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护妹狂魔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爸一拍额头道,“那好你们就齐声喊两声好了。”

    教员们齐声喊了两句,丁爸就出声道,“好了批判完了,干活。”

    “干活喽”村民们扛起锄头朝地里走去。

    应该说丁爸很照顾他们,可是农村哪里有轻省的活儿,即便最轻松的拔草,对城里养尊处优的他们来说也觉得累。

    好在他们非常理解,彼此之间心照不宣。

    能得到这样的厚待,他们已经感激不尽了,自从出事以后,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他们像是瘟神一般,被人家避而远之。

    来到这里,他们心里准备这辈子就交代在这里了,没想到在这里除了干活累一些,累人家农民祖祖辈辈都这么累。他们有什么好抱怨的。

    其他方面更没受虐待,尤其是在精神方面得到了应有的尊重,这和在城里简直是天壤之别。

    当然这思想方面定期的检查还是要上交的,为了安稳的生活,也为了不连累杏花坡善良的乡亲们,他们拿起了笔写思想检查,有时候该退就得退,活着最重要。

    他们刷笔杆子出身的,这检查写的花团锦簇,看着非常的深刻,实质性的内容却没有,玩儿文字游戏谁能玩儿的过他们。

    他们来得时候丁国栋给他们时间,让他们准备了行囊,换洗的衣服,一份干粮,亲自送他们上车。

    现在才知道了,杏花坡是丁国栋的老家,大队长就是他的父亲。

    来到这里紧绷的情绪彻底的放松下来,通过大家互相交谈,大家明白过来,丁国栋是怒目金刚,目的是为了保护他们。

    到这里他们得到了妥善的安置,住进了冬暖夏凉的石头房子里。村子里经过灾年,有不少的空房子,稍微修整一下就能住人。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远离城市的混乱,心里平静来了下来,日子过的劳累倒也充实。

    春暖花开之际正直春耕,忙碌一天坐在温乎乎的炕上真是舒服。

    丁妈将饭菜摆上了炕桌,坐在了炕上道,“小姑子,你现在到县里上班了,天天这么跑不累啊单位没有给你分房子吗”

    “怎么嫂子不喜欢我这个小姑子赖在家里啊”丁姑姑嘟着嘴佯装不满地说道。

    “你嫂子也是怕你累着了,毕竟住进县里上班也方便。”丁爸看着她担心地说道,“幸好现在天越来越长了,不然你骑着车子走夜路,我可真不放心。县里没有给你分房子吗单人宿舍也成,好歹你也干部。”

    “一切乱糟糟的,住房又紧张。”丁姑姑看着二人关切的目光道,“好了,我会打申请报告的,申请一个单人宿舍好了,反正我就一个人,不跟人家拖家带口的争房子了。”懒洋洋地说道,“这样可以了吧哥哥、嫂子。”

    “放心小姑子你随时可以回来,这永远是你的家。”丁妈看着她温柔地说道。

    “我知道。”丁姑姑点点头道。

    “刚到县里没有人欺负你吧虽然现在提倡妇女能顶半边天,可在体制内还是男人政治。”丁爸满眼担心地看着她说道,“受了委屈可别受着啊别忘了咱上面也有人站着了。”

    “噗嗤”丁姑姑感动地笑道,“想不到得了我大侄子的照顾了。”笑容温暖地说道,“没人为难我,我是女的反而能更好的开展工作。主抓渔业,那是咱的老本行,因为大哥你海上养殖干的好,耳濡目染你妹妹也不差吧”微微扬起下巴道,“国家制定的生产计划不完成可是要吃挂落的。这个还真只有我玩儿的转。”一副舍我其谁的霸气,语气和缓地又道,“大哥你也说男人政治了,那么我这女性就有表率的作用了,就是块牌子也得杵着、戳着、站着。只要站在这个位置上,面子上都得过的去。加上我又不跟他们争权夺利,反而他们得拉拢我。”

    丁爸闻言放心地点点头,“咱不欺负人家,也不能让人欺负咱了。他老人家说的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别忘了咱是又红又专,还是烈士遗孀,强势一点儿不吃亏。”

    丁姑姑闻言嘴角直抽抽,丁爸拍着桌子又道,“现在这个世道,其软怕硬,咱头上没有大辫子,屁股上没有大尾巴,谁要欺负你,你不准给老子怂,你不好意思出面,老子骂他门上去。”拍着胸脯道,“老了,老子舞不动青龙偃月刀,骂街还是可以的,乡下人骂子经,那是不带重样的。这年头谁狠谁吃香,骂的他们狗头都不敢伸。”

    丁妈和丁姑姑闻言一怔,两人四目相对,随即“哈哈”大笑。

    “老头子,你真行”丁妈朝他竖起大拇指道。

    “来哥,喝口粥。”丁姑姑笑着端着碗递给他道,大哥的维护之意让她心里热乎乎的。

    丁爸喝了两口粥,润润嗓子。

    “哥,大家都是文明人,讲究的是一团和气。”丁姑姑温文尔雅地说道。

    “是啊背地里下绊子,捅刀子。”丁爸放下碗,冷哼一声道。

    “大哥,我不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我是从基层上去的,斗争经验丰富。”丁姑姑眼底藏着一抹锋芒地说道。

    “总之一句话,咱不仗势欺人,也不能白白的受了委屈。”丁爸最终说道。

    “老头子,你让小姑子如此的强势还不把男人给吓跑了。”丁妈扯扯老伴儿的衣摆道。

    丁爸一个激灵,从热血中清醒过来,这么强势还怎么找男人啊

    “这这”丁爸一脸的懊恼,真是话赶话的,光怕自家的妹子一个人去县里单打独斗,受委屈了,都忘了这茬了,跟母老虎似的,还怎么将妹子给嫁出去。

    “这样明悦,咱外圆内方,柔能克刚,可不能像村里老娘们跟泼妇似的。”丁爸赶紧找补道。

    “哥,这与你刚才说的前后矛盾。”丁姑姑好笑地看着他道,“哥,你又有什么密谋啊”

    “怕你把男人给吓跑了。”丁爸一着急顺嘴给秃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