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安置

作品:《六零俏军媳

    “新华跟我去对面房子睡好吗”景博达拍着应新华的肩头道。

    “那我妹妹呢”应新华担心地问道。

    “这个简单,新新跟我睡好吗我们睡的是炕很大,在上面打滚都没问题,而且还暖和,冻不着的。”红缨温柔地看着应新新说道。

    “好”应新新欣然地应允道。

    “我们住下来没问题吗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吗”应新华担心地说道,他不希望自己到来连累了别人。

    “这个你放心,我们这里来了许多和你一样身份的孩子。家里大人出了事,孩子没人管,都是亲戚送过来的。”丁海杏看着他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所以你就放心的住下来吧”

    “哥”应新新高兴地叫道,能留下最好不过了。

    “你们就放心的住下来吧”丁海杏看着他们兄妹俩道,“今晚上就凑合一晚,明天在去服务社给你们买生活用品,毛巾、牙刷还得在给你们做两身衣服。”

    “真是谢谢你们了”应家兄妹鞠躬再次谢道。

    “好了,赶紧洗漱睡觉去,不然一会儿该摸黑了。”丁海杏催促他们道,然后拉着儿子们道,“走了,沧溟、二小子跟妈妈洗漱,睡觉去。”

    “是”小北溟揉揉眼睛道。

    “战妈妈,我带着新华过去了。”景博达指指自己家道。

    “好。”丁海杏点头应道,“早点儿睡,别看书了。”

    “战妈妈要是停电了,我想看都看不了。”景博达笑眯眯地说道,然后拉着应新华离开,去了自己的家。

    将棉被从炕头柜里拿出来,铺好了炕,“新华你先睡,我去洗漱一下。”

    “呃好。”应新华坐在了炕上,热乎乎的。

    景博达又往炕灶里仍了些树枝,保证到明天早上炕都热的就行。

    白天一般都在对门,所以为了节省柴火,不烧炕的,只有到了晚饭后,才开始烧炕。

    景博达洗漱完毕,然后提着尿桶进来。天太冷,屋里没有卫生间,只有在屋里起夜了。

    “早点儿睡,明天我在带你们参观。”景博达脱鞋,脱掉衣服,穿着秋衣秋裤,钻进了被窝,“手电筒就放在炕桌上,起夜的时候你记得摸。”

    “知道了,谢谢。”应新华说道。

    这谢谢仿佛挂在嘴边了,脱掉衣服钻进了被窝。

    突然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呀停电了。”景博达拽了拽身上的被子道,“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真是舒服。”

    “嗯”应新华在黑暗中点了点头,干净的被子,暖烘烘的被窝,不用再桥洞中蜷缩着冻的瑟瑟发抖,下定决心已定要好好的做事,养大妹妹。

    扑簌扑簌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

    应新华却睡不着,翻来覆去的。

    “怎么换了地方睡不着啊”景博达听着如烙饼的应新华道,忽然想起来道,“担心黑子他们啊”

    “嗯”应新华点点头都。

    “这种天气,黑子他们怎么取暖,桥洞能行吗”景博达担心地问道。

    “我们捡了不少的柴火,生火取暖。”应新华微微皱着眉头道。

    “别担心了,等雪停了,我们去看看他们。”景博达宽慰他道。

    “真的可以吗”应新华转过脸对着他道。

    “当然。”景博达向他保证道,“现在可以睡了吧”

    “嗯”应新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呀还真停电了,幸好都上炕了。”丁海杏躺在炕上手拽着两个孩子的被子。

    臭小子们最喜欢蹬被子了,也幸好自己机警,他们一动,丁海杏就知道,一晚上不知道醒来几回。

    aaaaaaaa

    应家兄妹俩就这么安心的住下来,总是抢着做家务,由于手上的冻疮,不能沾水,就扫地或者哄着孩子。

    当然更多的时候景博达带着他们一起看书,学习,不希望他们放弃学业。

    期间景博达和应新华两人搭着顺风车,进城了一趟,给黑子他们送了些棉被、棉衣,还有吃的。

    黑子被感动地稀里哗啦的,低垂着头将眼底的泪逼了回去,抬起头来桀骜不驯地看着景博达道,“呶我黑子不白拿你的东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说。”

    景博达捻搓着手指沉吟了片刻道,“我还真有需要你帮忙。”

    “什么忙”黑子急切地说道。

    “帮忙捡破烂。”景博达看着他缓缓地说道。

    “什么”黑子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道,“我说,这日子紧巴巴的,现在家家户户哪儿有破烂啊”

    应新华眉头微动,“景大哥说的不会是那些四旧吧有些人懒的往废品收购站仍。”

    “对,你们拉回来,像家具什么自己也可以用。”景博达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道,“还是你们像外面的那些人认为该毁了。”

    “该毁不毁我们不知道,只要能填饱肚子就成,又不是让我们杀人放火,只是捡破烂而已。”黑子拍着胸脯道,“这事情我干了。”

    “冲你这爽快劲儿,每个月我给你们五块钱,足够你们的开销了。”景博达大方地说道。

    “这不用吧”黑子慌乱地摆手道,哪儿好意思要钱。

    “这是你们该拿的。”景博达坚持道。

    “收下吧”应新华随声附和道。

    “那好吧”黑子勉为其难地应道,眼底溢满了笑意,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你们总不能一直住在桥洞吧”景博达挠挠下巴道。

    “不住这里我们住哪儿”黑子希冀地说道,“我们做梦都想有个家,可是我们现在是人见人厌,狗见狗烦的。”

    “你们怎么不去福利院”景博达看着他们突然说道。

    “大哥你说笑的吧那福利院也不是谁想进就进去的。”黑子嗤笑一声道,“况且我们都这么大了,福利院哪里会收养我们。”

    “这样啊那我来想办法。”景博达突然问道,“我这一路走来,看进那海草房好像没有人住。”

    “那属于大队的,就是空着也不会给我们这些流浪儿住啊”黑子满脸羡慕地说道,他们做梦都想又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景博达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心里盘算着给孩子们弄个窝。

    没有好的办法前,只能暂时这么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