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晕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接过来,打开了包,“你这是搬金山呢咋这么多。”

    “在废品收购站碰上的。”红缨开心地说道,手里比划着说道,“这么大个木箱子,装的满满的。”

    “哟我们红缨这真是财神爷附体啊”丁海杏看着她打趣道。

    “妈,这是送给你的。”红缨直接推到了丁海杏的面前道。

    丁海杏收起来干脆地说道,“好我替你收着,等到了可以带了,我在给你。”

    “妈,妈”

    红缨的话还没说完,丁海杏就催促道,“行了,行了,赶紧睡觉去,不要打搅我看信。”说着拍拍兜里厚厚的信。

    “那战妈妈我走了。”景博达提着收拾好的行李袋道。

    “去吧”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我送你。”红缨起身送了景博达出去。

    丁海杏则将沙发上金银珠宝兜进了卧室,直接扔进了空间,没有比空间更安全了。

    红缨将景博达送出去,插上了房门,又检查了炉火,门窗,刷牙、洗脸后,敲开了丁海杏卧室的门,“妈,我休息了,门窗已经检查过了。”

    坐在炕上的丁海杏刚抖开了信,闻言看过去道,“好了,快睡觉去吧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聊。”

    “好”红缨点点头道,“妈,您也早点儿睡。”

    aaaaaa

    信中详细的记录了这几个月的惊心动魄。

    暑假之前都沈校长可控范围内,然而暑假后,形势急转直下。

    图书馆内沈易玲一听自己的老爸被他们给拉走开会去了,当场就急了。

    脚步匆匆的蹬蹬向外跑。

    丁国栋如脚踩风火轮似的从工厂飞了过来,自行车一扔,都来不及支,就冲到了沈易玲身前道,“你干什么去”

    “爸出事了,我得去看看。”沈易玲着急地说道。

    “你别去,那里太危险。”丁国栋展开双臂拦着她道,“你也不方便出现,我还怕他们对你们不利。”

    “我才不怕他们呢惹急了老娘突突他们。”沈易玲双眼猩红地说道,“你给我让开。”

    “不让”丁国栋态度坚决道。

    沈易玲无论朝左走,还是朝右走,丁国栋如一堵墙似的,如影随形地拦着她。

    “丁国栋”沈易玲咬牙切齿地喊道,“那是我爸”

    “我知道那还是我丈人呢”丁国栋看着固执地她,无奈地说道,“你这娘们儿,怎么就说不明白呢他们不是外面那帮子学生,你可以以一敌十。他们可是有身手的,你能打赢几个。”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听我的话,老实的在家里待着。”

    “你让不让”沈易玲攥紧拳头道,“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这拳头就如闪电一般冲着丁国栋挥了过来。

    丁国栋冷不防的挨了一拳,蹬蹬向后退了几步,“你还真打啊”

    沈易玲现在根本就听不进去,攻势凶猛如潮,一拳接着一拳。

    打自己的是自个的爱人,丁国栋只能躲避,灵活的贴身如八爪鱼似的双臂、双腿缠住沈易玲,喘着粗气说道,“沈易玲,孩子妈。”他真想将人给打晕了,扛回去。

    被死死缠住的沈易玲,气沈易玲满脸通红声音嘶哑地说道,“丁国栋,孩子爸,你放开”眼前一黑,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倒在了丁国栋的身上。

    “易玲、易玲,你别吓我啊”丁国栋吓得抱着她大叫道,直接一个公主抱将她抱回了娘家。

    沈母心里正着急老沈呢就看见闺女被女婿给抱了进来,急切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易玲知道爸出事了,想要去会场,这一激动就晕过去了。”丁国栋抱着他放在了沙发上道,“妈,您快来看看。”

    “易玲,易玲。”沈母蹲在地上看着闺女道。

    沈易玲睁开眼睛道,“妈,我爸他”

    “这不是你该去的,去了也没用,你们现在带着如鸿回家去。这不能让孩子看见了,万一吓着孩子呢我怕这里”沈母冷静地说道。

    “妈,那您呢”丁国栋担心地看着她说道。

    “我等你爸回来。”沈母神色坚定地说道。

    “那我们就更不能走了。”丁国栋态度坚决地说道。

    “我也不走。”沈易玲附和道。

    “你们就别添乱了。”沈母严肃地说道,“沈易玲,这是命令。”

    “妈,妈,别急,别急。”丁国栋看着他们俩道,“我去,我去找爸,妈您在家等着,易玲带着如鸿回家等着。可以吗这爸要照顾,如鸿也要照顾。”伸手拍着沈易玲的胳膊道,“乖,听话。”

    沈母也出声道,“易玲听国栋的话,国栋去找你爸最合适,明白吗”抓着她的手摁了摁道,“国栋出身正,他们不会把他怎么办的”

    “你就是不顾如鸿,也得顾顾你肚子里的小的吧”丁国栋目光凝视着沈易玲的平坦的小腹道。

    沈易玲双手搭在自己的小腹上,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道,“咱家二小来了。”忽然又摇头道,“我这个当妈的都不知道,你咋知道的,我又没上医院检查。你怕我找爸去,哄我的吧”

    “你那。”丁国栋忽然意识到丈母娘还在身边呢倾身上前,在她耳边小声地说道,“你那个多久没来了。”

    沈易玲闻言僵立在当场,丁国栋站起来道,“妈,如鸿呢我去抱她。”

    “在楼上睡觉呢”沈母指指二楼道。

    丁国栋立马说道,“妈,你看着易玲,我去抱如鸿下来。”疾步朝二楼奔去,抱着还睡的迷糊的丁如鸿下来,推着自行车载着老婆孩子避着他们将沈易玲母女送回了家。

    丁国栋将她们俩送回了家,不放心得又从外面将大门给锁上了。

    听见锁门声音,沈易玲拍着门道,“丁国栋你锁门干什么”

    “你说我锁门干什么我还不怕你言而无信。”丁国栋站在门外严肃地说道,“易玲,你放心,我一定把全须全尾的将爸找回来。”话落转身离开。

    “国栋”沈易玲隔着门叫着他,哽咽道,“一定要把爸带回来。”

    “保证完成任务。”丁国栋一脸严肃地看着大门道。

    丁国栋蹬着自行车满世界的找岳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