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麻烦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老头子你说怎么办”丁妈抬起眼眉头紧皱的看着他道,“左右都是坑。”

    “这丫头是不是嫌她老哥日子过的太平淡了,竟惹麻烦事。”丁爸烦躁地挠挠头道。

    “别挠了,在挠这头发就更少了。”丁妈好心地提醒他道。

    结果丁爸就更加郁闷了,丁妈继续扎心道,“是谁昨儿还说要做小姑子的强力后盾呢结果今儿就掉链子。”

    丁爸被丁妈给怼的,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这哪有明悦想的那么容易。如果用他们,这里面不知道渔船的损毁情况,如果时间长了这风险太大。你我承受不起后果。”

    “哈咱还能怎样”丁妈无所畏惧地说道,“撸到底还是老农民。”

    “那孩子们呢孩子们不管了。”丁爸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说道。

    “划清界限不得了,多简单。”丁妈轻松地说道,“至于字报。”指指心脏道,“我自岿然不动,那些能奈我如何”眸光清澈地看着他道,“咱们都是战乱年代的过来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额,这些年经历的还少啊还在乎那些虚名吗”眉梢轻挑道,“再说了新生的革委会,想要稳住了,没有什么比餐桌上多条鱼,更能安抚人心了。”

    丁爸敛眉沉思,抬眼看着她道,“要帮明悦,也不能凭一时意气。得做好周全的计划,规避风险。”

    “那是当然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和孩子们划清界限,如果能把事情办的圆满,谁又喜欢把自己搭上吧”丁妈捻着手里的电报道,“有道是名不正则言不顺,同样是劳动改造,去渔场不也一样。”

    丁爸闻言眼前一亮道,“借调这也算师出有名吧”

    “这个名头可以。”丁妈点点头道,“去几天,还得商量的怎么去不被发现。去的话咱们是选择据实已告还是隐瞒,借上面的名义。”

    丁爸想了想深吸一口气道,“据实已告吧我不想骗他们,让他们选择好了,不勉强。怎么去开了介绍信就走了呗”

    “粮食呢”丁妈问道。

    “这两年风调雨顺的,咱们的粮食足够了,给他们带点儿粮食,将这些年积攒的粮票给他们都带上。”丁爸想了想道。

    “也不知道去多久,穷家富路的,我怕不够。”丁妈说出自己的担心道。

    “那就多带点儿吗,大不了咱们俩以后一天两顿。”丁爸干脆说道,“反正又不是夏收最忙的时候。事有轻重缓急,先紧着他们。”

    “只要有粮食出门在外就不怕了。”丁妈低眉想想还要准备什么突然一拍大腿道,“咱们想的是好,可商量来商量去还不知道人家去不去呢这么大的事,人家愿意陪咱折腾吗”

    “这倒是”丁爸从炕上下来道,“走咱们去问问”

    夫妻俩一起去了地里,那些教员们此时正在地里弯腰除草。

    现如今农村除草,全靠人力,弯腰拔一天的草,感觉这腰都不是自己的了。

    曲中原正弯腰拔草,突然感觉一片阴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抬眼一看是丁爸,“丁大队长。”

    “曲老师。”丁爸看着他说道,“有个事情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曲中原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问道。

    “咱们地头说话。”丁爸指指田埂上说道。

    “好”曲中原点头道,然后跟着丁爸一前一后出了麦地。

    曲中原一到田埂上,顾不得黄土,直接坐在了地上,拍拍手上的土,然后捶着自己的后腰。

    丁爸蹲在他的身边道,“曲老师,干农活累吧”

    “嗯”曲中原下意识的点头道,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吓得停下捶腰的手,慌乱地摆手道,“不累,不累,跟农民老哥一年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我们这不算什么”赶紧描补回来。

    丁爸笑了笑道,“没什么,你只是说出了实话而已。让你们握笔杆子的干农活确实不合适。”

    “没有,没有。”曲中原赶紧摇头说道,感慨地说道,“不亲身体验,也不知道农民这么苦。”嘴角泛起笑意道,“虽然累,可看着大家脸上都挂着幸福笑意,感觉也没那么累了。”

    曲中原心里腹诽这么东拉西扯的,眸光深沉地看着他转入正题道,“丁队长有话就直说。”

    丁爸眸光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他道,“那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你们这些教员都会修舰艇吗”

    “我主教的就是舰艇的动力系统,当然会修了。”曲中原停下捶腰的手,看着他道,“丁队长有船要修吗工具趁手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那渔船会修吗”丁爸紧张地问道,“就是那渔场出海的那个渔轮也会修吗”

    “这可比修舰艇简单多了。”曲中原自得地说道,说起自己的老本行,他语气轻快,那意思小菜一碟。

    “那这些教员都会修吗”丁爸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们主教的方向不一样,有的是舰载武器方面、海图方面的”曲中原看着他老实地说道。

    “那他们会修渔轮吗”丁爸急切地问道。

    “这个丁队长你干嘛一直问这个问题啊”曲中原不解地看着丁爸道。

    “呃我就想知道。”丁爸无赖地说道。

    “要说会修吧也会,要说不会修吧也不会。”曲中原看着他模棱两可地说道。

    “曲老师你这什么意思听得我稀里糊涂的。”丁爸着急上火地说道。

    “我的意思是向我们这样的人经常跟舰艇打交道,上手很容易。”曲中原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那就好。”丁爸脸上露出笑容道。

    “丁队长你现在也该说什么事了吧”曲中原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拐了这么大的弯儿应该进入主题了吧估计应该是找他修渔轮的吧

    丁爸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地说了一遍,曲中原闻言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这事”曲中原犹豫地看着丁爸道,“你容我们商量一下好吗”

    “行行”丁爸立马说道,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一下子就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