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心态淡然

作品:《六零俏军媳

    “说好了不生气的,你也得体谅我这当妈的心情,咱家闺女二十多了,这一等不知道猴年马月了,女人能有多少时间。”陈桂兰十分沮丧地说道,细若蚊声地说道,“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

    “这件事交给雅楠自己处理。”冷卫国沉吟了片刻道,“其实我挺羡慕那小子,有勇气说出了我想说的话。”抬眼看着她又道,“女儿的坚持更让我高兴,人难得有一件令人坚持的事情。我们做父母的还能说什么”

    “你们父女俩一个鼻孔出气,我还能说什么”陈桂兰只好举手投降,收拾好行李让他带走。

    “等等,你走了,我们怎么办”陈桂兰追着他问道。

    “你尽快啦”冷卫国边走边说道。

    “那我等雅楠回来,我们在进城,收拾东西也要时间的。”陈桂兰看着他的背影道。

    “你自己决定吧”冷卫国挥着手出了一号院,去办公室与高进山交接一下工作后马上就走。

    高进山熟悉这里的一切,日常又辅助冷卫国工作,所以两人交接很快的。

    交接完工作,冷卫国与罗双全两人马不停蹄的跟赶场似的走了。

    冷卫国临走的时候,还特地嘱咐新上任的高进山与老江,照顾好景海林与战常胜的家属。

    不能因为人员的调整就疏忽了丁海杏他们。

    这点儿两人向冷卫国保证,不会有变化的。

    aaaaaaaa

    “战妈妈,战妈妈。”景博达蹬蹬的跑进来道。

    “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跟火烧屁股似的”丁海杏扶着国瑛站在茶几旁,快一岁的小丫头,开始练习走路了。

    景博达看向应新新回避她的视线,这话可不好说。

    心思细腻的应新新察觉他故意躲避,于是道,“景哥哥,因为我,有什么不方便的说了”

    “我怕我的话引起你的伤心。”景博达先打打预防针道。

    “说吧什么话,我听了会伤心”应新新忽然一脸惊恐地看着他说道,“难道是,我爸爸出事了。”

    “不是,不是和你爸爸没关系。”景博达赶紧解释道。

    “景哥哥,真被你吓死了。”应新新拍着自己胸脯道,“和我爸爸无关,我伤什么心,景哥哥说吧”

    “快说吧”红缨催促道,双眸中尽是兴致。

    “我刚才听说冷伯伯要走了。”景博达喘了口气说道。

    “走去哪儿”红缨好奇地问道,突然担心道,“不会是”

    “是高升了,高升是此次干部进行大的调整,冷伯伯高升了。”景博达赶紧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好笑地看着她道,“一个个都草木皆兵似的。”

    丁海杏目光担心地落在了应新新的身上,难怪景博达会说她心里不好受,同样是人,自己的父亲位置比人家还高,现在父亲跌落尘埃,人家却高升了。

    心里自然不舒服了。

    应新新察觉丁海杏关切地目光,“不舒服会有的,人家也是服从组织安排。”

    “你能这么想最好了。”丁海杏目光柔和地看着她道,“虽然现实对你很残忍,人就得看开点儿,不然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我懂”应新新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高升,那是好事啊”又追问道,“去基地话,几号啊”

    “五号”景博达伸出一个巴掌道。

    “哇哦副军级了。”红缨惊讶地说道。

    “那咱们这里呢一号走了,谁是继任者。”丁海杏施施然地问道。

    “高叔叔。”景博达看着他们宣布道,“江叔叔应该叫江二号了。”

    “他们高升了,对咱们的生活没有大的变化。”丁海杏悠悠然地说道。

    “有高叔叔他们在,营区也会保持平稳的过度,不会掀起大的风浪。”景博达清澈的双眸闪着精明的眸光地意味深长地说道。

    丁海杏笑着点点头道,“稳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如果爸在的话”红缨遗憾地说道。

    “小官迷,你爸可不在意名利的。”丁海杏闲闲地看着他们道,语气端的是云淡风轻。

    “嘿嘿是我说错话了。”红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振臂一呼道,“爸爸在进行伟大的事业,也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

    “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肯定好喽”丁海杏满脸笑意地说道。

    “战妈妈,我还听说,对我们这些孩子有了重新的安排。”景博达将打听到的告诉了他们。

    丁海杏闻言高兴了起来,“这是好事啊博达这下子要当兵了。”

    她还担心孩子们的未来如何安排呢一下子就解决了,年龄也刚刚合适。

    景博达的脸上却没有喜气,丁海杏看着他不解地问道,“怎么了你,这是好事,怎么看你不太高兴。”

    “我怕政审过不了关。”景博达说出自己的担心道。

    “不会的,你爸爸、妈妈在为国家工作,那就证明一点儿事都没有。”丁海杏信誓旦旦地说道,“如果有事情的话,早就有消息了,这都快一年了。”

    “就是从事国家级的工程,国家会保护景爸爸与景妈妈的。”红缨双眸亮晶晶地看着他附和道。

    “要不,你去问问你高叔叔。”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好”景博达点头道,随即又摇头道,“不了,高叔叔这两天很忙,我还是过两天再去吧”

    “也好”丁海杏点点头道,心里嘀咕应该没问题吧这个还真不能确定,景博达的家庭背景是无法忽视的。

    “战妈妈,战妈妈。”景博达轻声叫着陷入沉思中的丁海杏道。

    “嗯”丁海杏抬眼看着他道。

    “别动国瑛站着尿了。”红缨赶紧提醒道。

    丁海杏也不敢动了,等国瑛放完水,“真是一丝一毫都不能放松。”伸手摸摸她的棉裤,“幸好岔开了腿,只尿湿了外裤。”说着给她脱了下来。

    “裤子给我,我来洗。”红缨起身拿起了脏裤子,又去屋内收拾了一下国瑛用过的尿布,拿出去洗。

    景博达从厨房拿来了墩布,拖了拖地,低头看着丁海杏道,“战妈妈,别担心,政审能过我开心,不能过我也不会伤心的。”话落拿着墩布去了院子冲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