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巧遇

作品:《六零俏军媳

    如往常一样,两人晨练完毕,在废品收购站消磨一上午,经常的来,与收购站的看门人熟的不能再熟了。

    每次来都会给看门人一些买路财,所以老人家对他们非常照顾。

    一般吃过午饭后,在去旧货市场转转,时间差不多了就去与后勤约定的地方等。

    随着学生们的回来,城里相比于前些日子的混乱,沉静了许多,起码国营饭店恢复了供应饭菜。

    这些日子在城里,两人寻摸国营饭店,倒是把哪儿家大厨做的饭菜好吃,哪儿家是糊弄人的,吃了个遍。

    景博达与红缨两人从废品收购站出来,打算去民族饭店吃羊肉饺子。

    由于手里拿着东西,所以景博达与红缨通常都是走僻静的地方。

    两人走在一座座异国风情的建筑隐秘而幽静街道,这里是最能体现滨海“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的地方,就像步行在欧陆风格的风景画里一样,让人心旷神怡。

    “只可惜不是夏天,不然走在这林荫道上更美。”红缨感慨地说道。

    景博达停下脚步笑容温暖地看着她道,“明年夏天我们再来呗”

    红缨清澈的双眸看着他,眼底有自己的倒影,展眉轻笑,点点头道,“嗯”

    “这一代的房屋怎么没被破坏了。”红缨好奇地问道。

    “也不看看这一代住的什么人”景博达向后撇撇,示意她看看大门口那荷枪实弹的人。

    “哦”红缨了然道,“果然有枪他们也不敢来此捣乱。”

    两人拐过了这道街区,明显感觉是两个世界。

    远处出来哗啦哗啦的声音,景博达寻声望去,原来有人在扫街。

    一中年妇女穿着灰扑扑的打着补丁的衣服,带着蓝袖套,拿着大扫把在打扫落叶。

    像是感觉到了景博达的注视,抬眼看了过来,当看见景博达与红缨时,如受惊的小兽一般,立刻站在人行道的树后面,躲避着景博达的视线。

    “怎么了”红缨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没发现什么

    “没什么我们走。”景博达重新抬脚朝扫街之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扫街之人只顾着躲避景博达他们,从她的身后走来五个人,两男三女,看着打扮就知道是谁,这年头谁趾高气昂的,还凶巴巴的,瞪着眼睛看谁都不顺眼,太有特点了。

    看见扫街的居然没有扫大街就冲了过去,将她给围在了中间,推搡着她,凶巴巴地说道,“不好好改造,偷懒啊”

    将她披头盖脸的训斥开来,被围在中间的她,杵着大扫把,低垂头,连连称,“是是是我马上就扫,马上就扫。”

    红缨看着他们拿人家逗闷子,实在看不下去,想要出手。

    景博达拉着她低声道,“你现在过去只会让事情更糟。我们救得了一次,救不了第二次。我们一走了之,可他们在这里随时随地的找她的麻烦。等他们觉的无趣了,就会走了。”

    红缨尽管经常看见,可她还是看不惯,气愤地别过脸去,眼不见为净。

    景博达却听见,他们中有人大喊,“应新新你给我站住,你这个狗崽子,终于让我们逮着你了。”

    他们留下四个字,“好好改造”追上了应新新,将小姑娘给围在了中间。

    应新新景博达闻言看过去,小姑娘瘦骨嶙峋的,衣衫褴褛,头发却梳的整整齐齐的,脸虽然洗的干净,脸颊却有两团殷红的冻伤。

    跟照片上的差距很大,景博达贸贸然也不好认啊

    红缨见他们跑了,松了口气,拉拉景博达的衣袖,见他转过脸道,“走吧”

    “等一下。”景博达指指身后,“他们叫那个小姑娘应新新。”

    “啊姓应的不多,不会是她吧”红缨惊讶道,顺着视线看过去,“这样根本就认不出来。”

    小姑娘此时低垂着头,根本看不清面容。

    冷卫国到目前为止没有打听出来应家兄妹的消息。因为景博达和红缨经常的进城,所以丁海杏找冷卫国要了一张他们的照片,万一碰着呢

    冷卫国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了张照片。

    可是现在这个样,就是拿着照片有对照不出来啊现在的这个应新新打扮如要饭的叫花子似的。

    与照片中笑容甜美的小姑娘完全是判若两人。

    “应新新,就你爸是黑头目,是被专政的对象,你凭什么还穿军装。”其中一个女孩子扯着她的衣服道。

    “我爸不是黑。”应新新辩解道。

    “你看你多张狂啊竟然还狡赖。”

    “你爸已经被定性了,已经给送进打牢了。”

    “不会的,不会的,我爸才不会的。”应新新闻言慌乱地说道。

    “老子反动儿混蛋”

    “你才混蛋呢”应新新双眼猩红地瞪着他们反驳道。

    “你骂谁呢”

    “你有什么资格骂我们”

    “狗崽子。”

    “你们才是狗崽子。”应新新不服气说道,“我爸是被冤枉的。”

    “冤枉个屁”

    “狗崽子,还敢穿着军装招摇过市。脱下来”

    “你给我脱下来”他们鼓噪着说道。

    “对对,脱下来,你这狗崽子怎么能穿军装呢这简直是一种玷污。”

    “侮辱。”

    围着应新新的几个人,开始扒她身上的衣服。

    应新新激烈的反抗,“你们滚开,滚开。”手对着他们伸过来的手又抓又挠的,不让他们碰自己藏蓝色的军大衣。

    “好你个应新新居然还敢反抗我们。”

    “跟我们回学校接受教育。”

    “走,押走她”五个人推搡着她走道。

    “干什么放开我。”应新新激烈地反抗道。

    “不去也得去坚决要镇压你的嚣张气焰。”

    “干什么你们”

    “跟我们回去接受在教育”

    景博达和红缨追了上去,两人二话不说,一人一个,直接揪着他们的后衣领子,拖走了两个。

    “你们是谁”他们停下脚步看着景博达和红缨道,“你们想干什么”

    “你说我们想干什么”景博达笑呵呵地反问道,眼底凝结成霜,冷冷地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