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作品:《六零俏军媳

    “新华我们是偷偷摸摸祭拜的。”红缨看着他不自觉地放低声音道。

    “纸是包不住火的,不许去。”应新华脸色又阴了下来,脸色甚至有些狰狞。

    “哥,你怎么了,你不想妈妈吗虽然她不在了,可我想她。”坐在沙发上的应新新直接拉着应新华的胳膊摇晃着道。

    应新华默不作声双手握拳,指甲深深的扣到手心儿里,指节泛白。

    “新华你恨你妈妈。”丁海杏伸手覆在他紧握的拳头。

    在应新华愣神之际,丁海杏微微用力让的手伸展开来,别在这么伤害自己。

    丁海杏看着他低垂着头,浑身流露出死气沉沉的暮气,硬起心肠问道,“我说的对吗你恨你妈妈。”

    “砰”应新华挥尽全力一拳砸在了茶几上,茶几上的茶杯都蹦了三蹦。

    这幸好小沧溟他们吃过饭,都早早睡了,不然非吓着孩子们不可。

    “哥,为什么为什么要恨妈妈”应新新不解地说道。

    应新华抬眼双眸猩红地看着她道,“你真的以为疯子在那么严密的监控下跳楼吗”

    应新新不敢置信捂着自己的嘴道,“不可能”

    “只有疯了才能让监视的人放松下来,才有机会结束自己的生命。”应新华嘶吼道,“所以我恨她,为什么别人都能熬的过来,哪怕像牲口一样艰难的活着。而她却轻易的放弃自己,为什么”

    “因为她希望你们好,不想继续连累你们。”丁海杏如此的解释道。

    “哈哈”应新华疯狂的笑着,笑着流下了眼泪,“可结果呢”冷冰冰地说道,“大人总那么自以为是吗”

    “哥”应新新担心抱着他害怕的叫道。

    “我没事你想烧就烧吧”话落狼狈的起身,踉踉跄跄地离开跑到对面,蜷缩着坐在炕上,头埋在双膝间,默默的流着泪。

    就算是为了不连累他们,他也不会原谅她,绝不死死的咬着下嘴唇,铁锈味儿充满口腔间,这痛也不及心里的痛苦。

    应新新担心地腾的一下站起来,刚要抬脚。

    “新新坐下。”丁海杏出声道。

    “可是战妈妈,我哥哥他”应新新好担心地说道,眼里着急的都泛起了水雾。

    “他没事让他静静,为了你他也会好好的。明白吗”丁海杏眸光闪闪地看着她道,“你是她的精神支柱明白吗”

    泪刷的一下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应新新重重的点头道,“嗯”

    “新新,为了让你哥哥不胡思乱想,我们要做个让他时刻操心的妹妹明白吗”丁海杏清澈的双眸头着一丝奸诈的笑意道。

    应新新被泪水洗过更加纯真透明的双眸狡黠地看着丁海杏说道,“战妈妈我会不乖的,让哥哥一直操心下去。”

    “噗嗤”红缨闻言摇头轻笑起来道。

    丁海杏伸手揉揉她的脑袋,“战妈妈可不是让你变笨蛋啊要明白哟”赶紧声明,可别教坏了小孩子,让她作天作地,就是那种只有作的厉害才能让应新华操心的应新新

    应新新腼腆的一笑道,“我知道,表里不一,口是心非,不对,不对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摆摆手道,“都不对,反正是让哥哥不放心我,有被需要的感觉这么说对吧”

    “聪明的女孩儿”丁海杏朝她竖起大拇指道。

    “你不恨你妈妈吗”丁海杏清澈的双眸水润润温柔地看着她道,她本可以组织应新华说出那么残忍的话,可是有些心结必须打开。

    应新新迷茫的看着丁海杏纠结地说道,“我不知道,妈妈也是为了我们,妈妈曾经说过圣经上说过,自杀的人不能上天堂,而是下地狱。不管真假,妈妈为了我们自认为她做了最好的打算。”

    丁海杏脸上毫不遮掩的惊讶,上前轻轻的将她拥进怀里,“好孩子,妈妈是爱你的。”

    圣经上具体没有说过这句话,但可以理解为自杀要落地狱而根据基督教说法,自杀也等于杀人,而且是犯了十诫中的不可杀人诫律。纵使你生前乐善好施,但杀了人就无法上天堂。圣经里面说我们是掌管身体的管家,一定要将之打理得好,不能破坏。

    “既然新新知道圣经,那么应该也听过,传说婴儿来到人间之前哭的很伤心,上帝说我会派一个天使保护你,那个天使就是妈妈。”丁海杏温柔地轻轻地拍着应新新的后背道。

    “战妈妈,我不恨她我只是怕她在地狱受苦,所以要烧纸给她。”应新新闷声哽咽地说道,“因为有钱能使鬼推磨”

    丁海杏闻言一脸错愕地看着她,随即重重地点头道,“新新说的对。”

    心疼的看着她,这个傻孩子。

    应新新轻轻地推开丁海杏道,“战妈妈我去看看哥哥。”

    “去吧把你刚才的话,转告你哥哥。”丁海杏拍拍她的头说道。

    “嗯”应新新乖巧的点点头道。

    应新新推开了景家的大门,将刚才的话告诉了应新华,结果迎来应新华一句,“封建迷信,幼稚,鬼话你也相信。”

    “哥,起来挑水我要洗衣服。”应新新直接命令道。

    “哦”应新华抬起手臂粗鲁的擦擦眼泪,乖乖地从炕上下来,出去挑水。

    走到门口突然意味过来道,“衣服不是都洗了,大晚上我挑什么水。”

    应新新无辜地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道,“我忘了。”紧接着又道,“那哥,你明天早上起来挑水吧”

    “这还用你说啊”应新华宠溺地看着她道,我就只有妹妹一个亲人了,为了她一定好好的活下去,将她带大。

    从此后就能听到,应新华背后总有话唠妹妹应新新的声音,哥干这个,干那个的。她明里是去帮忙,然而却是越帮越忙

    哥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而作为哥哥的应新华,在她后面甘之如饴的收拾烂摊子。

    丁海杏在一旁看得可乐,这傻丫头在应新华面前开始作天作地的生活。

    这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即使在绝境中,人总得有点儿活下去的动力,哪怕是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