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回家

作品:《六零俏军媳

    室内温暖如春,抵挡住外面的寒冷,温暖刺激着他们的脸蛋儿,感觉痒得难受,也将应家兄妹给拉回了现实。

    应家兄妹神游时,景博达已经将两人的情况,向丁海杏粗略的说了一下。

    丁海杏点了点头,看着局促不安的应家兄妹,嘱咐景博达他们道,“先带着他们洗澡,记得理理发。”

    又从卧室里拿出换洗衣服,里外都有,“将他们身上的衣服都烧掉。”在外面流浪了那么久,这身上免不得有虱子或者是跳蚤。

    “知道。”景博达红缨分别带着他们去洗澡。

    而丁海杏则推着俩孩子,敲开了一号院的大门,告诉了陈桂兰一号吃过晚饭后,让他们夫妻俩来一趟。

    “好的。”陈桂兰应道,也没多问。

    丁海杏也没多说带着孩子离开,等景博达他们洗澡回来时,应新华让景博达给理成了板寸。

    应新新则让红缨给剪成了短发,丁海杏麻溜的给她修剪了一下,剪成了短毛盖儿。

    看着清爽多了,也精神利落多了。

    两人被打理干净了,穿着赶紧暖和的棉袄、棉裤,嘴里不住的说谢谢。

    “好了,别说谢谢了,咱们也算是认识许久了,别在那么客气。”红缨说着将蛇油膏递给他们道,“自己抹在冻疮的地方,不然痒的难受。”

    两孩子现在也不拘谨了,既来之、则安之。

    在他们去洗澡的时候,丁海杏熬了小米粥,这个最养胃,馏好的馒头,捞出来的咸菜,切碎了,盛在小碟子里,端上了桌。

    “先吃饭,有什么吃了饭再说。”丁海杏看着他们说道。

    “他呢”应新华看着明显的少了景博达。

    “去托儿所接我儿子了。”丁海杏看着他们温和地说道,“你们先吃吧”

    “我还是等等他们吧”应新华乖巧地坐在餐桌前,尽管食物的香味儿刺激着他们的味蕾。

    丁海杏不可置否,将小北溟放在餐椅上,国瑛还是躺在婴儿车里。

    小北溟看着新来的哥哥、姐姐不动筷子,自己乖乖的坐着,好奇地看着他们。

    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转啊转的。

    “我们回来了。”景博达拉着小沧溟走了进来。

    “妈妈我可想你了。”小沧溟扑到丁海杏身上道。

    “是想好吃的吧”丁海杏点着他挺翘的鼻子道,托儿所在怎么照顾,始终不如家里饭菜丰富。

    “快去洗手,吃饭。”丁海杏拍拍小沧溟的脑袋道。

    “走,跟我洗手去。”景博达伸手拉着他去洗手。

    洗完手大家坐在餐桌前,景博达看着应家兄妹郑重地介绍了自己及丁海杏他们。

    应新华闻言满脸疑惑地看着景博达,“你们的姓”

    “我住在对面,爸爸、妈妈出任务了不在家。战妈妈照顾我。”景博达看着他们俩,笑容温暖地说道,“所以你们不必紧张、不安。”

    应新华与应新新两人相视一眼,同时看向丁海杏道,“谢谢,给您添麻烦了。”

    “好了,好了,吃饭。”丁海杏招呼他们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专心的吃饭,兄妹俩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吃完饭,景博达与红缨站起来收拾餐桌,应新华与应新新也跟着收拾。

    丁海杏看着他们俩,赶紧说道,“不慌,等你们的手好了,我绝不拦着。”看着他们俩满手冻疮,干活冻疮只会更加严重。

    “那我们”

    应新华急切的话被景博达打断道,“现在首要任务是养好身体,明白吗”态度强硬的让他们俩无从反驳,直白地说道,“等你们俩身体好了,我们不会客气的,不会让你们白吃白喝的。”

    如此不客气的话,倒是让应家兄妹心安定了下来。

    收拾干净了,冷卫国和陈桂兰也站在了门口。

    “弟妹,是我们。”陈桂兰冲着屋内喊道。

    “博达快开门,是你冷伯伯。”丁海杏赶紧说道。

    景博达赶忙上前去开门,看着门外的两人道,“冷伯伯,陈大娘快进来。”看着他们肩膀上的雪粒子道,“呀,下雪了。”

    “是啊”冷卫国拍了下肩膀道和陈桂兰一起走了进来。

    “弟妹你找我们来什么事”冷卫国走进来看着站起来的丁海杏开门见山地问道。

    “一号,你看这俩孩子。”丁海杏看向应家兄妹道。

    冷卫国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道,“他们是很熟悉,却又不太像。”仔细地看了看,猜测道,“是应太行的一双儿女吗”

    “是”丁海杏看着他点点头道。

    “你是怎么找到他们的”冷卫国急切地问道。

    陈桂兰提醒他们道,“老冷咱们坐下说话。”

    “好好,都坐下。”冷卫国赶紧说道。

    丁海杏起身让开了长沙发,让冷卫国和陈桂兰坐下,自己坐在了单人沙发上。

    景博达坐在了丁海杏的对面。

    而应家兄妹坐在了冷卫国对面的椅子上。

    景博达向冷卫国他们说了一下自己遇到他们的情况。

    应新华则说了一下这半年来的遭遇。

    “好孩子,好孩子,到这里来就没事了。”冷卫国看着他们俩慈爱地说道。

    “冷伯伯,我爸呢我爸怎么样了”应新华着急地站起来问道。

    冷卫国想了想还是决定据实告知,“你爸他现在被下放到黑鹰岛渔场了。”

    “什么”应新华踉跄着砰的一声坐在椅子上,瞪着大眼不敢置信地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看着冷卫国喊道道,“冷伯伯我爸是被冤枉的,他没有说过反动言论,更没有做过反动的事情。”

    “别着急,别着急”冷卫国赶紧安抚受伤的小家伙道,看着他说道,“现在的情况很复杂,机关里许多干部被打倒了,你们知道吧”

    “知道”应新华点点头道,“可我爸爸他”

    “这个你们还小,我该怎么说呢”冷卫国该怎么向孩子们解释这种事情,还真犯了难,他怕言语不当伤了孩子们。

    “是因为我家成分不好吗”应新华突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