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冤大头

作品:《六零俏军媳

    吃完饭,景博达四个人出了利民饭店,站在门口背风的地方。

    红缨看着他们俩问道,“你们现在住哪儿”

    “我们住在桥。”

    应新新的话还没说完,应新华赶忙说道,“我们住在城南的大杂院里。”紧接着又道,“今儿的饭钱,我会挣钱还给你们的。”

    红缨看着他们俩道,“还回什么大杂院啊走拿上东西,跟我们回家去。”

    “不用了,红姐姐,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应新华拉着应新新道,“新新我们走。”

    红缨看着他们要走,伸手要拦,被景博达拉着手,朝她微微摇头。

    应新新一步三回头的被应新华给扯走了。

    红缨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兄妹俩离开。

    “博达哥,你为什么拦着我,他们这么小,不能让他们继续在外面流浪。”红缨抬脚就追过去。

    景博达拉着她慢慢地说道,“他们和我们非亲非故的,不可能跟着我们走的。没听要挣饭钱给我们吗”

    红缨微微皱起眉头道,“挣什么钱吗他那小身板现在干什么都不行把自己给累垮了反而更糟,他妹妹怎么办”

    “你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他在外面流浪了半年多,都没事,他相信自己有照顾妹妹的能力。”景博达发现应新华回头,拉着红缨快速的闪避了起来,“你看看,应新华的戒心很重,轻易打破不得。尤其应新华曾经经历过背叛,想要他放心戒备,跟我们这来历不明的人走,你觉得有可能吗”

    红缨听了他的分析,悄悄地探出脑袋,发现应家兄妹又走了,于是问道,“现在怎么办”

    “先跟着看看他们住在哪里,在想办法。”景博达看着她冷静地说道。

    两人说着远远地跟在他们兄妹俩的身后。

    “哥,他们是好人。”应新新噘着嘴小声地嘀咕道。

    “应新新一碗羊肉汤就把你给收买了。”应新华紧抓着她的手声音冷冰冰地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能确定他们是好人,你的革命意志什么时候变的这般脆弱。你忘了姓唐的就背叛了爸爸。”

    “呃”应新新被堵的无话可说,吭哧了半天道,“哥我不是想吃嗟来之食,我是想他们看样子家庭条件不错,想着让他们给我们找活计做,我们可以养活自己,总比挨饿受冻的强。”

    “这个”应新华闻言仔细思索了起来,脚步也慢了下来。

    “哥,我们住在桥洞下,怎么挨得过这天气。”应新新看着红彤彤的天空,一副要下雪的节奏,“爸说过,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我们只有活着才能为爸爸报仇。我们不向他们说爸爸的事情不就好了。”

    应新华反而加快脚步,最后拉着应新新飞快地跑了起来。

    “这小子发现我们了。”红缨看着飞跑起来的兄妹俩道。

    “嗯”景博达点点头道,看着她道,“我们追。”远远的追在他们的身后。

    待走到僻静处,一座石桥上。

    应新华转身大声地说道,“出来我们谈一谈。”半天没有回应,又自言自语地说道,“难道我猜错了。”

    景博达摇头失笑,这小子倒是让人侧目。

    景博达远远地慢悠悠地朝他们走过去,声音悠远又仿佛近在耳边,“你没猜错。”

    眨眼间走到他们身前,景博达看着他们兄妹俩道,“怎么样商量好了吗”

    “我想知道你们家在哪儿”应新华眼神犀利地看着他们道。

    “你这小子,就不怕我们说的是假的。”景博达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道。

    “这个”应新华傻眼了。

    红缨看着景博达道,“博达哥,你就别逗人家了。”目光转向应新华,将自己的来历告诉了他。

    应新华闻言心头微动,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跟你们走,但是你们必须给我们找工作。”

    “行,没问题。”景博达爽快地答应道,先哄走这两兄妹再说,时间也差不多了。

    “现在去你们住的地方拿上东西,跟我们走。”景博达看着他们俩说道。

    “你们等我们一会儿。”应新华话落转身朝石桥下跑,很快将自己的背着一床破被子,挂着破破烂烂的搪瓷盆,茶缸叮铃哐啷的上来了。

    景博达看着他的家当,嘴角直抽抽,轻抚额头道,“将他们都留下,留给他们好了。”手指着探头探脑的人。

    应新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道,“黑子出来。”

    “干什么”一个比应新华高半个头的少年走了出来。

    同样的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漆黑如墨的眼睛盯着应新华与景博达他们,一脸的桀骜不驯。

    景博达朝着应新华努努嘴道,“把你身上的东西给他们吧”

    景博达发现应新华迟疑,干脆又道,“我还骗你不成,他们更需要。”目光又转向红缨道,“将我们的煎饼拿出来分给他们。”

    “嗯”红缨从包里掏出一个油纸包递给了景博达。

    景博达接过油纸包,扔给了名叫黑子的男孩儿,“接着。”

    “这是什么”黑子疑惑地看着他道。

    “吃的。”景博达简洁地说道。

    一听吃的黑子的身后,呼啦啦又冒出五六个孩子,眼冒绿光盯着黑子手上的油纸包。

    黑子将油纸包递给身后一个较大的孩子,上前夺下他身上的被褥,“有人愿意当冤大头,还不跟人家走,能待多久是多久,要是有坏心,你在跑回来不得了,以你的身手还跑不出来吗这些东西我给你保管着。”

    景博达的耳力听的分明,闻言太阳穴直突突。

    黑子将应新华身上的被褥卸了下来,背在身上,看向景博达道,“我们也不白吃你的东西,说吧让我们干什么”

    景博达闻言眼底闪过一丝讶异,这一时半会儿,他还真想不起让他们干什么

    “博达哥,时间快到了。”红缨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

    “等回来再找你们。”景博达留下一句,匆匆地带着应家兄妹与红缨一起走了。

    应家兄妹直到坐在卡车上还晕乎乎的,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景博达进了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