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 屠宰场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好了,别人的事情,我们无法管那么多,未来是好,是歹,那也是自己走出来的。”沈母看着自家老伴儿和丁国栋道,“老头子你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妈,我爸可以回家了。”丁国栋高兴地说道。

    “嘎”沈母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说道,“怎么可能。”

    “是真的,我退休了,只不过是一撸到底,啥也没有了。”沈校长神色淡定地说道。

    “这”沈母伸手握着他的手道,“没有就没有吧我还以为为了羞辱你,让你去打扫厕所或者烧锅炉。”

    沈易玲更干脆道,“我都给您准备好了行囊了,去后勤基地或者是下乡刨地球呢”

    “老头子你怎么办到的”沈母诧异地看着他问道。

    “这得问国栋了”沈校长直接将问题丢给了女婿。

    “我使了点小手段。”丁国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现在这些上位的多少都想捞点儿好处,我就投其所好了。”赶紧又道,“妈,爸刚才已经说我了,让我脚踏实地走正道,不让我走歪门邪道。”

    “你这孩子,你爸说的对”沈母红着眼眶感动地看着他道,吸吸鼻子道,“对了,他们呢那些专家教员呢”

    “很快就会下放到后勤基地或者下乡进行劳动改造。”丁国栋赶紧说道,紧接着又道,“爸妈你们放心,下放的地点,我找我爸打听过了,生产大队长都是老实厚道之人,不是那些热衷于运动的激进分子。至于后勤基地,看管之人也是受过我妹夫之恩的,大面上过的去。”

    “那就好”沈校长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真是辛苦你跑前跑后了。”这些都是投其所好的结果,他还能说什么以往可是最讨厌这种走后门的行为,现在却不得不这么做。

    他却时刻地提醒着自己公心。

    别看破旧立新,然而人性是如何破不了的,可以说是花样翻新。

    “那爸以后不用拉去开会了。”沈易玲不太敢相信地说道。

    “我还得定期写思想汇报,至于开不开会,还不知道。”沈校长不紧不慢地保守的说道。

    “不管了,反正比以前要强得多。”沈易玲高兴地说道,“我去下厨,在加俩菜,咱们吃一顿好的。”

    “你就消停点儿吧被左右邻居闻见了味儿,又是事大环境改变不了,就是给我吃龙肝凤胆,我也开心不起来。”沈校长抬起双眸,看着窗外的夕阳希冀地说道,“什么时候,真正的不在是混乱不堪了,咱们在庆祝。”

    “易玲,爸说的对”丁国栋附和道。

    沈易玲只好作罢,起身道,“我去摆饭。”

    吃罢饭,沈母和沈易玲去收拾碗筷,丁国栋抱着宝贝闺女和老丈人两人合计,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aaaaaa

    又是天还没亮,红缨与景博达敲开了丁国栋家的大门。

    丁国栋看着他们俩肩膀上的寒霜心疼道,“天气这么冷,就别来了。”

    “大舅,您摸摸我的手。”景博达干脆脱掉手套,直接握住他的手道,“看吧热乎乎的。”小声地又道,“真气护体,不怕冷的。”

    “快进来。”丁国栋侧身让他们俩进来。

    “大舅这不是快过节了,我妈让我给你们送点儿东西。”红缨走进来笑着说道。

    “你妈真是的,我们不缺吃的,留着自个用吧”丁国栋边走边说道。

    “我们吃不完,留着在粮本上不好。”景博达挑开帘子,跨进门就看见沈校长夫妻俩与沈易玲都等在了客厅。

    “沈爷爷、沈奶奶,大舅妈。”景博达与红缨齐声叫道。

    “快进来,上炕,炕上暖和。”沈易玲招呼他们道。

    景博达和红缨也不客气,两人提着行李袋进了里间,放在了书桌上,然后脱鞋上炕。

    “杏儿好吧沧溟、北溟与国瑛都好吧”沈易玲忙问道。

    “都好”景博达和红缨将三个宝贝蛋儿的趣事绘声绘色地说给他们听,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也非常遗憾不能看见三个小可爱。

    丁国栋有心让博达送几张画像来,可是家里不安全,还是别徒惹麻烦了。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沈爷爷以后赋闲在家了。”丁国栋高兴地宣布道。

    “真的吗”景博达和红缨一脸惊喜地看着沈校长道,见老人家点头,忙道,“恭喜沈爷爷了。”

    “可惜没有回复组织关系。”沈校长遗憾地说道。

    “沈爷爷在家里可以养精蓄锐,等待机会重新出山。”景博达声音悠然地说道。

    “好小子”丁国栋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高兴地说道。

    “不光我要养精蓄锐,作为祖国的未来,你们也要好好学习,可不能成为文盲国家建设还是需要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沈校长慈爱地看着他们淡然地说道。

    “我知道。”景博达重重地点头道,“沈爷爷虽然停课了可我们没有放弃读书。”

    “不是说知识越多越反动,文盲倒还好了,现在就怕变成屠夫。”红缨冷不防地出声道。

    “屠夫”丁国栋微微凝眉疑惑地问道。

    “看看外面的这个世界,对人来说不就是个屠宰场吗”景博达看着他们淡淡地解释道。

    “呃”四个长辈吃惊地看着两个小辈儿对现实的理解。

    同时又欣慰于孩子们理解,不用担心他们也成为刽子手。

    “沈爷爷、奶奶,舅舅、舅妈,我们该走了。”景博达起身,走到书桌旁拉开拉锁,将东西都拿了出来。

    红缨也跟着走过来,将东西从行李袋里拿出来。

    丁国栋也不说客套话了,他现在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

    趁着天还没亮,景博达和红缨出了丁家。

    隆冬季节,瑟瑟寒风如刀割一般,两人穿着军大衣,走在人行道上,寒风吹起了他们的衣摆,发出猎猎声响。

    “我们去哪儿”红缨停下脚步站在路灯下,看着他问道。

    “还有时间我们去海边晨练,这样就不会冷了。”景博达扬眉轻笑道,天还没亮,干什么都没开门呢

    “好”红缨欣然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