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一言难尽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没问题。”丁国栋肃着一张脸看着她又道,“细节啥的你就不要知道了,我怕你受不了。”缓口气道,“只要爸平安就好,其实那些你应该也能猜的出来,看别人就知道了。”

    “好”沈易玲沉吟了半天才低垂着头闷声道,“我眼不见为净。”

    丁国栋长臂一伸将她给搂进怀里,轻摩挲着她的后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沈易玲脸埋进他的怀里,不一会儿他的胸前就湿了一片,“爸做错了什么”

    “爸没错,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丁国栋全身紧绷,咬着后槽牙说了一句道。

    “你真的认为爸没错那墙上可贴满了。”沈易玲猛的抬头,红肿着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道。

    “当然虽然我不是海军,只是一个校对员,可是经我校对的书我也看了许多。海军是技术兵种,需要文化知识,难不成让斗大的字不识半口袋的一帮子人去开军舰吗不然怎么守卫我们的海防。”丁国栋黝黑的双眸闪闪发光地说道,“专家也是群众,有技术的群众。”

    “国栋”沈易玲激动地抱着他道,“有你在真好”

    “那么现在尽量别出去,别跟他们对着干,老实的在家呆着。”丁国栋抱着她,轻抚她的头道,“去医院检查一下,安心的在家养胎。”

    “知道了。”沈易玲点点头应道。

    丁国栋长出一口气,终于说服着固执了娘们儿了。

    第二天沈易玲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可医院里到处乱糟糟的,好不容易找到了妇产科,结果没有一个医生,都去开会了。

    沈易玲灰溜溜地回来了,晚上的时候丁国栋知道后,还能怎么办干脆道,“等肚子大了就知道了,老话不是说怀孕三个月不要告诉人嘛不着急。”

    “等风声稍缓了,让妈带着你去看看医生。”丁国栋嘱咐她道。

    “医生不都靠边站了,不知道去哪儿了,上哪儿找医生。”沈易玲担心地说道。

    “真是一孕傻三年,妈在医院工作了那么久,总会认识几个医生的,靠边站了,咱们就家里找去。最好找个会把脉的,确定了就好。”丁国栋小声地说道。

    “嗯听你的。”沈易玲点点头道。

    aaaaaaaa

    形势越来越严峻,城里越来越乱,这么说吧

    连市里的垃圾工人推着垃圾车,现在也不装垃圾了,垃圾车上插着小红旗,里面坐着俩垃圾工人,吼着口号,唱着歌,从垃圾臭味弥漫的大街小巷穿过。

    而牛奶工人把一瓶瓶牛奶放在订奶户门口,奶瓶下压着他们油印的传单,积极的投入运动中来。

    沈家夫妻所住的房子被收回了,只带了两件衣服就搬了进来了。

    屋子早就收拾好了,沈易玲看着二老带回来的东西,有些惊讶,拉着沈母小声地问道,“妈,咋就这些东西这房子、家具是国家的带不出来,这衣服,锅碗瓢盆咋也没有了。”

    “别提了。”沈母闭了闭眼,苦笑一声道,“家里被扫了无数次了,满墙贴的字报,家里的床单、毛巾、进口的高压锅、不锈钢的勺子都他们给顺走了,至于碗碟餐具、茶具”冷哼一声道,“下场都碎碎平安了。”

    “那衣服呢”沈易玲瞪着大眼追问道。

    “你爸本身就没几件好衣裳,打着补丁的毛料军装也被偷走了。藏书也被一把火给焚了,你爸养的花,也被给刨了,那校园里的树都被砍了。就咱家那皮沙发,一刀子插进去,闹的里面的鹅绒、鸭绒,飞了满屋子都是。你爸宝贝的金鱼,也被一脚给踩了,鱼缸也碎了。”沈母苦笑不得地看着她道,“你说这都叫什么事”

    “人平安就好,人平安就好。”沈易玲晦涩难过的说道。

    “我只是看不惯他们这么糟践东西。”沈母义愤难平地说道。

    “这东西心疼不完,与咱家那些破烂相比,老祖宗留下来的那些才真是被糟蹋了。”被丁国栋搀扶着进屋的沈校长说道。

    有丁海杏示警沈校长倒是想转移家里的东西,后来想想作罢,他家里人来人往的,大家都知道有啥。

    万一没了,他们没有办法解释去向。只是把家里存折上的钱早早的取出来,让闺女和女婿保存着。

    有了钱,即便停职了,省着点儿花,也能过日子。

    “那些身外之物就算了。”沈校长宽容大度地说道。

    “爸,您回来了。”沈易玲赶紧上前搀扶着他进来,坐在了圈椅道。

    “又跪了那么久,膝盖受的了吗”沈易玲看着他的双膝担心道。

    “有你小姑子的药膏,好多了。”沈校长微笑着说道,手搭在嘴边嘿嘿一笑道,“我这么做都是装的。”

    这些日子三番五次的被拉出去开会,有时候甚至与地方大学开高校联合会。

    回家来的时候有膝盖上全是泥,裤腿卷起两个膝盖全是乌青。

    有时回家来,头发上抹浆糊,有时两手涂了墨汁,还有一次衣服上写了许多字总之每次回来都狼狈的很

    “爸”沈易玲双眸蓄满了泪水,难过地说道。

    “行了,怎么说也是个军人流血不流泪,哭什么”沈校长板着脸不悦地说道。

    “爸,她这是有了,情绪有些波动。”丁国栋赶紧护着自个媳妇儿道。

    一直都乱哄哄的沈易玲也没找到机会检查一下,可这怀孕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了,这确认无疑了。

    在沈母住进来后,一天晚上,他们找老中医把把脉,是喜脉

    沈校长心里偷着乐,这女婿真是没得说,这些日子过亏了他,跑前跑后。

    “爸已经够幸运了,没有让人给剪了头发。”沈校长拍拍闺女的胳膊道,催促道,“快做饭去,我跟国栋商量点儿事”

    “这家伙居然跳进虎穴了。”丁海杏看着信摇头失笑道。

    那些专家教员们的日子过的艰难,家属也受到了歧视,生活困难,买粮油,煤球都买不到。

    丁国栋和沈校长商议之下,让丁国栋跳进虎穴,监督沈校长他们,起码这日子挨的过去。

    度过了最初的疾风骤雨,现在和缓了许多,沈校长每天练练大字,跳跳舞,一天就这么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