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 保证完成任务

作品:《六零俏军媳

    “调令你们都接到了吧”冷卫国看着他们两个道。

    “接到了”两人齐齐点头道,同时又微微皱起了眉头,速度快的没有给他们反应时间。

    高进山迟疑地看着冷卫国道,“可是”

    “咱们马上交接,我今天晚上就走。”冷卫国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张纸递给了高进山道,“你们俩看看,这些是去地方支援的干部的名单,通知他们做好准备明天晚上就走。”

    高进山与江二号看着名单,上面有百十来号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高进山抬眼看着冷卫国道,“这些人,都走。”

    “没错,都走”冷卫国一脸严肃慎重地说道。

    “一下子抽调要这么多人”老江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

    “不多了,地方上现在正值用人之际,”冷卫国眸色深沉地说道,“同志们,形势严峻啊”

    高进山与老江两人闻言面容严肃,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感觉肩上的担子很重。

    “上级委托我现在跟你们两人谈谈。”冷卫国眸光锐利地看着他们,沉声说道,“我就一句话,能将队伍带好吗”

    两人彼此看了一眼,目光又看向冷卫国,沉稳有力地说道,“能”

    “之所以把你们两人放在现在这个位置上,是因为你们也是老运动员了。我和上级都相信,你们两个有办法将部队带好了。”冷卫生视线锋利地看着他们,醇厚的声音又敲击着两人的耳膜道,“时刻要记住,常备不懈,守卫海疆你们担任着海防值班的重任,它的稳定与否就看你们二人了。有问题吗”

    “保证完成任务。”两人目光坚定朗声说道。

    “我本来还担心,看到这个名单后,我不担心了。”高进山淡定从容地说道,“你把不安定的因素全去除了。”

    “总有些人趁着运动来了,如跳梁小丑一般蹦跶,想将地方上的那一套也搞过来。”冷卫国咬牙切齿地说道,眼珠子瞪着他们道,“不过也不能松懈,你们接手后,给我要瞪大了眼睛,好好的看着,尽一切可能训练与政治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不能把战斗力降低了。”食指点着他们两个道,“到时候,部队游不动、拉不开,打不响,我要一死以谢天下,但是在我死之前,我一定会拿了你们两个的脑袋在阵前祭旗,明白吗”

    两人站起来,如青松牢牢扎根在地上一样,铿锵有力地说道,“明白”

    “好,明白就好”冷卫国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他们道。

    “至于孩子们的安排,根据上级的文件指示办就行了。”冷卫国嘴角噙着笑意说道。

    “那太好了,有事做,终于不用担心他们了。”高进山松口气道,这些日子为了真是头疼死了,在工作上忙得焦头烂额,回家来也安生不了,臭小子一天不惹事心里就不舒坦。

    即便棍棒底下出孝子,可也不能一直揍吧孩子们个头的都超过自己了。

    冷卫国把该说的都说了,挥手让他们离开,“赶紧去工作吧”

    “是”

    高进山与老江出了一号院,高进山叫住他道,“老江、老江。”

    “干什么”老江回头看着高进山眉梢挑了挑道。

    “咱们俩得私下定定调子。”高进山拉着他站在了开阔地道。

    “这还用定调子吗上级不是说了一个字稳。”老江眼风犀利地扫向他道,“谁特么的砸了老子的饭碗,老子就砸谁的饭锅。”

    高进山闻言嘴角猛的一抽抽,没想到斯文的老江现在也这么的鲁,随即附和道,“对阵地在,大家都好,阵地丢了,那我们就都掉海里了。总之一句话把想冒头的都给我死死的摁下去。把前后尾巴都夹好了,搞好政治和训练。”

    “具体的呢”老江目光凝视着他道。

    高进山来回的踱着步,停下脚步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道,“这样从现在开始,营地上下,所有的课外时间,全部学习政治,文化课先停了。”

    “文化课不能停。”老江立马说道。

    高进山也明白过来道,“课不停,只不过内容要改成政治。”

    老江闻言点点头,随即补充道,“而且班务会、连务会,大会、小会,每次开会都要学习上级精神。”

    两人齐声又道,“要背下来,出口成章。”

    “对”高进山继续说道,“这个要人人过关,个个相互检查。”

    这样就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搞别的事情,想要背下来它们且得有时间呢

    老江又说道,“所有外出人员必须经过咱俩的同意与批准。”竖起食指道,“对于操课不认真的单位,作风松散的单位,要派出检查背诵情况,人人都得会背,说梦话都得说这个味儿。”

    高进山诧异地看着他,真是比他还狠,朝他竖起大拇指道,“你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隔壁的,瞎折腾的,现在好了,大小头头儿给换了。”老江心有余悸地说道,“这阵地丢了,咱的饭碗也就丢了。前车之鉴啊”

    “走”高进山叫上他一起去了办公室,正式走马上任。

    aaaaaaaa

    冷卫国送走了他们两个,催促陈桂兰给他收拾东西。

    陈桂兰边收拾东西边说道,“老冷啊咱走了,这雅楠怎么办”一脸的愁容。

    “她留下呗”冷卫国简单地说道,“调我离开,又不是她离开。”

    “我说的是女儿的婚事。”陈桂兰叠着她的军装,放进了行李袋中。

    提起大姑娘的婚事冷卫国的脸也垮了下来,那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而他们的好女婿写了一篇实事求是的文章,结果本来都选好了日子,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没了新郎,婚礼则取消了。

    但婚事雅楠不肯取消,说是多久都等,这两天去探望他了。

    “你想怎么办”冷卫国看着她道,“取消婚约,这事得听雅楠的意思”

    “她的意思那丫头一根筋。”陈桂兰停下手里的活计,抬眼看着他道,“呶我说了你可别生气,那边都说不想耽误咱家雅楠了。”这话音刚落就看见冷卫国那阴沉如锅底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