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堵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从信中的字里行间品出来,他们积极应对的斗志。

    好只要不丧失斗志,这日子即使如狗一般艰难,也过的下去。

    丁国栋在信中也深深的明白到了她当初为什么那么反对这件婚事。

    也明白为什么让他去讨好街道办,在街道办混个脸熟,办事方便多了。而且现在街道办有意调他过去参加革命。

    可是因为老丈人的事情他还在犹豫着,怕自己走了,他们怎么办

    “这个笨蛋大好的机会一定要抓住啊”丁海杏着急上火地说道,自言自语道,“把亲家的关系转到街道办不就得了。”

    接着往下看,这事丁国栋和他老丈人商量着呢还没定下来。

    丁海杏总算放心了,以亲家公的政治敏锐,他如果帮大哥谋划的话,未来大有可期。

    玩儿政治,亲家公那也是熟读马列的老革命了。

    信里还写着你嫂子又有了,杏儿又要做姑姑喽

    总之谢谢杏儿所做的一切,谢谢

    呼丁海杏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被冲击最狠的亲家公能平安无事,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丁海杏将信合上,扔进了空间,又检查了一下门户,将孩子们挨个把把尿,才上炕,睡在孩子们中间。

    一夜无梦到了早上,景博达和红缨晨练去,现在身后多了两个小尾巴,小沧溟和小北溟。

    丁海杏接到一个意外的电话,战家战得胜的来的电话,他们从于秋实那里知道战常胜执行任务去了,家人都没事。

    并告诉丁海杏家里都很好,不用担心。

    丁海杏当然不用担心了,战家出身无可挑剔,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道,“谨言慎行,根正苗红也不是免死金牌。”

    “知道,知道,爸也是这么约束我们的。”战得胜忙不迭地又说道。

    现如今这年月,人人自危,各自安好,就是最大的庆幸了。

    吃过了早饭,红缨将家里的衣服攒了起来,尤其是他们昨儿穿的衣服好好的清洗一下。

    aaaaaa

    江千里敲开了一号院门,进了冷强的卧室看着他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强子,强子。”

    “干啥”冷强意兴阑珊地应了一声道。

    “昨儿景博达进城了。”江千里双眼放光地说道。

    “什么”冷强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道,双眸炯炯有神地看着他道,“消息可靠吗”

    “我亲眼看着他和红缨坐着后勤的车,进来大门的。”江千里指指自己的眼睛道。

    冷强当场就爆了,“凭什么呀我们被老爷子给看的就差上厕所也有人跟着了。他咋能进城的。”趿拉上鞋道,“不行,我得找老头子问问”

    “回来回来。”江千里拉着他道,“你敢去问你家老子这事你不怕被撅回来啊”朝他努努嘴道,“再说了你敢嘛”

    别看他们在外面吹的牛皮震天响,真见了老子,那也是老鼠见了猫。

    “咱先找景博达打听打听情况,他咋出去的。”江千里双眸闪着精光道。

    “那还等什么”冷强提着鞋朝外走去。

    江千里追上来道,“咱先去找高建国,他跟景博达熟悉,让他套套近乎,没准能套出什么有用消息。”

    “对”冷强边走边点头道。

    “哎你们俩这是去哪儿啊”陈桂兰看着朝外走的他们俩道。

    “我们去找高建国玩儿去。”冷强拉开门说道,话落和江千里一起闪出了家门。

    陈桂兰伸着手,想说什么,最后放下手自言自语道,“三个小兔崽子,就是凑到一起也翻不出浪花来。出去玩儿也好,也省的天天闷在家里,跟懒骨头似的。”

    江千里和冷强去了五号院找到了高建国。

    高建国正斜靠在床头看小说呢

    “哟你倒是清闲,居然在看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冷强看着他手中书的封面道。

    “不然干什么”高建国将手中的书,“天天就这么无所事事的,跟养猪似的,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你看我这腰带,都松了两个眼儿。”

    “你们俩过来干嘛”高建国懒洋洋地说道。

    “告诉你一个重大的消息。”江千里将昨儿所见所闻告诉了高建国。

    高建国闻言眼前一亮道,“那还等什么呀走咱们问问去。”

    三人直接出了五号院,径直朝景家走去。

    “等等咱们先合计一下这话该怎么问啊”冷强拉着他们俩道,“不能贸贸然上去就直白的问吧”

    “该怎么套话”江千里看向高建国道,“你跟景博达熟悉,这个光荣而坚艰巨的就交给你了。”

    高建国在心里苦笑他和景博达的关系外人不知道,自己心里可清楚的很

    以前还小自己脸皮厚硬凑上去,玩儿到一起。自从家搬到这里,和同龄的冷强与高建国他们玩在一起,自然就疏远了景博达和红缨。

    尤其这两年,战叔叔与景叔叔都不在,他们和丁阿姨也深居简出的。

    他也不在是小时候不懂事,老往人家家跑,关系就有些疏远了。

    高建国犹犹豫豫地看着他们俩道,“还不如直接去问的好,以我对景博达的了解他肯定实话实说的。”

    “不能吧这么大的事情,他能向咱们坦白。”江千里不太相信道。

    “问问景博达不就知道了。”冷强干脆地说道,“咱就不整那么多弯弯绕绕了。”

    “你们要问我什么”景博达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说道。

    三人吓来了一跳,回头就看见景博达提着篮子,还卷着裤腿,卷着袖子露着白皙的小腿与胳膊。

    这样子不用说又去赶海了,感觉看着好冷啊

    在背后正议论人家呢被正主逮了个正着,还有比这更尴尬的吗

    景博达可不想站在路上与他们大眼瞪小眼,“你们要是没事的话,让让路,我要回家。”

    “呃”冷强赶紧拉着他们俩侧身让开。

    景博达提着篮子穿过他们,冷强满脸的纠结,“娘的什么时候这么扭捏的跟个娘们似的。”看着景博达抬手道,“哎问你个事。”

    景博达停下脚步回身看着他们道,“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