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章 表现出色

作品:《六零俏军媳

    被长辈们这么盯着,丁如鸿咧嘴一笑,端着空碗道,“妈妈,饭饭。”

    “来来,姥姥给你盛。”沈母接过孩子的空碗从凉的差不多的碗里盛小米粥。

    “你现在的工作如何你是新手,要多听、多看、少说话,多像别人学习、学习。”沈校长看着丁国栋问道。

    丁国栋坐直了身体,一脸正色地说道,“是”老丈人问起这个,他立马开心地说道,“如我们所想的,现在要尽快的恢复生产、生活。”连声音中都透着愉悦。

    “有那么容易吗那些人没给你使绊子吗”沈易玲担心地问道。

    “那些人倒是想,只不过被排除在外了。”丁国栋高兴地说道。

    “怎么可能他们啥脏活累活都干了。”沈易玲惊讶道。

    “老话说的不错出头的椽子先烂。”丁国栋剑眉轻挑地说道,“叫他们干别的还行,恢复生产、生活,就不可能了。”

    “没有他们捣烂,你工作岂不是很容易。”沈易玲看着他高兴地说道。

    丁国栋皱着眉头微微摇头说道,“恰恰相反,现在人心惶惶的,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由于他们起先不是受到冲击了,胆子变小,说话都唯唯诺诺的,决策更是优柔寡断,生怕担责任。”

    “很难说服他们吧”沈易玲想想都替他发愁。

    “嗯心伤难治。”丁国栋叹声道。

    “工作很难开展吧”沈校长放下筷子担心地看着他道。

    “是啊”丁国栋看着老丈人汇报工作道,“我现在天天下基层摸底儿,进行宣传教育工作。”

    “宣传教育什么”沈易玲好奇地说道。

    “耐心说服群众认清大局,消除他们心里的芥蒂,尽快的恢复生产、生活。”丁国栋兴致高昂地说道,“深入生产车间与生产班组,甚至到群众的家中,消除他们心中的担心,请大师傅重新出山。”声音低沉有力。

    沈易玲扬眉轻笑道,“效果不错,终于不再是满城的垃圾了。幸好是冬天味儿不大,想想去年夏天那味道真恐怖,蚊虫苍蝇乱飞,真怕疫病起来。”使劲儿的摇摇头,真是想起来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干得不错,周到又细致。”沈校长黑瞳晃了晃,欣慰看着他道,醇厚的声音中透着对他的肯定。

    “啊我还真没想到,你干的这么好。”沈母笑着说道,不是夸张,即便有老头子这个狗头军师,这工作可不好做,不是歧视国栋,而是隔行如隔山。

    丁国栋被夸的不好意思挠挠头腼腆地说道,“这是跟我爸学的,我爸在夏收与秋收的时候开镰之前,总要站在石磨上做战前动员大会。”

    “亲家也是干部,有些道理都是相通的。万变不离其宗。”沈校长视线落在他的身上,满是笑意地说道。

    “其实这也是跟爸您学的,不应该说跟解放军学的。”丁国栋羞涩地笑道。

    “跟我学的”沈校长诧异地指指自己道,“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教过你。”

    “爸您忘了,您找那些专家教员谈心,让他们安心的工作,消除他们心里的恐惧。”丁国栋眉宇间增添了一抹笑意道。

    沈校长闻言一愣,眼中地笑意稍纵即逝,遗憾道,“可惜胳膊拧不过大腿。”

    “爸我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现在不是要恢复生产、生活了。”丁国栋宽慰老人家道。

    沈易玲赶紧继续原来的话题道,“你就这么直白的让人家放心啊他们凭什么听你的。”

    “当然不能这说了,我就像是拉家常一般,拿出诚心,三顾茅庐,请原工厂的领导和工程技术骨干出山。”丁国栋笑着说道。

    “这有点儿像我们的组织谈心,新兵刚入伍不久,一时间很难适应部队的生活,所以一天熄灯号响过后,班长会把某位新兵约了出去。一人一个小马扎,坐在营房的山墙下,看着月光拉开了家常,关心他们的训练与生活。”沈校长开心的说道。

    “对就说那样。”丁国栋抬起手腕看了下表,站起来道,“哦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爸爸再见。”丁如鸿伸出肉乎乎地小手摆了摆道。

    “再见”丁国栋挥挥手道,“在家里要乖乖的。”

    “嗯”丁如鸿乖巧的重重点头道。

    “我走了。”丁国栋看着他们道。

    “快走吧别迟了。”沈母催促道。

    丁国栋笑着挥挥手,“我上班了。”转身出了家门,又推着自行车离开了。

    aaaaaa

    “穿林海,跨雪原迎来春色换人间”沈校长抱着外孙女轻轻地哼唱道。

    沈母洗好碗筷进来,诧异地看着他道,“这么高兴啊都唱起林海雪原来了。”

    “就因为国栋表现的出色。”沈母笑着说道。

    “嗯”沈校长喜形于色地点点头道。

    “你很难这么夸赞一个人的。”沈母轻笑道,“他就那么好。”

    “看妈说的,难道我家国栋不好吗”沈易玲闻言噘着嘴说道。

    “你这丫头,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沈母食指戳着她的肩头道,“国栋好,非常好,话说回来,他非常的细心。”

    “世事洞明皆学问”沈校长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们可别这么夸他们了,在夸他,国栋就更投入工作了。还不得更晚回来了。”沈易玲赶紧说道。

    “你可不许拖国栋的后腿啊”沈校长一脸严肃地看着她说道,“你不知道现在国栋的工作真是步履维艰,要稳定局势,恢复生产秩序。需要说服他们,团结起来,可不容易。”

    “为什么”沈易玲不解地说道。

    “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沈校长发愁道,“他能做到现在的阶段,真是非常努力,还能取得现在的成绩,不容易。”

    “是是是我家国栋劳苦功高,作为他的爱人,我不会拖他的后腿的。”沈易玲举手保证道,“我保证好了吧”

    “油嘴滑舌的。”沈母看着她摇头失笑道,“玲儿,你也别一直坐着,起来活动,活动,生的时候好生。”

    “是是,我去转院子里转圈圈。”沈易玲起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