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不对味儿

作品:《六零俏军媳

    “千里看见你们昨儿进城了。”冷强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说道。

    “是,我昨儿进城了。”景博达坦白地看着他们道。

    三人眼前一亮,就这么干脆的承认了。

    冷强眼睛闪闪发亮地说道,“你怎么出去的”

    “我听说你做后勤车出去的。”江千里肯定地问道。

    “后勤的车怎么让你坐的,你有什么办法”高建国激动地问道。

    “原来是这事。”景博达看着他们道,“营区围的跟铁桶似的,就是飞进一只苍蝇,都能查出来公、母。你们觉的我出去冷伯伯会不知道。”

    “啊”三人傻眼了,高建国闻言没好气地说道,“切还以为你有啥高明的办法呢原来特批的。”

    “凭什么呀我是我爹的儿子,为啥你能出去,我不能出去。”冷强心里顿时不平衡道。

    “就是,就是不公平。”江千里和高建国两人相视一眼,看向冷强,怂恿道,“强子,找冷伯伯抗议去。”

    “我不去。”冷强又不傻,当面质问他老子了,他还没吃那熊心豹子胆。

    “那怎么办”三人耷拉着脑袋道,“同样是人为啥他能去”三人齐刷刷地瞪着景博达道。

    这心里的憋屈总得找个发泄口吧

    “想知道为什么我能出去吗”景博达老神在在地看着他们,轻扯唇角道。

    “为什么”三个人齐声问道。

    “因为我乖啊”景博达朝他们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道。

    话落提着篮子一摇三晃地朝家走去。

    留下三个呆立的木桩子,冷强看着他们俩问道,“他什么意思”

    “他乖那不成我们是调皮捣蛋吗”高建国闻言气的太阳穴直突突。

    “这是拐着弯儿的骂我们呢”江千里抬脚就追。

    三人撒丫子就跑,很快就追上了景博达围住他。

    “你们想干什么”景博达老神在在地看着他们三个道,在这里量他们也不敢把自己怎样

    “景博达同学”高建国嘿嘿直笑,“你看咱们天天被困在这里,动弹不得,老爷子们恨不得在我们身上按着探照灯,整日里无所事事的,你看我们被养的白白胖胖的,在足找点儿事做就废了。外面的革命运动风起云涌,我们也不能参与,你去过外面,给我们讲讲城里的革命气氛,也让我们也感受一下革命的气息。”

    “对对对”冷强和江千里忙跟着附和道。

    景博达看着他们,纯真的双眸划过一抹幽光道,“你们真想知道。”

    “嗯嗯”三人点头如捣蒜道,双眸跟小狗似的湿漉漉的眼巴巴的瞅着景博达。

    “那等我把篮子先放回家。”景博达提提自己的篮子道。

    “我们跟着你回家不得了。”冷强直接说道。

    “对对,也省的你来回跑了。”高建国立马附和道。

    “来来,我帮你拿篮子。”江千里笑嘻嘻地说道。

    “不用,不用。”景博达躲过江千里伸过来的手道,紧接着说道,“赶紧走吧”说着抬脚就走。

    景博达领着他们回了家,“你们先进屋,我把这个泡到盆里,马上就来。”

    “你可快点儿。”冷强着急地催促道。

    “你们不嫌弃我这手上的臭鱼烂虾味儿啊”景博达好笑地看着猴急地他们三个道。

    “那好好,快点儿,快点儿。”江千里挥手道。

    “两分钟可以吧”景博达笑着说道。

    “行”冷强点头道。

    景博达提着篮子进了厨房,将篮子里的海鲜直接到进了搪瓷盆里,拿着瓢从缸里舀了些水淹没了他们。

    在院子里用肥皂洗了洗手,冲了冲脚,然后将上衣袖子和裤腿全部放下才进了屋子。

    “怎么样不到两分钟吧”景博达进了家门,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三人道,拉着椅子坐在了他们的对面。

    “快说,快说,出去都有什么见闻。”高建国招着手催促道。

    “那外面真是革命的气氛浓烈,就如同那炽热的岩浆一般”景博达展开双臂,毫不夸张地说道。

    “听听,要不是老爷子拦着,咱们也加入了革命的洪流当中。”冷强激动地满脸通红地说道。

    “对呀不是他们咱们哪能只能当看客”江千里非常遗憾地说道。

    “不是看客,咱连看客的资格都没有,是听客、听客”高建国纠正他们道。

    “甭管看客、还是听客。”冷强摆摆手道,“博达赶紧继续、继续,我们要接受革命的熏陶。”

    “那简直是红色的海洋,满街张贴的字报”景博达讲的绘声绘色的,他们如身临其境一般。

    只不过随着景博达的描述,三人脸上的激动的神情渐渐地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极度怪异的表情。

    “景博达你说的都是真的。”冷强充满质疑地看着他道。

    “我没有带任何的个人的感情,只是陈述我看到的。”景博达挺直脊背,目光平视着他们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是革命”江千里问出心底地疑问道。

    景博达在心底轻轻一笑,行都有脑子。

    “革命不应该是像革命先辈那样,保家卫国,为祖国牺牲一切。”高建国满眼迷惑地看着景博达道,怎么从他嘴里听到的不一样。

    “我可是跟报纸上说的一模一样。”景博达立即声明道,“不信去问你们的父亲大人,我可是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也没有加油添醋。”

    就是一样,才觉着不对味儿,他们想不明白,一个个抓耳挠腮的。

    这咋跟他们的认知不一样呢

    三人带着满腹的疑惑出了景博达的家,沉默的回了家,思绪翻腾。

    aaaaaa

    三个小子堵着人家景博达,他们的老子很快就知道了。

    冷卫国大手一挥,甭管他们,在怎么蹦跶也飞不出他们的五指山。

    没想到晚饭后,冷强敲开了老爸书房的门,倒是让他大为意外。

    父子俩在书房内诚恳地聊了一个多小时,至此彻底打消了孩子出去的想法。

    等儿子走了,冷卫国嘴角微微勾起,景家那小子,真是攻心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