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解放

作品:《六零俏军媳

    冷卫国也怕孩子们坐久了心浮气躁,所以在春节后,尽快的给应新华安排了一个在服务社后面搬搬抬抬的活计。

    后勤基地就是干活的那也是兵哥哥,不可能让半大的孩子去的。

    而服务社就不同了,从事工作的都是军人家属。

    在后仓工作,也不扎眼,在丁海杏看来就是超市的码货员,当然这个活计轻松的很。

    搬搬抬抬的活儿应新华带着厚厚的手套也不影响他工作,也冻不到。

    早出、晚归,正好避开了人群。

    这工资丁海杏给开,主要目的就是围着他。

    而今年这个春节,由于风暴越演越烈,以排山倒海之势展开全面夺权的关键时刻。

    所以这个春节,应上级大力宣传“移风易俗、破除迷信,过一个革命化春节”。大造几千年来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旧风俗、旧习惯的反。大立无产阶级的新风俗、新习惯。什么敬神、拜年、请客、送礼、吃喝、玩乐,都统统见鬼去吧

    春节国定假取消了,原有的传统习俗也没人敢坚持了,除非活腻味了。本来热热闹闹的过年氛围也没有了。营区也非常冷清,丝毫没有了以往过年时的喜庆祥和气氛

    过年期间各家个户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

    丁海杏准备了好多好吃的,靠海吃海,海鲜居多,反正离家属区远,过年嘛可劲儿的造顿好的。

    就是被指则也没关系,海鲜自己抓的,出格的东西,丁海杏可没敢向外拿。

    营区内高音喇叭播放着革命歌曲,营区也为了迎合上级,春节期间坚持进行革命训练。

    而在乡下繁琐的祭祖仪式也就给破,尤其是对点蜡烛、烧锡箔、跪磕头等,具有明显的“迷信”色彩的活动,更是坚决“移风易俗”。

    所以杏花坡的春节与往年相比也是冷清的很。

    不过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三十祭祖,丁爸将饺子从碗里拨出来两个在地上,意思意思。

    这个年就冷冷清清的过完了。

    aaaaaa

    应新华和应新新也没有搬走,这小子最近又有迷上了练武,练武就带着一丝狠劲儿,要揍扁那些害爸爸的混蛋。

    景博达很担心那孩子走向极端,丁海杏笑了笑道,“你就别担心了,被困在这四方天空下,他能干什么你让多读点儿书,正确的引导他就好了。”

    景博达眼前一亮道,“对呀只要好好的引导他就好了。”

    “战妈妈,战妈妈。”应新华冲冲地跑进道。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这才多久,自己就从丁阿姨变成了和景博达一样的战妈妈了。

    丁海杏看着满头大汗跑进来的应新华道,“你不是才刚去上工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应新华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我”

    “慢慢说,不着急,喘口气。”丁海杏双手下压柔和地说道。

    应新华伸手顺着自己的胸脯,气喘匀呼了才道,“我听服务社的婶子说,被关着的人里面,解放了一批干部出来。”

    “爸爸要出来了吗”应新新满脸狂喜激动地说道。

    “真的吗那可是好事。”景博达看着他笑着说道。

    “这个不知道。”应新华摇头道,目光看向丁海杏道,“战妈妈,您可不可以找冷伯伯那个”小心翼翼地说道,“打听一下好不好。”

    丁海杏闻言眉头微微皱起,斟酌着说道,“这个我可以去问问,不过你别抱太大希望。”事先给他打好预防针道,“而且你能确定出来后,不会再进去。别忘了被扣上帽子的人,运动一来,就被提溜出来溜溜。”

    一盆冷水浇下来,将应新华心头的火热希望给浇了个透心凉,“这个”迟疑道,“无论如何先打听一下。”

    “博达、红缨你们在家里看着沧溟,二小子与国瑛,我和新华去一下一号院,问问情况。”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道。

    “妈,去吧家里有我们呢。”红缨笑着点头道。

    “哥哥,我也想去。”应新新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如小狗似的,希冀地看着应新华道。

    “你在家里待着。”应新华想也不想地说道。

    “哥”应新新拉着长音娇声道。

    “乖,在家里等着。”应新华伸手拍拍她的脑袋道。

    “这样博达你们先吃饭吧我们去去就来。”丁海杏看着孩子们道。

    “妈,不着急,时间还早呢我们等您回来一起。”红缨催促道,“妈快去,别冷伯伯家开饭了,就不好了。”

    “走走,新华我们快走。”丁海杏招呼着应新华一起出了门。

    两人脚步匆匆的去了一号院,敲开了大门。

    “嫂子,这么早打扰了,一号在家吗”丁海杏站在大门外不好意思地说道。

    “在呢快进来,快进来。”陈桂兰打开门让他们进来道,“这么早有什么事”

    “我们找一号有点儿事情问一下。”丁海杏边走边说道,穿过了院子,进了客厅。

    冷卫国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最新的中央报纸,看见他们进来放下报纸道,“看你们急匆匆地又什么急事”

    “你们聊,我去厨房。”陈桂兰看着他们说道。

    “打扰嫂子了。”丁海杏不好意思道。

    “你们聊,你们聊。”陈桂兰说着离开了客厅,进了厨房。

    丁海杏看着冷卫国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听说解放了一批干部,想问问他爸的事情”

    “冷伯伯,我爸他”应新华一脸焦急的看着他问道。

    “来坐下,我们坐下说话。”冷卫国招呼他们俩人坐下,才道,“这个事,我目前没有接到任何的消息。听说你爸在里面非常的顽固,不承认自己执行的是单纯的军事路线,也不承认自己有不当的言论。你爸的历史问题严重,而且这里面牵扯到你妈的关系背景复杂,还有海外关系。所以”

    事实上,他们现在谁也不能和应太行见面,具体的消息他们也不知道,传出来的只言片语,谁知道是真是假。

    不过就凭传出来的这些,应太行那执拗的性格,在里面好过不了。

    现在又牵扯到历史问题,想解放出来,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