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戒备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他们闻言微微愣住,看着身穿军装的景博达他们,很明显这军装很正规,不像他们是自己找人染的,土黄色,不像人家一样正宗的橄榄绿,这是自己人一时间闹不清楚

    景博达伸出手指勾勾道,“把她交给我们。”

    五个人回过神来,顿时不乐意道,“凭什么啊她是我们抓到的。”

    “怎么办可我想要把她带走。”景博达看着他们无辜地眨眨眼道,说着快如闪电的出手,将应新新给拉了过来,交给了红缨,挡在了她们两个面前。

    “小子,看清楚了。”他指指自己的胳膊上的红袖套道,“我们可是他老人家的战士,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从我们手里抢人。”

    “他胳膊上没有红袖套,他们跟咱不是一路人,给我上”几个人冲上去想要重新夺回应新新。

    被景博达三下五除二,噼里啪啦的给削了一顿。

    五个人揉揉自己被打的胳膊,被景博达的气势给吓得叫嚣道,“臭小子,你敢他老人家的战士。”

    “对他老人家让我吃了豹子胆的。”景博达老神在在地站在他们面前信誓旦旦地说道,“我就敢打你们,怎么地”

    “你这个狗崽子。”他们指着景博达骂道。

    “你们谁骂我狗崽子。”景博达上前一步,吓的他们不自居地后退一步,手臂现在还疼呢揉揉被他打的地方,真特么的疼

    “我告诉你们老子是大院里出来的,你们查查去,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有本事查老子的户口去。”景博达每上前一步,他们就倒退一步,“敢把我怎么样”

    打又打不过,人家比他们还根正苗红,好汉不吃眼前亏,冲着景博达叫嚣道,“有种你别走,给我们等着。”脚底抹油溜了。

    “又是这一句。”景博达嘟囔了一句,扭过头来看着她们俩道,“好了,没事了。”

    “谢谢大哥哥、大姐姐。”应新新乖巧地说道,“我得去找哥哥了。”

    “应新新你等等。”景博达拦着她的去路道,“你哥哥是不是叫应新华。”

    “你怎么知道”应新新惊讶地看着他们俩道,“你认识我哥哥,你知道他在哪儿”上前抓着景博达的胳膊道,“快带我去找他。”

    “你爸是不是叫应太行。”景博达犀利地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道。

    应新新立马松开了景博达的胳膊,警惕地看着他们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看来是找对人了。”景博达看着红缨脸上溢满了笑意说道。

    这笑容在应新新的眼里犹如恶魔一般。吓得她是拔腿就跑。

    可是又冷又饿的她,怎么可能跑得过景博达和红缨呢三两步就追上了她,一前一后的拦住了她的去路,应新新凶狠地目光瞪着他们俩,仿佛随时要撕碎他们似的。

    那眼睛真是如狼一般凶狠,红缨笑了笑道,“这是虎父无犬女。”微微弯腰道,“应新新别怕,我们对你没有恶意。”

    应新新瞪着他们身上的军绿大衣,仿佛在嘲笑一般。

    “你不惊讶我们怎么知道你的名字。”红缨双手揣在袖笼里如拉家常似的说道。

    “他们刚才叫我的名字了。”应新新背抵着墙,戒备地看着他们道。

    “还真聪明。”红缨温柔地说道,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又道,“我们还知道你爸爸的名字。”

    “你们大院里出来的。”应新新眼底的戒备加深了一层。

    言外之意,知道了并不奇怪。

    来自与大院的恶意深深的刻在脑海之中,一夕之间温暖的家支离破碎,昔日的小伙伴们扔着石头,烂菜叶子骂他们狗崽子

    “警惕性还真是高耶”景博达为难地倔强的她道。

    不过话说回来,警惕性高是好事,要不然还不被人家给欺负死。

    只是怎样才能打破她的戒心呢

    红缨看着小姑娘眼神中满是恨意,就知道弄巧成拙了,解释道,“应新新,还记得每几个月收到的包裹吗有咸菜、风干鱼、海鲜酱、辣椒酱、炸小酥鱼”

    应新新眼神柔和了下来,那么多好吃的,吧嗒着嘴,口水差点儿流出来,忽然又警惕地看着她道,“你怎么知道的你们是谁”

    “因为我们收到你爸爸寄来的包裹啊有午餐肉、麦乳精、奶粉”红缨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红缨见她紧绷的神情放松下来,眼神也软化了下来,再接再厉的说道,“我们没有恶意的,只想知道你们过的好不好。我们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你怎么在这里,还这么狼狈,你爸爸不是在出事前把你们安排好了。”

    应新新终于卸下心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诉道,“姐姐,唐叔叔背叛了爸爸,要把我们交给他们,我和哥哥逃了出来。”

    “你哥哥呢”景博达问道。

    “哥哥去找吃的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所以我就出来找哥哥,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哪儿。”应新新抬起手臂粗鲁的擦着越来越多的眼泪。

    “别哭,别哭,我们带着你找哥哥去。”红缨赶紧说道。

    “你哥哥平时去哪里”景博达边走边问道。

    “我哥哥一般在城东附近讨饭,那边工人多,家境少好一些。”应新新仔细想了想道。

    “那我们就去城东。”景博达随即就道。

    三人朝城东走去,红缨看着她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红缨,他叫景博达。”

    “红姐姐好,景哥哥好。”应新新乖巧地说道。

    三人边走边说,景博达和红缨也知道了应家兄妹这半年来的遭遇。

    逃出来后,就在街上流浪,兄妹俩年纪不大,城里乱哄哄的,工厂停工,就是打零工都不成。

    前几个月免费饭食的时候,既没有绿军装也没有串联证,连进国营饭店混上一顿都不可能,加上他们家庭出身,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向前凑。

    只好四处讨饭,养活自己。

    景博达他们本身就离城东近,所以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就到了。

    找遍了工人家属区,也没见到应新华。

    应新新饿的都走不动了,硬撑着一句话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