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三姓家奴

作品:《六零俏军媳

    缺少零部件,有些渔轮必须更换零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工作进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

    “这可怎么办”丁姑姑着急地问道。

    楚场长诧异地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着急,“这有什么难的,现在安排人去买好了。”

    “楚场长你有所不知,像这种零部件,市面上不知道能否买得到。”丁姑姑烦躁地来回的踱着步。

    “那我们直接去工厂购买总行了吧”楚场长自以为是地说道。

    “工厂”丁姑姑摇摇头道,“工厂停工,上哪儿购买”

    “怎么可能呢”楚场长不相信道。

    “楚场长不知道城里现在乱的很,就连军工企业都遭受到了冲击,怎么不可能。”丁姑姑苦笑一声道。

    “那现在怎么办”楚场长心里也着了毛道,忽然想起来道,“咱们县小,我们直接工厂买库存。”

    “就算运输不中断,我们时间上也来不及了,何况不知道运输恢复了没。”丁姑姑轻抚额头无奈地说道,“这件事我去向上级说明,希望能征调一批零件,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责任我一力承担”

    “丁副主任,这不是你的错,这谁也没想到啊”楚场长立马说道,他实在没想到丁副主任这般的仗义。

    丁姑姑看向曲中原神情严肃地说道,“曲师傅,现在能修多少就修多少。”

    “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曲中原看着他们两个道,“有一艘船已经破败不堪了无法修的话,我们把它上面还能用的零部件拆下来,装到其他的船上。”

    楚场长与丁姑姑两人相视一眼道,“那按师傅你说的办”

    “行,我尽可能的修复更多的渔轮。”曲中原眉宇间认真地看着他们道。

    “曲师傅,拜托了。”丁姑姑眸光闪闪的满心希望地看着曲中原道。

    “等我们的好消息。”曲中原朝丁姑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

    转身离开,曲中原他们又投入紧张的工作中。

    aaaaaa

    景博达准备好了行李,背上行囊,在家人不舍的目光中蹬上了解放卡车,挥着手去了养殖基地。

    卡车消失在众人眼前,送行的人才陆陆续续的转身离开。

    应新新看着她哥哥那羡慕眼光,“哥,哥”

    应新华回过神来,一脸懵懵地看着她道,“啊叫我干什么”

    “哥,有许多人跟咱一样。”应新新指着向回走的一些和他们一般大甚至比他们大一点儿的孩子。

    “明知道政审过不了关,就不要去想,那样伤心是肯定的。”应新新宽慰应新华道。

    “我知道,我不会自取其辱的。”应新华看着她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容道,“只是羡慕而已,没别的意思。”

    丁海杏回身看着他们俩说道,“你们还小,将来可选择的机会多的是。”

    “一道政审已经将我们挡在了门外,还有什么机会”应新华无比沮丧地说道。

    “不要这么沮丧,世事变幻无常,谁知道这时代怎么变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你们还小,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送你两个字读书。”丁海杏柔和的声音在他们两个耳边流淌,带着独特的韵味,奇异的将应新华心中的不满驱散了。

    “战妈妈说的对。”应新华认同的说道,“这运动嘛就是这么搞来搞去的,谁知道会怎么变。”

    “其实要想像博达一样,有个最简单的办法”丁海杏漫不经心地说道。

    “什么办法”应新华被勾的心痒地好奇地问道。

    “改名字,给自己找个成分好的爸爸。”丁海杏半开玩笑地说道,“那样无论读书还是将来的工作都没有问题了。”

    “我才不要做三姓家奴。”应新华想也不想地说道。

    “为什么不要这可是捷径,不用苦苦挣扎,不用受尽白眼与歧视。”丁海杏感觉自己就像是诱惑人的女妖。

    应新华摇头如拨浪鼓似的,“不要连自己的姓氏都能更改,还能有什么值得人信任的。”

    “哪怕就这么沉寂下去,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丁海杏停下脚步,黑漆漆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

    “是”应新华眼眸坚定地看着她道,“我爸爸没有错。”

    “那谁错了”丁海杏挑眉看着他说道,这问题颇有些为难他。

    应新华满脸困惑,动了动嘴,“这我也不知道谁错了,反正爸爸没有错。”语无伦次地说道,“也许是这个时代错了。”

    丁海杏闻言嘴角微翘,不论应太行如何对不起姑姑,起码他教了一个好儿子。

    这年月划清界限的比比皆是。

    “爸爸和好多伯伯都没有错。”应新新一脸的疑惑道,“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倒了。”

    在她心里非常的迷惑,为什么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

    “也许你哥哥说的对,时代错了。”丁海杏如是说道。

    这场运动就如同在电闪雷鸣之中决了大堤的河流,顿时水天一色,巨浪拍空,国人被洪流裹挟着推在了人类荒诞剧的大舞台上,各色人物粉墨登场。

    在时代面前,人渺小的不足为提,没有被洗脑,保留着独立的思考能力实在太难得了,尤其他们还都是孩子。

    aaaaaa

    刚一进月亮门,被丁海杏抱在怀里的国瑛不耐烦了,已经一岁的小丫头,脱了厚厚的冬装,穿上夹袄的小家伙身姿利落多了,特想下来走走。

    “妈妈,下来。”国瑛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丁海杏道。

    “好”丁海杏将国瑛放在地上,拉着她的手,听从她的指挥,她往哪儿走,丁海杏就得屁股后面跟着。

    “我怎么回来了。”应新华意味过来道,“我跟婶子只请了一会儿假。”说完就转身匆匆跑了。

    “哥,也真够迷糊的。”应新新好笑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莞尔一笑,不是你哥迷糊,说我的话太有诱惑力了,你哥不知不觉的就跟着回来。

    红缨松开小北溟的手,看着丁海杏说道,“妈,我明天想进城。”

    “好啊”丁海杏欣然应允道。

    “我也去”应新新希冀地看着红缨娇声道,“红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