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去适应生活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哎呀不说了。”红缨被他温润地双眸给盯的不好意思道。

    “红姐姐也可以去参军吗”应新新看着红缨随口的问道,“这次好像没说男女吧”

    红缨坦然地看着应家兄妹道,“我耳朵听不见,所以不符合参军条件。”

    “什么”应新华与应新新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

    “有那么大惊小怪吗”红缨好笑地看着他们道,“看你们的嘴巴张的都能塞颗蛋了。”

    应新华合上嘴巴,摇头道,“不是”拉拉还张着嘴的应新新。

    “哦”应新新赶紧合上嘴,不好意思笑了笑。

    应新华赶紧解释道,“我们惊讶的是,你听不见,怎么能知道我们再说什么”

    “看的呀”红缨笑眯眯地说道,“没看见我和你们说话,都看着你们吗那是因为通过你们的嘴型,就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了,所以对话完全没有问题。”

    “我还以为是礼貌呢”应新新嘿嘿一笑道。

    “这是唇语。”应新华眼神亮晶晶地看着她道,“你好厉害”

    “什么厉害,不厉害的,现实的情况摆着呢为了适应生活,只能改变自己。”红缨坦坦荡荡地说道,没有一丝的自怨自艾。

    “好了,不说这个了。”丁海杏看着景博达道,“你还不去报名顺便问问离开时间,也好收拾一下。”

    “哦”景博达起身道,“我这就去。”话落转身离开。

    “哎呀”应新华一拍大腿道,“景哥哥走了,谁教我打拳啊”

    “去养殖基地又不是不能回来。”应新新随即说道。

    “去养殖基地劳动,他们也是军事化管理,不可能随便出来的。”丁海杏看着他们解释道,“这算是提前适应军营生活。”

    “啊”应新华闻言一脸的沮丧。

    “不是还有我呢”红缨指指自己道,“我可以教你啊”挑眉轻笑道,“怎么看不起女人啊”挥挥自己的拳头道,“我也不弱的。”

    “不会,不会。”应新华赶紧说道,“以后就拜托红姐姐了。”

    “这还差不多。”红缨笑着说道,“我一定会好好的教你的。”

    “你们聊,我去看看孩子们醒了没有。”丁海杏起身进了卧室,没醒的话,也得叫醒孩子们,不然中午睡多了,晚上该睡不着了。

    叫醒孩子们去菜园子里放放水,洗洗脸,清醒过来。

    “我回来了。”去而复返的景博达走进来道。

    “哥。”小北溟朝他伸着手道,“抱抱。”

    “好嘞”景博达一弯腰抱起了小豆丁。

    “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丁海杏看着他问道,说着抱起国瑛一起进了屋。

    “名单上的人统统都得去,回来等通知就好了。”景博达抱着小北溟坐在自己腿上道。

    丁海杏闻言不厚道的笑了,“长辈们这是有多不放心你们才会有一个算一个。”

    “呵呵”大家都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走”丁海杏看着他问道,“也好准备起来,另外问问后勤养殖基地在哪儿,我们也好通信给你寄东西。”

    “对对”红缨忙不迭地点头道,“大食堂的饭菜不如家里做的好。”

    “我就是下去锻炼的,你们这样还怎么锻炼。”景博达鼓着腮帮子说道,眼底却尽是笑意,“而且养殖基地还能缺了吃的。”

    “少糊弄我,那是集体的,鸡鸭鱼肉也是给操练辛苦的战士们补身体的。你们只有养的份,别说吃了,连站在一边看的份儿都没有。”红缨不客气地说道。

    “呵呵”被当场戳穿的景博达尴尬的笑了笑道,“我给你们地址还不行吗”

    “这才对吗”红缨乐不可支地说道。

    “我回来的时候,看见许多干部在打包行李支援地方。”景博达轻蹙着眉头道。

    “正常啊要稳住大局,地方上现在缺人,没有比纪律性更强的兵哥哥们更好的。”丁海杏眼底划过一抹幽光问道。

    “这样博达哥你就更该放心了。”红缨扬起下巴,像一个摇着尾巴的小狗似的。

    丁海杏皱起眉头,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容易,也没那么简单。不过兵哥哥确实是定海神针般的存在,他们的支援快速的稳住了局面。

    “哦对了,回来时,通信员这是杏花坡寄来的信。”景博达从兜里将信掏出来递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直接将信拿出来,抖开,一目十行的看完。

    景博达看着丁海杏微微扬起唇角,好奇地问道,“战妈妈有什么好事”

    “我姑姑进入了县革委会的领导班子了,主抓渔业生产。”丁海杏目光从信上移开落在他们的身上道。

    “哎呀这可真是好事。”红缨高兴地说道,“也不知道杏花坡还好吧”

    “也不知道他们适应吗”景博达担心道,他从丁国栋那里知道有一部分专家教员下放到了杏花坡。

    “不会有事的,肯定比城里好,村民们淳朴善良非常尊重读书人。跳出农门的最好的出路就是上学,现在倒好,路给堵死了。教员们到来可以说是巴不得呢尤其是学问那么高的教员。哪怕知道他们成分不好,为了孩子们的将来,他们的阅历决定了他们也不会像头脑发热忘恩负义之人的。”丁海杏冷静且冷酷地说道,“当然他们得心态的调整好。不然的话,谁也救不了他们。”

    “这倒是”景博达点点头道。

    “不过良言一句三冬暖。”红缨看着他们说道,“希望能抚平他们心里的伤痛。”

    “嗯”景博达点点头道,“他们也都是老运动员了,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是好的。”

    aaaaaa

    “铛铛”悠远的钟声随着晨曦响了起来。

    上工的钟声敲响,村民们三三两两的走到了打麦场。

    丁爸眼神扫了一圈,粗略的看人差不多了,有不废话,直接说道,“走上工了。”

    “等一下,等一下。”

    大家寻声望去,看着在这群人中间,明显有一些人,虽然穿的破破烂烂的,可这精气神看得出来跟这些农民不一样。

    他们是城里来的教员,领头的看向丁爸道,“丁大队长,我们还没自我批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