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1章 劝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直到2天黑后丁国栋才骑着自行车将老丈人给带了回来。

    丁国栋将自行车停在了楼外,背着老丈人进家门,“妈,妈,我把爸给接回来了。”

    沈母听见外面的动静一早就把门打开了,“老沈,国栋”看着他们俩的狼狈样道,“快进来,快进来。”

    丁国栋背着老丈人直接进了卧室,将人放在了床上。

    丁国栋站起来道,“妈,药箱呢”

    “这儿呢”沈母抱着药箱走进来道,“哪儿受伤了,他们打你了。”

    “没有,没有,是我跪的时间长了。”沈校长蜷缩着腿道。

    “我看看。”沈母蹲在地上卷起裤腿来道,看着又红又肿的膝盖,顿时眼泪下来,“你这腿本来就受过伤,现在”

    “你别光顾着哭啊赶紧给我上药。”沈校长赶紧催促道,转移她的注意力,不然非被她的泪水给冲跑了。

    丁国栋看着沈母情绪不稳道,“妈还是我来吧”接过她手里的药膏,直接抹在了膝盖上,察觉老丈人的腿哆嗦,“爸,很疼吧”

    “不,是擦上药很舒服,寒气给激了出来。”沈校长摆手道。

    “爸这个药擦上去,您的膝盖会黑青、黑青的,只是看着不好,其实是好了。”丁国栋边揉边说道。

    沈校长闻言心领神会道,“我明白,这是做给他们看的。”

    “老沈,怎么样”沈母看着神色憔悴的他担心地问道。

    “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沈校长故作轻松地说道,朝她贼兮兮地一笑道,“我全程都在背伟人选集,就当在开会做报告了。”赶紧又道,“赶紧给我倒杯水去,我渴死了,这嗓子都冒烟了。”招手又道,“对了,对了,赶紧给我们弄点吃的,饿死了我了。”

    “好我马上给你弄。”沈母蹬蹬跑了出去。

    “呼”沈校长才瘫软在了床上。

    一番折腾了下来,沈校长和丁国栋吃了饭,感觉才活过来了。

    沈校长挥手道,“国栋,赶紧回去,回去,别让易玲担心了。对了,你给我看好那丫头了,那驴脾气,别跟人家起冲突了。”

    “是”丁国栋忙不迭地应道。

    “你们要有心理准备,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沈校长又交代道,“跟他们生气不值当的,一群听风都是雨的愣头青。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对上他们那不讲理的,什么理都没用。就老实点,别硬顶。”

    “我知道了爸”丁国栋点头如捣蒜道。

    “好了,天不早了,我就不留你了。”沈校长挥手让他离开。

    “我送你。”沈母将丁国栋送出了楼,两人站在花园外。

    黑暗处,丁国栋看着沈母一脸正色地说道,“妈,别看爸说的轻描淡写,其实心里不痛快。我怕他那倔脾气,看见那些专家,您也知道他有多宝贝他们。那暴脾气上来了您多劝劝爸,有些事情忍一忍是可以过去的。您劝爸,千万不要跟群众顶嘴争吵,跟他们顶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行,我告诉他。”沈母慌乱地点头道。

    “还有啊针对他们的上纲上线,就当他们在放屁,几个毛没长齐的家伙,他们代表不了组织,更代表不了群众,我就是群众一员,我就看不惯。”丁国栋继续叮嘱沈母道,“妈,现在形势不好,我们就得撑起这个家,您可千万不能倒下,您多开导开导爸,多聊聊你们过去打小鬼子,打老蒋的丰功伟绩,激起他的斗志,聊聊天、下下棋,千万别让他一个人待着,胡思乱想,感觉被组织抛弃了,又被我们给抛弃了。他脾气坏,就让他坏去,发泄出来,总比窝在心里给闷出病来好。”

    沈母随着他低沉有力的嗓音,情绪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还有啊妈,您要把家里的刀啊,还有剪子呀,绳子啥的,统统都藏起来。”丁国栋神色凝重地说道。

    “你是怕”沈母紧张地问道。

    “防患于未然吧这只是开始,未来谁知道啥样子。别充满了期待,换来无尽的失望,或者希望组织明察秋毫的。万一钻了牛角尖,想不开,咱的做足了准备是吧”丁国栋仔细思索了一下,又想到,“这一段时间关门谢客,别见任何人,谁来了也别见,免得被他们逮到把柄,扣一顶huan ian的帽子。有什么让我跑腿去。”

    “嗯嗯”沈母点头道。

    丁国栋想了想没有遗漏的,赶紧催促道,“妈,您快进去吧我走了,易玲还在家等着呢”

    沈母目送他离开,回了房间,看着疲惫不堪的老伴儿。

    “我们低估了形势的严峻与复杂。”沈校长斜靠在床头,神色清明地看着她道。

    尽管有丁海杏的示警,形势发展远远的超出了沈校长的预判范围。

    “你不会做傻事吧”沈母紧抓着他的双手问道,“国栋很担心你。”将他的话传给了老伴儿。

    “这傻孩子,说不难过是假的,任谁被这般污蔑,还有冤没地儿诉。这心情可想而知。”沈校长自嘲一笑道,“又不是独我一个,比我受了天大委屈的大有人在。这么想心里就好过点儿。”

    沈母闻言一愣,随即哭笑不得道,“这是在比谁惨吗”

    “好了,休息吧接下来这仗不知道要打多久,咱们得养精蓄锐,好好的与他们周旋。”沈校长燃起熊熊斗志道。

    aaaaaa

    丁国栋回到了家,打开锁推开门就看见沈易玲站在门口,一脸的担心。

    “放心,爸没事。”丁国栋看着她快速地说道。

    “真的”沈易玲怀疑地问道。

    “咱们进去说。”丁国栋拥着她边走边说道,“我骗你干什么这种谎话一下子就被揭穿了。”

    进了屋后,丁国栋看着她严肃地说道,“沈易玲同志,咱们好好的谈谈,未来你就给我在家老实的待着,非常时期,哪儿也别去。将另一间房收拾一下,说不得那天爸妈就过来住了。”

    “行那班上不上没啥劲了。”沈易玲看着他道,“不过你得将爸的情况,老实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