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男女脑回路不同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哥什么叫把男人吓跑了”丁姑姑黑着脸黝黑的双眸凝视着他道,“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丁爸被自家妹子给盯的回避她的犀利的眼神,我是她哥,她是我妹妹,我为什么要怕她。

    真是的,忽然又挺起胸膛道,“我是你哥,想你有个好归宿错了吗”

    “哥,你”丁姑姑真是头疼,挺直脊背,一脸正色的地看着丁爸道,“你要我说你什么好我现在郑重告诉你,这话我只说一遍,记住了。我没那个意思,这样一个人挺好的。”指着他说道,“这个话题没必要在下去,你在说我可就翻脸了。”拿起筷子道,“我明儿要去黑鹰岛渔场蹲点儿,吃完饭,要早点儿睡觉。”

    “吃饭、吃饭。”丁妈赶紧热络的说道,缓和一下气氛,眼巴巴地看着她问道,“小姑子你去黑鹰岛干什么”

    谈起正事丁姑姑认真了起来,“那里不是有咱们县最大的海上渔场吗我去哪儿蹲点儿,看看遭到破坏的情况,尽快恢复,得保证过五一节市场上海鲜的供应。”

    “唉城里闹的乌七八糟的。”丁爸叹息道。

    “别叹气了,哥,现在不是正在恢复吗”丁姑姑看着丁爸笑着说道,“乐观点儿,最坏的局面已经过去了。”

    “什么时候恢复到老师都重新站在讲台上重新讲课,各行各业各司其职,就算是恢复了,现在嘛只是不乱了。”丁爸哼笑一声道,“现在嘛谨慎乐观。”

    “慢慢来大哥,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丁姑姑眼神悠长缓缓地说道。

    “咱们升斗小民,甭操心国家大事了,赶紧吃饭。”丁妈催促道。

    “你要去几天啊”丁爸看着她问道。

    “怎么也得半个月或一个来月吧我的完成任务才得回来吧”丁姑姑看着他们说道。

    “这么久。”丁妈担心道,紧接着又都,“那你可得把东西带全了,岛上生活条件艰苦。”

    “知道”丁姑姑点点头道。

    吃完了饭,丁妈与丁姑姑收拾好餐桌,丁姑姑洗漱干净了就直接上炕了。

    丁妈挑开帘子进了东里间,油光如豆,照着丁爸的脸忽明忽暗的,看着他一脸的沉思,一屁股坐在炕上道,“还在烦心小姑子婚事呢”

    “明悦这么强势下去,真的吓跑男人了,真的要孤独终老。”丁爸叹息道,“你看着不心疼啊”

    “那你押着小姑子结婚。”丁妈没好气地说道。

    “她现在官威越来越胜,我哪儿敢啊”丁爸直接怂了,“那丫头太可气了,真是气死我了。”

    “那不就得了,小姑子活的恣意有什么不好”丁妈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可女人终究要成家的。”丁爸可怜兮兮地说道,“难道真要孤孤零零的一个人。”

    “难道非要把世俗套在小姑子身上才算是幸福的吗结婚才行吗”丁妈上下打量着他道,“好好的又提这个做什么难道谁在面前说什么了”

    丁爸眸光闪烁的看着她,吞吞吐吐地说道,“是有人打听咱家明悦的事情。”

    “谁啊”丁妈迫不及待地问道,眼睛闪闪发光的,燃起熊熊的八卦之心。

    昏暗的油灯下,丁爸被她突然给闪亮的双眼给吓的挪了挪屁股,“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没有啊”丁妈无辜眨眨眼道,不过在丁爸的眼里特诡异,直勾勾地看着他。

    “你看着我做什么我关心小姑子不行吗”丁妈理直气壮地说道。

    “是红旗公社的主任,现在也进了县领导班子。两人如果能成,不仅在工作上可以共同进步,在生活上也能互相帮助。”丁爸声音和缓地说了出来。

    丁妈一听就炸了,“那个老鳏夫,别说小姑子,我都不会同意。”食指重重地点着炕桌道,“别说小姑子没这心思,就是有再嫁的心思,我也不会同意。”

    “为什么呀两人很般配呀在一起也有共同的话题。年龄也相当,工作也稳定,也有进步空间。”丁爸越说越觉得合适道,“简直是志同道合的革命战友。”

    “屁”丁妈忍不住爆粗口道,“你想让小姑子给人家当老妈子啊”

    “这话怎么说的”丁爸不解地问道。

    “合着你这当哥的都不打听人家的家庭情况,他有五个孩子,最大的跟咱家解放差不多,最小的才上托儿所,小姑子是有多想不开才会跟人家当后妈。”丁妈气愤地说道,“小姑子是养不活自己,还是咱家解放嗷嗷待哺需要靠男人养。他摆明了拿咱家小姑子当傻瓜,笨蛋。”

    “这个我真不知道。”丁爸闻言懦懦地说道。

    “你们男人跟我们的关注点永远不再一条线上。”丁妈微微摇头道,言辞严厉地说道,“赶明给我一口回绝了。”

    “可我怎么说”丁爸犹豫地说道,“太直接了伤了人家颜面,以后还怎么共事。”

    “共事个屁,没想到背后有这么龌龊的心思。”丁妈抬眼看着他道,“这事你得告诉小姑子,有个防备,别让他在背后使坏。”

    “嗯”丁爸点点头道。

    “至于怎么说,就说小姑子打算为革命事业献身奋斗终生,没有别的打算。”丁妈瞅着他,语气不太好地说道,“这有啥损面子的,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面子能干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赶紧洗洗睡吧”丁爸好言好语地说道,“我以后不在操心明悦的事情了,她爱咋咋地,行了吧”被老伴儿给训的满头包,真是的,怎么干这蠢事。

    夫妻俩洗漱干净,躺在炕上,吹灭了煤油灯,很快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丁妈起来做早饭的时候,把从丁爸那里打听出来的事,告诉了小姑子,让她心里有防备。别傻乎乎的被人给算计了。

    丁姑姑听完后气的浑身发抖,娘的我拿他当同事,他却对自己存着非分之想,气的她浑身发抖。

    “小姑子,你心里明白就行,回避着点儿。别让人钻了空子,风月之事向来喜欢捕风捉影。”丁妈提醒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