心疼的长叹一声道,“这些书我帮你找找看。”

    “谢谢沈爷爷。”红缨立马开心地说道。

    “走吧”沈校长看着欣慰地说道,难得在这个时候,还有人静的下心来,学习。

    祖孙两人去了废品收购站,红缨照例食物开道,两人顺利的进去了。

    淘了半上午,眼看着到了中午,却没有找到多少,因为沈校长一直在跟红缨讲怎样鉴别古玩字画,自然就慢了下来。

    两人出了废品收购站,找了个地方稍微清洗一下自己就分道扬镳了。

    红缨还没感觉到饿,看着瘪瘪的行李袋,又摸摸兜里的钱,干脆去旧货市场转转好了。

    不装满了,这饭菜都吃不香。

    aaaaaa

    红缨提着包去了火车站附近的旧货市场。

    阳春四月,春风暖熏,吹的人身上暖融融的,红缨脚步轻快了走进了这个大约只有二百米长的路段。

    大中午的旧货市场人也不多,墙角跟那看起来穿的破破烂烂的,看着毫不起眼,就是卖家。生活艰难,将家中老物件用不着,拿出来换点钱补贴生活。

    在这里交易,不用像去黑市上那般战战兢兢怕被带走。

    不过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不是。

    红缨因为经常游走于市里的旧货市场,所以卖主大都认识她,一看见她原本微微睁着的眼立马瞪的如铜铃似的,双眼如饿狼似的眼冒绿光。

    像红缨这般慷慨的主顾,在他们的眼里简直是大肥羊。

    立马就有人迎了上去,“小同志,来看看我这个成色如何”来人偷偷摸摸地将一枚火油钻戒拿手间在红缨眼前晃了晃。

    大概是女人都喜欢亮晶晶的珠宝翡翠,所以对它们的鉴定可比古玩字画学的快多了。

    经过这半年的锻炼,已经有了眼力了,起码不会把玻璃和钻石混为一谈来了。

    红缨看着他手里的大小一克拉以上的数十颗璀璨的无色钻石,如众星拱月一般环绕一颗十克拉的蓝钻组成。

    看上去灰扑扑的,是因为没有保养好,回去让妈妈清洗一下,一定会重新绽放光彩的。

    戴在妈白皙修长的手指上一定漂亮。

    只一眼红缨就看上了,挑眉看向他手指比划了三。

    来人也不打磕巴直接把钻戒给了红缨,这么爽快是因为他的心里价位在两块五毛钱左右,不往他在这里等了三天。

    红缨则给了他三块钱,超出预期当然就爽快了。

    红缨看着那人拿了钱眨眼间消失在了眼前,叹息的摇摇头,在旧沪海时期,这枚火油钻,要价可是在十几两、几十两金子才一克拉,而粉红钻都是有价无市。

    没想到,红缨这么极低价格就买到手了。

    短短二百米的路程,红缨收获颇满,花了七十多块钱,翡翠、珠宝、玉石就买了十几件。

    羊脂白玉梅花簪子,绞丝缠枝梅花金镯、镂空福字翡翠玉佩

    五十块钱买了一副整套点翠头面,色彩还是那么的光华艳丽,是用真的翠鸟毛、钻石和纯银,置办而成的,保存完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