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找打

作品:《六零俏军媳

    第二天应新新顶着一头鸡窝,在应新华挑完水,蹦蹦跳跳的跑到他的面前撒娇道,“哥,今天我的辫子扎不好,你来帮我梳头。”

    “梳头”应新华挠挠自己板寸,我这头发不用梳啊“我不会啊”

    “我就要哥哥梳。”应新新缠着他道,“哥哥梳的好看。”

    “说谎鼻子会变长的。”应新华伸手捏捏她的挺翘的鼻子道。

    “我没说谎啊”应新新看着他笑眯眯地说道,“哥哥梳成什么样都好看。”说着将梳子塞到了应新华的手里,“快梳。”

    “那我梳了,梳的不好你可别怪我啊”应新华拿着梳子说道。

    “梳的在难看我也顶着好吧”应新新打定主意说道。

    “那好吧你坐在石凳上。”应新华拉着应新新坐在石凳上,站在她的后面,轻柔地梳着她及腰的长发。

    尽管应新华的动作很轻柔了,还是揪得她频频地抽冷气。

    应新华看着她一哆嗦,赶紧撤回梳子,“我又能揪着你头发了。”

    “不疼”应新新龇牙咧嘴地说道。

    不疼才怪,揪头发最疼了,应新华想了想道,“新新你疏通了,我再给你扎。”

    “那好吧”应新新不想再受苦了,于是拿着梳子自己梳。

    在应新新梳头时,应新华摆弄着自己的手,练习怎么编麻花辫。

    那忽灵灵的大眼睛认真的样子,好可爱

    应新新将头发梳通后,将梳子交给了应新华,编麻花辫,实际操作跟想象的不一样,尤其应新新的头发又厚又密,还滑溜溜。

    应新华本来灵巧的手,笨手笨脚了起来,还怕揪着她了,就更加畏手畏脚,可想而知这麻花辫的真是惨不忍睹。

    红缨在一旁看着摇头地说道,“真是还不如猪尾巴好看。”

    此话一出,应新华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红,磕磕巴巴地说道,“新新,等哥练习好了,我在给你梳头。”

    “我哥哥梳成什么样,都好看。”应新新仰着脸噘着小嘴儿说道。

    “我觉的很好看。”丁海杏看着他们说道,“乱中有序,这凌乱的麻花辫非常的有个性,够随意,够洒脱。”

    红缨无语地看着丁海杏,真是妈怎么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么违心的话。

    应新新闻言立马脸阴转晴道,“还是战妈妈懂得欣赏。”

    丁海杏朝红缨眨眨眼,使使眼色,红缨立马从善如流地说道,“哦妈说的对,好看、好看。”

    “好了,都刷牙洗脸了吗咱们开饭。”丁海杏拍着手看着他们说道。

    刷牙洗脸后,大家一起坐在餐桌上。

    沈校长退休回家,丁国栋自从进入体制内,就没人在找他们的麻烦了。

    所以红缨光明正大的进出丁家没有问题,不用披星戴月的早早的爬起来。

    而家属院的孩子们去了后勤养殖基地,不在无所事事,有了出路后,也没有人在盯着应新华,他也可以正常的时间上班,当然还是在后边码货,避讳着点儿人。

    大家可以坐在一起吃早餐。

    吃完早餐,收拾干净了,红缨全副武装的,提着行李袋进城,而应新华去了服务社。

    应新新送小沧溟去托儿所,回来帮忙看孩子。

    生活忙碌而充实,才不会有胡思乱想的时间。

    aaaaaa

    红缨趁着后勤的车到了城里,虽然还是字报满墙,可这里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熟门熟路的敲开丁家大门,沈母打开门一看见是红缨立马高兴地说道,“快进来,快进来。”侧身让开。

    红缨提着行李袋踏进了院子,沈母关上了房门,转身走在她后面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博达呢”

    红缨挑开帘子走进去道,“博达哥去后勤养殖基地了。”

    “怎么回事”沈易玲扶着圈椅的扶手看着她问道。

    红缨将行李袋放在了八仙桌上,坐在了八仙桌旁边,看着坐下的沈母与沈校长说道,“上面下令,家属院的孩子小的上学习班,学习政治,大的去养殖基地刨地球,年龄够杠杠了就参军入伍。昨儿刚走。”

    “好好好”沈校长看着红缨连连点头道,“圈着孩子们好,这样才不会惹是生非。”

    “是啊也能体会革命前辈当年的艰辛。”红缨笑眯眯地说道,俏皮地又道,“没机会征战沙场,那么就体会一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南泥湾精神永照千秋。”

    “这丫头。”沈校长好笑地看着她道。

    “我看城里跟我前几个月来,可是大变样,恢复得不错,看样子局势稳定下来了。”红缨高兴地说道。

    “也就是咱们这一隅之地,其他的地方可不敢保证。”沈校长微微皱着眉头说道,“有些地方形势不容乐观,听说闹的两派谁也不服谁,都动这个了。”手指比划了个数字八。

    红缨被惊得嘴巴张的能塞个弹,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道,“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好惊讶的权利惑人心。”沈校长醇厚的声音响起来,“虽然孩子们不在四处乱窜,都回来了,可学校不开课,这些孩子整日无所事事,在城里游荡着,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不说这闹心的事了。”沈易玲看着她说道,“今儿一定要在这里吃饭。”

    “这个我还有事”红缨婉拒道,“再说了今儿我还没带干粮。”

    “这傻丫头,我这里还能缺你口吃的。”沈易玲紧接着又道,“以前不留你是怕连累你,现在无论如何你得留下。”

    “这个我真有事。”红缨一脸抱歉地说道。

    “不就是为了那些破铜烂铁吗”沈易玲闻言口不择言道,说完就后悔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老爸的杀气。

    赶紧举手求饶道,“我错了,爸我错了,我不该攻击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

    “算你改口快。”沈校长没好气地说道。

    沈易玲不服气地小声地嘀咕道,“在你们眼里是无价之宝,在有些人的眼里,可不就是破铜烂铁。”

    “你还说,找打不是。”沈校长看着眼前的不孝女道。

    “哎哟哟”沈易玲捂着肚子夸张的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