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渔场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明白,我不会给他机会,让他制造谣言逼我就范的。”丁姑姑眼底划过一抹幽光道,发狠道,“不行的话就弄死他。”

    丁妈闻言错愕地看着她,“小姑子你什么时候这么暴力了。”

    “现在是狠人的天下。”丁姑姑咬着牙云淡风轻地说道。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咱们不能吃亏了。”丁妈拍着她的肩头说道。

    “嗯”丁姑姑点点头道。

    “好了,别想那令人恶心的事情了。”丁妈端着盛好的碗道,“赶紧吃饭,你不是要去黑鹰岛吗”

    姑嫂两人摆好的餐桌,吃完了饭,看着丁姑姑起身收拾碗筷,丁妈出声道,“我来,我来,你赶紧走吧就咱三个人的碗,哪里还用你动手的。”

    “那我走了。”丁姑姑急匆匆出了门进了自己的卧室拿起准备的好的行李袋。

    “等等”丁妈追着出来看着她的行李道,“检查一遍都带齐了吗”

    “都带齐了,换洗衣服、牙膏、牙刷、毛巾,茶缸,还有手纸”丁姑姑掰着手指数了下道。

    “药,药”丁妈想起来说道,“你等一下,我给你拿去。”

    “别忙了,我身体棒着呢拿什么药啊”丁姑姑笑着摆手道。

    “孩子他爸,将药箱拿过来。”丁妈提高声音冲着屋内喊道,扯着丁姑姑的行李袋,生怕她跑了,扭过头来看着她道,“出去那么久,万一生病了咋办岛上的医疗条件哪有咱家杏儿的药好,药到病除。”

    “你嫂子说的对。”丁爸出来将药箱直接挂在了丁姑姑的脖子上道,“乖,不耽误你时间了,都拿走。”

    “我都拿走了你们怎么办”丁姑姑问道。

    “我们在家里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丁妈爽利地说道,“我们的身体也棒的很,还有杏儿呢”

    “行了,别磨叽了赶紧走吧迟了船可不等人。”丁爸直接将自行车给推了过来,递给了丁姑姑。

    丁姑姑直接推着自行车出去,蹬着自行车离开,去县里报到后,去了码头蹬上了渔船。

    一声汽笛长鸣,轮渡缓缓地驶离了码头,天气晴好,万里无云,海上风平浪静,轮渡也开得非常稳,溅起的浪花轻轻拍打着船舷。

    船已经彻底驶入码头,城的轮廓什么都看不见了,海水也慢慢地变了颜色。

    大海有了天苍苍水茫茫的感觉,四周除了水就是浪,站在甲板上只有宽阔,舒坦了。

    轮渡行驶了大约两个小时,缓缓的看见了被湛蓝的大海包围的小岛,还有几只海鸥正在海面上盘旋着。蔚蓝的天空中飘着白云。大海几乎与蓝天融为了一体,浅浅、长长的地平线铺在了中间。

    丁姑姑下了船,岛上的人早就接到消息,所以渔场的场长带着人亲自来迎接丁姑姑。

    “欢迎丁副主任莅临指导工作。”场长见丁姑姑下了船,远远的就伸出了手。

    “你好楚场长。”丁姑姑伸出手握住了眼前中年男人的粗糙长满了老茧的手。

    眼前的男人常年在海上风吹日晒的,皮肤晒的黝黑的,脸上皱纹如刀刻一般,划下深深的印记。

    丁姑姑查过他的档案,楚场长的年龄比她还小两岁,可看着比她老多了。

    楚场长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年轻漂亮的县领导。

    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能吃得了岛上的苦吗这是来蹲点儿的干部吗这简直是来了个祖宗。

    楚场长有点儿担心这为女同志能镇得住场子吗这里可都是糙老爷们儿,而且女人还不能上船,这是规矩不能破。

    真搞不懂上面怎么做的决定。

    “旅途劳顿,丁副主任先休息一下,我们在开会。”楚场长对着丁姑姑说话都轻声细语,文绉绉的了。

    “不了,我们先去看看渔轮的情况。”丁姑姑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给了他一个安心地眼神道,“放心我不上船,我只想知道渔轮是否能出海打渔,能否保证五一节的供应,安抚民心。”

    “那好吧”楚场长紧接着说道,“丁副主任请跟我来。”

    “等一下,先将我的行李,放一下。”丁姑姑摘下斜跨在身上的医药箱,提着行李袋看向楚场长。

    “好的、好的。”楚场长看向身后的梳着两条大辫子的小姑娘道,“小乔,把丁副主任的行李放在我们准备好的宿舍里。”

    “是”小乔脆生生地应道,赶忙上前接过丁姑姑手里的行李,快步离开。

    丁姑姑跟着渔场的领导去了渔轮停泊的地方,听楚场长大致介绍了一下渔场的情况。

    楚场长站在停泊的渔船前面道,“丁副主任,我们接到了上级的通知,恢复生产没问题,咱们场的职工思想觉悟高,可无奈渔船不给力。”

    丁姑姑看着停泊在码头的一排渔船,不禁头疼了起来,“全部修好的话需要多久时间。”

    楚场长闻言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被责骂一顿,然而多久能修好,犹豫地说道,“这个”

    丁姑姑脸色微沉道,“现在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我需要知道真实的情况,才能一起想解决办法。”

    楚场长一狠心,一闭眼道,“丁副主任,你也知道,即便这渔船没有遭到破坏,渔船也经常罢工,长时间的不使用,这老胳膊、老腿的都生锈了,不是驴不走,就是磨不转。有将近二分之一的运力趴窝了,要想恢复全部出海能力,需要起码得半年以上。”最后一句如蚊子哼哼似的。

    半年黄花菜都凉了,丁姑姑食指轻轻刮着下巴道,“场里的维修能力”

    “实在维修能力太弱了,我们场里满打满算的才三个半维修工,现在已经是一天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了。”楚场长不好意思地说道。

    言外之意不是我们不努力,而是实在是没有人。

    太阳直晃晃的照在身上,丝毫却驱散不了身上的冷意。

    人,我上哪儿去找懂渔船的人丁姑姑深吸一口气,眉头紧皱着能夹死个蚊子。

    楚场长偷偷瞥了一眼丁姑姑,领导也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