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戏法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博达回去找丁海杏商量这件事,丁海杏看着他轻笑说道,“房子你找大队施点儿小恩小惠,一个破房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至于想留在城里,没有一技之长,文化水平又不高,通过招工获得城镇户口有多难,真是难以上青天,就别费那事了。

    上山下乡运动一来,城里的无业的孩子们统统都赶到乡下去,练一颗红心,磨一手老茧,刨地球去。

    最多帮他们参谋一下,去杏花坡,杏花坡虽然地少,可是运动来了并没有影响海上养殖,所以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看来他们也知道乱可以,却不能玩儿坏了,让敌人有机可乘。

    真是农村是口筐,啥都可以装。

    景博达听从丁海杏的弄间海草房,将他们六个孩子安置了进去。

    孩子们捡来的破烂也有地方存放了,空荡荡的房子里,有了桌椅板凳,甚至还有床了。

    这都是孩子们捡来的,发现这里面弯弯绕绕也多着呢

    景博达提议捡来的,尤其是家具把上面的花纹打磨平了,直接拉到旧货市场,不错的商机,能养活自己,不在是四处讨饭。只是粮食都买的高价粮,挣来的勉强糊口而已。

    最后发展到都会做木工活了,修修补补的,这里面丁国栋出了不少的力。

    aaaaaaaa

    “又停电了。”丁国栋抬眼看着黑漆漆的电灯道,拿着火柴擦亮后,点燃蜡烛,如豆的灯光,照亮了方寸之地,“以往是八点以后,现在发展到了天擦黑就停了。”

    “是啊这日子还叫人怎么过”沈母气愤地说道,“他们也不怕全城的人骂死他们,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

    “忙着抢班夺权的,谁还有功夫管这个,一切都乱套了。”丁国栋撇撇嘴嗤笑一声道,“我就怕到最后是一丁点儿电都没有了。”

    沈校长腾的一下站起来,丁国栋看着他道,“爸你怎么了”

    “不能这么下去了。”沈校长心急如焚地说道。

    “那怎么办”丁国栋跟着站起来道,“现在谁也没有那通天的本领变出电来吧”

    沈校长突然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丁国栋,看得他心里毛毛的。

    “爸,你看着我做什么”丁国栋伸手摸摸自己道,没有感觉不妥啊

    “国栋现在是区革委会的工作对吧”沈校长看着他缓缓地说道。

    “是啊芝麻绿豆的小官顶什么用,就是现在市革委会主任也不顶用,顶用的话,还用地着天天停电。”沈易玲刚刚哄睡了宝贝闺女,挺着六个月的肚子从卧室里出来道。

    “你摸黑出来干什么万一磕着碰着的怎么办”丁国栋赶紧上前扶着她坐在圈椅上道。

    经过这些日子的运作,丁国栋现在在新生的南区革委会工作,比街道办可是跨了一大步。

    “走,咱们现在去给他们送电去。”沈校长拿起八仙桌上的手电筒道。

    “爸,您说笑的吧别说您不在位置上,您就是在位置上,那也只是个军校,这地方上的事情,您怎么给他变出电来。”沈易玲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道,“您是不是气糊涂了。”

    “我是没办法,不代表别人没办法。”沈校长招呼道,“走国栋跟我送电去。”

    翁婿两个人打着手电筒就走了。

    当晚就来电了,此后电力供应就正常了。

    这戏法变的让沈易玲啧啧称奇,最主要的是,她家国栋高升了,一跃成为了南区的头儿了。

    沈易玲躺在炕上,看着他问道,“你怎么做到的。”摇着他的胳膊催促道,“快说,快说。”她实在太好奇了。

    “不是我做到的,我哪有那么大的能量啊”丁国栋嘴角噙着笑意说道,“爸请军方出面,征调了军用柴油先支援一下,然后又让新领导,请了被打倒的老领导出面,人家向中央打了几个电话,就解决了,现在不愁没有煤炭了,也就有了电了。”

    “你现在这算是酬功了。”沈易玲枕在的他的怀里说道。

    “嗯多谢爸了。”丁国栋眸光深邃,他现在知道无形的人脉有多么的重要了。

    “可是过了这一关,还有下一关呢”沈易玲想想就替他头疼道,“真是一个烂摊子。”

    丁国栋气急败坏地说道,“真不明白搞得这么乱,到底图的什么连最基本的生产生活都无法保障了。”

    “不是说业务给政治让路,革命是第一位的。”沈易玲闲闲地说道。

    “把生产、生活的命都给革了,这国家怎么办”丁国栋拍着炕砰砰作响道。

    “别急,现在不是已经开始恢复生产生活了,你要努力啊”沈易玲抓着他的手道。

    “嗯”丁国栋紧紧地抱着她说道,也许刚开始更多的是为了私心保护身边的人,那么现在他感觉身上的担子很重。

    aaaaaaaa

    丁海杏看着景博达捎过来大哥的信件,揉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大哥摇身一变成了体制内的人了。

    看着内容,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还真是极富有戏剧性。

    “对了,妈,我在废品收购站见到了沈爷爷了。”红缨小声地说道。

    “老爷子去哪儿干什么”丁海杏惊讶地说道。

    “妈,您说沈爷爷干什么”红缨朝她挑挑眉道。

    丁海杏闻言秒懂,和孩子们的目的一样,不过人家的目的要更高大上一些。

    “他现在能自由活动了。”丁海杏又问道。

    “有大舅护着,没问题的,当然思想汇报还是定期要写的。”景博达小声地说道。

    “那就好。”丁海杏点点头道,忽然问道,“他们呢你家里摆放的书,他们看见没说什么吧”他指的是应家兄妹。

    “没有而且还很好学呢”景博达开心地说道。

    “书可以看,但是告诉他们不许拿到外面。”丁海杏提醒他道。

    “我明白,他们比我还谨慎。”景博达笑眯眯地说道。

    好在应家兄妹与他们合拍,没有忘恩负义,不然的话还真是一大麻烦,也不知道冷卫国哪里打算怎么安置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