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烦心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妈被定性为狗特务,我爸是特务的走狗,我早该想到的,事情没那么容易。”应新华失魂落魄地起身道,“谢谢冷伯伯据实已告。”

    “唉”冷卫国轻叹一声抬眼看着他道,“孩子,你要相信组织,会给你爸一个公道的。我们要耐心的等待。”

    “等待”应新华嘴角扯出一抹讥诮地冷笑道。

    丁海杏察觉他神色不对赶紧说道,“一号,既然没有消息,我们先回去了。”说着起身拉着应新华就走,边走边回头说道,“一大早的,打扰你了。希望有什么最新的消息。”

    “我会通知你们的。”冷卫国站起来看着他们道。

    “谢谢。”

    空气中只留下谢谢两字,丁海杏和应新华出了一号院。

    陈桂兰摆好了碗筷提高声音道,“孩子他爸,开饭了。”

    冷卫国洗了洗手坐在了餐桌前,“强子呢”

    “还没起床呢”陈桂兰说完就后悔了,赶紧描补道,“昨儿晚上看书看的太晚了。”

    “啪”冷卫国拍着桌子,虎着脸道,“看书你就是编也编些靠谱的。那混小子什么都可能干,就是不会看书。”

    “那也不能怪孩子们吧都停课半年多了,整日里无所事事的,你让他们怎么办本该正是读书的年龄,却你让他们干什么”陈桂兰倒打一耙道,“你这个当爹的也不说想想办法,在待下去就真成了猪了。”

    冷卫国看着她无奈地说道,“我才说一句,你就说了一大堆。”

    “我说错了。”陈桂兰掐着腰瞪着他道,“在学校甭管咱家强子学习好坏,好赖还有四面墙将他给围在里面,可现在呢不都回来了,咋还不开课。”

    “你问我,我问谁去”冷卫国没好气地说道,不过孩子妈说的也在理儿,得想办法将他们给围起来,像应新华似的,有事做就不会闲的没事找事做。

    陈桂兰将筷子递给他道,“吃饭,吃饭。”坐下来,转移话题道,“新华的爸爸真的不能被解放出来,咱们学校的老师不也从劳动改造中解放出来了。”

    “他们不一样。”冷卫国握了握手中的筷子道。

    “有啥不一样”陈桂兰一头雾水地看着他道。

    “跟你解释你也听不懂。”冷卫国看着她摆摆手道。

    “你不解释我怎么听得懂。”陈桂兰央求道,“你掰开了揉碎了讲给我听不就好了。”

    “好吧我这么说,子弟学校的老师是被我们下放下去劳动改造的,是为了躲避学生们疯狂的权宜之计。而新华的爸爸是上级下令的。我是无权过问的。”冷卫国简单地说道,“所以他想被解放,很难”

    “为什么”陈桂兰不解地说道,“我觉得应三号,人还不错,挺好的。”刻意压低声音道,“和你的理念很像耶”

    冷卫国冷眼扫过去,陈桂兰赶紧说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埋头道,“我吃饭,吃饭。”

    “你也不看看被解放出来的都是些什么干部。”冷卫国想起来,这怒气更盛道,“被关在里面的人,为了自己能争取解放,都拼命的咬别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那被咬的人不是很冤枉吗”陈桂兰咂舌道。

    “死道友不死贫道他死好过我死。”冷卫国已经被气的没脾气可发了,“这革命这么多年,谁知道到最后会不会革了自己的命。”

    自运动以来,什么狗屁醪糟的事都见过了,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啊

    “你可要谨言慎行,别让人家革了你的命。”陈桂兰闻言害怕地说道。

    “知道,知道,吃饭,吃了饭,我待会儿还要去城里开会呢”冷卫国拿起一个黑面馒头道,嗷呜一口咬掉了一半。

    “开会”陈桂兰陡然拔高声音道。

    冷卫国咽下嘴里的馒头才道,“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你不知道,我现在一听见开会两字,就心惊肉跳的。”陈桂兰拍着胸脯脸色煞白、煞白的。

    冷卫国放下手中的筷子,拍拍她的手臂道,“放心,我会随大流的,不会特立独行,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言论的。”

    “那就好。”陈桂兰抓着他的手还瑟瑟发抖,“开几天会”

    “两、三天吧”冷卫国看着她模糊地说道。

    “那还好,短时间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吧”陈桂兰忧心忡忡地说道。

    冷卫国冷笑一声,没有告诉陈桂兰外面的情况,运动已经发展到,打到一切,夺取果实的阶段,所有的机关单位瘫痪,学校停课,工矿停产,有些地方甚至动手了,地方上陷入一片动乱局面。

    看似平静的营区,下面也是蠢蠢欲动。不可能久不在家的,久则生变。

    aaaaaa

    丁海杏和应新华出了一号院,拉着他到了僻静的地方,甩开他的手,冷着脸道,“你刚才不顾场合,想干什么”

    “战妈妈我爸出不来了。”应新华捂着脸蹲在地上大哭道,“我妈没了,死无对证,她连证明自己无辜的机会都没有了。”一拳打在了泥土里,“为什么为什么,我恨我妈妈,那么多人艰难的熬着,她为什么要走,以为一了百了姥姥、姥爷没了,我们也很伤心,她不但是姥姥、姥爷的女儿,还是我们的妈妈,她就不为我们多想想。”

    丁海杏看着像受伤的小兽一样嘶吼的应新华道,“也许你妈妈为了你们才会觉得,没了自己,你爸和你们就没事了,不想拖累你们。”

    “呜呜”应新华捂着嘴大哭,丁海杏看着心里难受,拍拍他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这时候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

    “姐”应解放看着他们俩道。

    丁海杏闻言心里咯噔一声,不动声色地站在了应新华的前面,“解放你在这儿干什么”

    应家兄妹俩到来,她最怕他们和应解放碰面,好在解放忠实的执行着战常胜的命令,无缘无故的不许回家好吃好喝的。

    而如果改善生活的话,丁海杏将做好的东西让博达送到他的宿舍,与室友们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