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停电

作品:《六零俏军媳

    冷卫国闻言在心里偷偷松了口气,不然还真不知道给孩子解释这里面复杂的情况。

    应太行不只是家庭出身的问题,还有路线的问题,在担任基地三号期间负责部队训练期间缺乏应有的政治觉悟,抵制突出政治,坚持单纯军事观点,并且在公开场合有很多的错误言行,这让他现在被打落尘埃,难以翻身根本原因。

    但这不能跟孩子们说,于是冷卫国就顺着应新华的说道,“孩子,你知道就好,这是无法改变的。”

    这里面的水太深太深,连他都不敢轻易下去,下去会淹死人的。更何况这半大的小子了,就老实的待着。

    刹那间应新华仿佛被抽掉了精气神一般,死气沉沉的暮气笼罩着他。

    陈桂兰有些责怪地看了一眼冷卫国,哪能说的这么直白呢看把孩子给吓的,真是一点儿希望都不给孩子留,以后可叫孩子怎么办出身问题,还影响着孩子的未来。

    夫妻多年,冷卫国哪里不知道陈桂兰想的什么现在给孩子希望,换来的失望,还不如一开始就没希望,认清现实,好好的生活。

    “新华,新新,无论如何要好好的过日子,带好妹妹。”丁海杏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总有一天爸爸会回来的。”

    “爸爸还会回来吗”应新华水润的眼睛希冀地看着丁海杏道。

    “人生充满希望,我们要耐心等待。”丁海杏淡定从容的语气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沉静的双眸静静地看着他,安抚他失落的心。

    冷卫国感激地看了丁海杏一眼,目光转向应家兄妹道,“你们就安心的在这里住下。”又看向丁海杏道,“弟妹,你们认识,这里又远离家属区,让孩子们先住在你这里好吗”

    “没问题”丁海杏笑着点头道。

    “一号,我们想找些事情自己养活自己,我们不想给你们添麻烦。”应新华提出自己的要求道。

    “做事”冷卫国还真是被难住了,这里是部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事情的。再说了,他们两个小豆丁,能干什么事。

    “你们要找事情做,得先等等,起码得等你的手好了再说。”景博达机灵地说道,一下子就替冷卫国解围了。

    “对对,看你们瘦的身上也没力气,也干不了什么,对身体好了,长壮实了再说”冷卫国立马附和道。

    “可是”

    应新华还想说些什么冷卫国立马说道,“我想起来还有事情没做完。”拉着陈桂兰匆匆地走了。

    “我送你。”丁海杏看着景博达道,“看着点儿国瑛他们。”

    “我知道,战妈妈你去吧”景博达点头道。

    丁海杏将冷卫国夫妻送了出去,送出了月亮门。

    “弟妹,留步,留步。”冷卫国看着丁海杏说道。

    “一号,我想说一下孩子的安置问题。”丁海杏压低声音说道。

    冷卫国挠头道,“这个真不好安排。”

    “我想着这样,营区不是有后勤养殖基地或者不是军事重区的地方,让孩子们过去打零工,至于工资我出每个月八块。这事瞒着他们俩,免得伤了孩子的自尊心。”丁海杏挑眉看着冷卫国道。

    冷卫国闻言眼前一亮道,“这倒是个点子,既不违反规定,也让他们有事可做,就不会胡思乱想了。等他们手好了来找我,我想办法安排了。”看着她又道,“那我们走了,你不用送了,看这雪下大了。”

    “对了,弟妹,天黑了就早点儿睡,现在电力不稳,说不定就拉闸限电了。”陈桂兰提醒她道。

    “拉闸限电怎么回事”丁海杏不解地问道,“以前可没这种情况。”

    “还不是外面闹的,一切都瘫痪了。”陈桂兰啧啧着嘴道。

    “铁路线基本中断,煤炭无法运进来。”冷卫国连连摇头道,气愤难平地说道,“这特娘的叫什么事”

    “那为什么不用海运呢海运比铁路要快的多。”丁海杏立马说道。

    “码头的航运工人正在夺权,一时无法组成船队。”冷卫国真是气的都发不出脾气来了,“水陆交通都已经断绝,有煤,它也自己跑不过来。”

    “咱不是有备用发电机吗”丁海杏想起来道。

    “弟妹,备用发电,首先得保证了军事上,我们可是海防一线,也得保证医院正常运作。所以只能这生活上就紧了。幸好接到了上级通知,知道电力供应不足,不然的话可就抓瞎来了。”冷卫国冷静地说道,“请你理解一下。”

    “理解、理解。”丁海杏立马说道,她敢不理解吗

    “看他们闹的,连正常的生产、生活都无法保障了。”陈桂兰气呼呼地说道。

    “要死了,这样的话有敢乱说。”冷卫国黑着脸道。

    “不说了,不说了。”陈桂兰赶紧说道。

    “停电对我们来说,损失大吗”丁海杏忙岔开话题道。

    “当然损失大了,我们这边是军事重地,陷入一片黑暗,万一敌人来犯可怎么办”冷卫国心急如焚地说道,可惜他一点儿忙都帮不上,地方上的事情他们也只是干巴巴地看着。

    丁海杏对此也无能为力,只能先去服务社买蜡烛。

    丁海杏送走了冷卫国夫妻,转身回了家。

    “博达去服务社赶紧买蜡烛去,估计要停电了。”丁海杏嘱咐他道。

    “这就去。”景博达把怀里的国瑛递给丁海杏道,“战妈妈,国瑛都被我给哄着睡着了。”

    “你快去吧我去把她放婴儿床里。”丁海杏接过国瑛进了卧室,看着已经睡着的女儿,也不好在给她洗漱,直接默念了清洁咒,脱掉她的衣服,穿上睡衣,放进了婴儿床里。

    再出来时,景博达已经回来了,只买了一根蜡烛。

    “怎么就一根我们这么多人。”红缨看着茶几上的蜡烛道。

    “服务社只让购买一根。”景博达无奈地说道。

    “好好的怎么会停电呢”红缨好奇地问道。

    “上面通知的。”丁海杏直接说道,免得他们问东问西的,看着他们又道,“好了,有手电,我们赶紧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