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母子斗法

作品:《六零俏军媳

    “妈妈,我陪你。”丁如鸿从沈校长身上滑下来,颠颠儿的跑到沈易玲跟前拉着她的手道。

    “还是我闺女好。”沈易玲拉着丁如鸿的手亲昵的说道,自怨自艾地说道,“你姥姥、姥爷,现在天天嫌弃我。”

    “在孩子面前胡说什么”沈母看着她说道。

    “嘻嘻”沈易玲拉着女儿一起出去。

    自从家里出事后,她的工作也停了,就深居简出,加上又因为有孕,所以沈易玲就更加减少外出了。

    活动量骤然减少,怕生孩子困难,所以就在家的院子里转圈圈。

    沈母和沈校长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眼,会心一笑。

    沈校长起身道,“我也该出去溜达、溜达了。”

    “你还要出去啊小心点儿。”沈母叮嘱道。

    “知道了,我穿的破破烂烂的,包着围巾,别人认不出来的。”沈校长拍着胸脯说道,“我有万全的准备的,也就天冷的时候能去,天热了我就不能做奇怪的扮相了。”

    “我是拦不住你了。”沈母跟着他进了卧室道,“反正你路上小心点儿。”

    “知道了。”沈校长认真地点头道。

    aaaaaa

    冷卫国放下碗筷道,“我走了。”起身离开。

    陈桂兰追上去,拿下挂在衣架上的衣服,撑着道,“老冷,你看这样行不行,也把孩子们安排在服务社。”

    “你在瞎捉摸什么服务社屁大的地方,可能安排多少人。”正穿着衣服的冷卫国哭笑不得道。

    陈桂兰走到他的身后,拍着他的肩膀道,“那不行的话,让孩子们去后勤基地,我们也不让他们体会我们长征时期的艰难。就是让他们去亲自体会一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磨一手老茧,练一颗红心,反正不能让他们闲着。”

    “这事等我开会回来再说。”冷卫国急匆匆地说道,跑向书房,拿起自己的公文包就出了家门。

    陈桂兰追出去家门道,“他们要是能像博达那孩子那么省心就好了。”

    “那就不是咱儿子了。”冷卫国好笑地时候道,不过到是了一个方向。

    陈桂兰边走边说道,“这事你可的你记心上啊这关系的可不止咱家强子一个。孩子们可都闲着呢闲了就容易惹是生非。”

    “你儿子平时可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住,现在让他扛着锄头下地,你不心疼啊”冷卫国边走边说道。

    “强子那小子,不好好的磨砺、磨砺不行。”陈桂兰还拽起了文,“宝剑锋从磨砺出,他就是吃苦太少了。”硬起心肠道,“我宁愿他现在吃苦,也不想他将来受苦。”

    “行,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心疼。”冷卫国停在车前扶着打开车门,看着她严肃地说道,“回来我亲自练他。”

    “那可说定了。”陈桂兰拦在车门前道,“别一心扑在工作上,把儿子的事情给忘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假如没有时间的话,我安排个铁石心肠的人来训练他行了吧”冷卫国看着她又道,“让开,我要上车。”

    “哦哦”陈桂兰赶紧让开了位置。

    冷卫国弯腰钻进了吉普车内,马德彪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绕过吉普车,坐进了副驾驶座。

    冷卫国一声令下开车。

    车子一下子就冲了出去,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陈桂兰的眼前。

    浓重的汽油味儿呛的陈桂兰直咳嗽,“咳咳”

    陈桂兰咳着进了屋,直接进了冷强的卧室。看着睡的四仰八叉的他,太阳穴直突突。

    一步走上前,一把将他身上的棉被给掀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寒冷刺激的冷强一下子醒了,看清来人后,吓的双臂抱着全身,不满地说道,“妈,您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男女有别。”

    “还男女有别,毛都没长齐呢你是我生的,还遮什么遮。”陈桂兰气呼呼地说道,“还不赶紧给老娘起来。”

    “起来干什么”冷强打着哈气地说道,“又没事干还不如睡觉呢”看向她手中的被子道,“妈,我冷。”

    “也就每天早餐的时候,咱们一家人能聚在一起,你倒好睡的昏天黑地的。”陈桂兰将被子仍到了他的身上,又生气道,“你给我掰着手指头算算,你有多久没见过你爸了。”

    冷强裹紧棉被一本正经地说道,“老冷同志忙,老冷同志为事业奉献一切。”

    陈桂兰挥舞着手臂道,“臭小子皮痒了不是,竟敢打趣你爸。”催促道,“赶紧麻溜的起来,吃完饭给我把菜园子翻了。”

    “妈,都说清明前后,种瓜种豆的,现在离清明还有半个月呢现在翻地,到时候不还得再翻一次。”冷强单手托腮,懒洋洋地说道。

    “行,还知道清明前后、种瓜点豆。”陈桂兰满脸笑容地说道。

    “天天听你唠叨农谚,想不记住都难”冷强抬手揉揉眼睛道。

    “快起来,不然早上饭可是过期不候。”陈桂兰沉下脸来道。

    “妈,您要让我起床,您先出去,您在这儿,我怎么穿衣服。”冷强挥挥小手道。

    “三分钟”陈桂兰走到房门口看着外面的挂钟道,回头看向儿子道,“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说着出了他的房间。

    冷强麻溜的边穿衣服,边嘀咕道,“妈你比爸还狠。”

    “那是因为你爸没时间管你。”陈桂兰提高声音道,“快点儿啊时间过了可就”

    “来了,来了。”冷强将被褥叠好后,出了卧室,洗脸刷牙后,坐在了餐桌前,唏哩呼噜的吃早餐,放下筷子道,“妈,我去找建国、千里他们玩儿了。”

    “回来。”陈桂兰叫住他道。

    “干什么”冷强回身看着陈桂兰道。

    陈桂兰下巴朝餐桌点点,冷强不明所以地说道,“干什么”

    “洗碗。”陈桂兰缓缓地说出两个字道。

    “妈,我是男人耶”冷强夸张地说道。

    “男人怎么了,特殊了。”陈桂兰食指点着餐桌道,上下打量着他道,“我咋不知道你有啥特别的。”

    “这都是女人的活计,我一个大男人围着锅台转。”冷强坚决的摇头道,“会被人笑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