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落幕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他在家里从来不谈工作的,哪有不当言论啊”沈某微微摇头道,手里的针紧了紧,这是来套话的,还是她自己的意思。

    “你这个人在政治上永远是糊涂的。”苏澜手里扯着红辣椒道,“他的资产阶级的情调,听外国音乐,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还有喝咖啡,这不是现成的理由嘛”

    “一日夫妻百日恩,这种事情我怎么做的出来。”沈母坚决的摇头道。

    苏澜闻言,这我口干舌燥说了半天,她居然,扔掉手里被碾碎的辣椒,感觉手火辣辣的,“说你糊涂你还不愿意听,你说你家那口子没有前途了,这辈子算完了,你自己的前途不要也就算了,孩子们的前途怎么办贴上一个这样的标签,这女婿能和咱家易玲过到头儿啊”

    “他们”沈母秀眉微微皱起道,“如果现在为了自己的前途跟我们断绝关系好了。反正我是不会和他断绝关系的。如果女婿为了前途和我们断绝关系,这样的男趁早离了得了。”冷哼一声。

    苏澜怒其不争地看着她道,“阿姨,到时候人家怨你,到时候后悔的时候。”

    沈母笑而不语,继续穿她的红辣椒,话不投机半句多。

    苏澜也觉得索然无味,灰溜溜地走了。

    人一走,沈易玲看着进来的沈母道,“这都是什么人啊以前也没见苏姐,呸呸也没见她是这样的人啊跟韩姐一比,这差距太明显了吧”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沈母神色平静地说道,“人之常情,这场运动让人性粉墨登场,让人看个分明。”自嘲的一笑道,“倒是不坏。”

    “妈,您还有心情说笑。”沈母哭笑不得地说道。

    “也不知道你爸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沈母担心地说道。

    “爸和我家国栋亲自出马,还能有办不成的事情。”沈易玲信心十足地说道。

    aaaaaa

    学校校长办公室内,沈校长踏进来,看着这间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办公室四周墙上贴满了字报,就差办公桌了。

    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沈校长站在办公桌三米外,如青松一般笔直地站着,平静地看着眼前的李卫东。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沈校长看着他问道。

    “从档案上看,真看不出来你已经六十二岁了,可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李卫东食指敲着桌子道,“这按理说六十岁也已经应该退休了,可你呢到点儿了还霸占着地儿不退,原因很简单”厉声道,“就是为了你所谓的专家教育继续效力嘛”斜坐着,手臂搭在椅背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沈校长真是看不惯他坐没坐姿的样子,动了动嘴,忍了下来。

    “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为了确保我们队伍的纯洁性,为了保证我们的革命胜利进行,为了防止你对我们组织的破坏和捣乱。”李卫东站起来郑重地说道,“经过我们组织研究现将决定如下从即日起,你立刻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不过还是要接受我们的政治审查,定期送来检讨书。听明白了没有。”等了半天不见沈校长反应,“说话啊听明白来了没有。”

    沈校长看着他,突然沉声铿锵有力地说道,“立正”

    “啪”李卫东没有丝毫犹豫的立即站定。这真是条件反射,看着他眼底的笑意,更衬托着自己的狼狈。

    “可恶”李卫东一拳捶在办公桌上发出砰的一声,随后紧握着手,可真是疼,使劲儿揉了揉,才感觉好了一点儿。

    而沈校长已经出了办公室,步履有些蹒跚的出了办公大楼。

    “爸”丁国栋见到老丈人立马迎上去,扶着他。

    “我还没老呢”沈校长拂开他的手道,“注意点,这是在学校。”

    “哦”丁国栋立马尴尬地收回自己的手。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学校,丁国栋追了两步与他一步之遥,迫不及待地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哦我现在正式退休了可以回家含饴弄孙了。”沈校长笑容苦涩地说道。

    “爸”丁国栋心里难受地看着他道,“你要心里不带劲儿就说。”

    “难受肯定有只是没想到到头来,这般落幕。”沈校长失落地说道,“我从十五岁就参加革命了。”

    “爸,其他的事情我也安排好了。”丁国栋赶紧转移话题道,“按我们的意思来的,这两天就会陆续就会上路了。”

    “这么快。”沈校长惊讶道,“我以为起码过了春节。”

    “李卫东因为这事急着向上边邀功呢”丁国栋嘲讽地说道。

    “那这事也不是他一个说了算。”沈校长抬眼看向他道,“你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投其所好而已。”丁国栋在老人家目光如炬地眼神下,低垂着头满脸羞愧地说道。

    沈校长闻言,张了张嘴,正色道,“国栋,小道注定走不远的,凡是还得走大道。”

    “爸,我知道。”丁国栋停下脚步看着他,醇厚的声音颇为低沉,话语沉稳有力,“非常时期行非常之法,他们本是一群政治投机分子,本就夹带着私心的。”

    沈校长闻言长叹一声道,“唉算了,你得事情咱们在谋划。”打起精神道,“看来我们的目光还可以放得更高一些。”

    “是爸,我不会忘了我们的初衷的。”丁国栋保证道,“初入体制,我还需要爸提点。”

    “你这小子,倒是不客气。”沈校长看着如此耿直地他道。

    “易玲说跟爸不需要拐弯抹角,有什么不懂、不会的就问,老爷子一定倾囊相授。”丁国栋嘿嘿一笑道。

    “原来有个狗头军师在后面支招啊”沈校长哭笑不得地说道,“走,回家。”

    两人回到了家,就发现气氛不对,丁国栋看着沈易玲小声地问道,“怎么检查不太好。”

    “不是,不是。”沈易玲把今儿的奇葩事说了一遍。

    丁国栋哭笑不得道,“这事天天在上演,自己的选择,自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