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柴米油盐

作品:《六零俏军媳

    孩子们彻底的沉寂了下来,一个个都老实了,不再嚷嚷着离家出走了。

    想走也走不了了,丁海杏他们这边话音刚落上级就发出通知,要求小将们结束这种行动,各回各的学校。

    东奔西跑了几个月,同学们如倦鸟归巢,陆续返校。

    可学校依然停课,孩子们依然是无所事事,不过营地解除了禁令,孩子们也没人出去,反而来了不少的孩子。

    丁海杏看着景博达和红缨神情严肃道,“现在营区是热闹了,不过这人多是非就多,不要向前凑。明白吗”

    “这我知道,来的大都是父母家出事的,孩子没人管了,学校又不上课,在城里竟受人欺负,送到这里有亲戚或者是战友照顾着。咱们这里的环境相对稳定。”红缨看着丁海杏悲悯地说道,“其实也挺可怜的。”

    “这个我打听过了,学校号召的是复课闹革命,可家庭出身不好的在学校里受欺负,被人家泼垃圾,上厕所被人家从外面把门给锁上,进教室门上架了一桶水,弄个落汤鸡。父母不知道在哪儿,孩子既没人管,还给人家当落水狗打,反正他们整人的手段五花八门。”景博达微微摇头,有些兔死狐悲之感,“难怪战妈妈说,这年月谁的拳头硬谁是做主子,人善被人欺。这要是拳头够硬,还能杀一条血路,不然就等着挨欺负。”

    “真是人心都坏掉了。”红缨叹口气道。

    “你们心里明白就好,我就是怕有些激进分子,搞事情。”丁海杏担忧地说道。

    “放心吧战妈妈,冷伯伯这尊大神坐镇,他们不敢乱来的。”景博达信心十足地说道。

    孩子们懂事,丁海杏随即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你们明儿又要进城,去看大舅,别替你们大舅瞒着我,跟着报喜不报忧的。”

    “不会,不会,我们哪儿敢欺骗您啊”红缨连忙说道。

    “再过两天就是元旦了,多给大舅他们带些好吃的。”丁海杏看着他们说道。

    “行,没问题。”景博达爽快地应道。

    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景博达和红缨不时地进城,除去给丁国栋送东西,两人就如蚂蚁搬家似的,淘来不少的好货。

    而红缨可没在那么幸运的天天捡金元宝。

    不过这俩家伙也胆儿大,居然跑黑市去了。

    国家严禁在黑市中倒买倒卖,禁止老百姓私下交易。

    但是,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尤其是饥饿之下,铤而走险的人不在少数,黑市就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场所。

    每到夏收、秋收之后城市近郊的农村农民,就偷偷的跑出来,与城里缺粮却有钱的工人与干部进行私下交易。

    交易地点有的在街头巷尾交易,有的在树下桥头交易,有的在火车站地下道。总而言之是偷偷摸摸。

    大伙的日子都不好过,有时候身穿制服的还迫不得已去老乡手里换粮食,所以平常都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不过丁海杏却不希望他们跑黑市,自己可是在黑市上吃过苦头的,虽然是被人设计的。

    但能不去还是别去,丁海杏建议他们去旧货市场,那里更为稳妥,而且东西也多,只要很小的钱财就能购买古玩字画,珠宝翡翠。

    家里又不缺钱,需要钱的地方又不多,留着干什么等着贬值嘛

    虽然不是可劲儿的花,但也是敞开了花。

    三个人在家里,也没人关着开始败家旅程。

    aaaaaa

    沈易玲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医院现在没有权威的妇产专家,所以沈母就带着她推着自行车载着丁如鸿一起去以前的下属那儿检查。

    沈母敲开小院的门,和沈易玲一起进了院子。

    “韩姥姥。”坐在婴儿车里的丁如鸿乖巧地说道。

    “哎呀我们如鸿真乖。”韩颖低头看着丁如鸿慈爱的说道,抬眼看着她们道,“快进来,外面冷。”

    沈易玲和沈母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支好车,将外孙女抱下来,跟着韩颖进了屋子。

    “家里有点儿冷,我去找你们多好啊”韩颖不好意思地说道。

    何止有些冷,跟冰窖也差不多,显然是没有生火。

    “快坐我出去夹块煤球,生着火。”韩颖夹了块生煤球出了家门,片刻后又夹了块烧了一半的煤球回来,将客厅中央的炉子生着了,打开烟囱,让它快点儿烧起来。

    “我一个人在家,能省则省,实在不行了,钻被窝去。”韩颖忙活了一通坐在了椅子上。

    沈母看着韩颖放在桌上的针和线,穿萝卜片道,“小韩这是在干什么呢”

    “晒点儿萝卜干,等回来酱萝卜吃。”韩颖抬眼看着她笑容温暖地说道,“老领导你们快坐。”

    沈母看着她说道。“别叫我老领导了,我早就不是了。”

    韩颖停下手看着她道,“在我心中你永远是老领导。”

    沈母闻言微微摇头道,“随你。”

    沈易玲看着眼前四十出头,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穿着一身工装,带着蓝袖套,很难想象她是一个出色的妇产科大夫。

    韩颖重新开始穿萝卜片,“你们等会儿,等我弄完了,我再给易玲检查一下。”

    “看你的动作还挺利索的嘛”沈母打趣道。

    “这不是被逼的。”韩颖自嘲地一笑道,开朗一笑又道,“我这双手接生的了孩子,现在也拿的了菜刀。以前我家老夏,总说我手笨,现在让他来看看,穷日子是最好的培训班。”

    “你一个人吃得了那么多吗”沈母看着她笑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现在哪儿哪儿都那么的乱,万一买不着菜了,不抓瞎了。难不成冬天就喝白粥啊”韩颖麻溜地穿着萝卜片。

    “现在有白粥喝就不错了。”沈母冷哼一声道,“现在一斤白米只给八两,剩下二两是高粱面和玉米面。”

    “老领导,你也关心起柴米油盐了。”韩颖笑着打趣道。

    “现在过日子那家不是精打细算的。”沈母叹声道,“今日不知明日事,不精打细算能行吗”

    “是啊小将们不是都走了。”韩颖随口说道,“这日子不知道能恢复到从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