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回家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一次平安过关,下一次呢”景博达担忧地说道。

    “下一次”罗爷爷脸上喜悦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的,“走一步算一步吧”这世道还能如何今日不知明日事。

    景博达看着他们道,“这样,我们会经常来,你有需要的话,我们还在那里见面。”

    “这怎么好意思太麻烦你们了。”罗爷爷激动地语无伦次地说道,这里面担着极大的风险的,“不行、不行”

    景博达黝黑的双眸滴溜溜一转道,“让你们活着,可是为了更好的改造,怎么不行了。”

    “折腾个死人有什么用,也触及不了灵魂。”红缨随声附和道。

    “是是是”罗爷爷闻声心领神会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谢过了景博达与红缨,一家人抬着面袋,步履蹒跚的离开。

    aaaaaa

    景博达和红缨转身离开,去与后勤处约定的地点,等着。

    不到三点车子就开了过来,两人上了车,一路颠簸的回到了营地。

    两人从车上跳下来,匆匆地朝家里赶。

    “我们回来了。”景博达跨进月亮门就喊道。

    “哥,哥。”小北溟打开门冲了过来,走到跟前却急急地刹住车,捏着鼻子道,“哥哥身上臭死了。”

    “你这小子。”景博达蹲在地上展开双臂,笑眯眯地说道,“来,二小子跟哥亲香、亲香。”作势要抱他。

    “不要”吓得小北溟转身毫不客气地朝家跑。

    “呵呵”景博达和红缨笑着进了屋。

    丁海杏看着他们俩道,“身上确实味儿,先去澡堂子冲个澡,我给你们做点儿吃的。”

    “是”景博达和红缨应了,各自收拾换洗衣服,洗漱用具,放在脸盆里,拿着澡票去了澡堂子。

    丁海杏先叮嘱小北溟乖乖的,赶紧做上高汤,给孩子们下鲜虾馅儿的馄饨。

    景博达冲澡快,前后二十分钟就回来了,帮着看孩子。

    “二小子,现在让哥哥抱抱。”景博达抱起小北溟道,“闻闻看香不香。”亲亲他嫩滑的小脸蛋道。

    “香”小北溟点点头奶声奶气地说道。

    “那亲亲我。”景博达凑着脸说道。

    “吧唧”一下,小北溟亲了他一脸口水。

    他们玩儿哥俩好的时候,被冷落的国瑛不乐意了,已经七个多月的小丫头也知道争宠了。

    国瑛躺在婴儿车里,嘴里咿咿呀呀,伸着手要抱抱。

    三翻六坐,只不过穿得厚坐起来跟不倒翁似的。丁海杏干脆让她继续躺在婴儿车里。

    “好,哥哥抱。”景博达看着小北溟道,“哥哥抱抱妹妹好不好。”

    “不好”小北溟搂进他的脖子,坚决的摇头道,大家都抱妹妹。

    景博达轻拍着他的后背,故意地说道,“那我们就不抱妹妹,让妹妹哭好了。”接着又说道,“你比妹妹出生的早,我们一直都抱着你来着。”

    “我怎么不知道。”小北溟皱着眉头问道。

    “你像妹妹这么大的时候,我们大家一直抱着你。只不过你不记得来着。”景博达斜眼看着小北溟的表情,“哎妹妹金豆豆都掉下来了。”

    小北溟纠结了半天,开口道,“哥哥放我下来,你抱妹妹好了。”

    “我们二小子就是乖。”景博达放下了小北溟,抱起了国瑛。

    “博达,国瑛该尿了。”在厨房的丁海杏提醒他道。

    “知道了。”景博达抱着国瑛出去,很快就回来了,抱着国瑛坐在沙发上和小北溟一起玩儿。

    等到红缨也洗澡回来了,馄饨也下好了。

    “来国瑛给我,你们先吃饭,有什么话咱们吃完饭再说。”丁海杏从景博达的手里接过国瑛道。

    “妈妈,妈妈我也要吃。”小北溟拉拉丁海杏的衣服道。

    “给你盛好了。”丁海杏低头看着他道,“怎么能少得了你呢”

    景博达将小北溟抱到餐椅上,眼前的小搪瓷碗里放着一个馄饨,餐桌上放着一个大碗,五个馄饨小半碗汤。

    而景博达与红缨是一大海碗馄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儿,汤上面飘着切的碎碎的葱花,和翠绿的香菜,馋的人直流口水。

    “快吃吧”丁海杏抱着国瑛坐在小北溟身旁,看着他吃完了,好随时给他添加。

    “我早就饿了能吃下一头牛了。”景博达看着眼前的大海碗道。

    “怎么了,中午没吃饭。”丁海杏惊讶地说道,“我不是给你烙了葱油饼了吗”

    “别提了,战妈妈,国营饭店没东西可卖,葱油饼给了别人了。”景博达拿着勺子舀了一个馄饨道。

    “好了好了,不说了,赶紧吃饭。”丁海杏赶紧说道,这话题一聊开了,这饭就吃不了了。

    “妈,我们这一碗干下去,还怎么吃晚上饭。”红缨抬眼看着她说道。

    “那就不吃了呗这还不简单。”丁海杏轻松地说道。

    “那您和沧溟怎么办”红缨问道。

    “还有馄饨,沧溟从托儿所回来,我们俩在下。”丁海杏催促道,“快吃,不说话了。”

    景博达与红缨两人抄起勺子,埋头吃饭。

    十多分钟,两人就干完了一大海碗馄饨,连汤都剩。

    红缨收拾了两个碗去洗,丁海杏就问道,“我是叮嘱不让你们在大舅哪儿吃饭,免得增加他们的负担,和惹到不必要的麻烦。可你们咋没吃饭。”

    景博达将发生的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战妈妈,您听听,这像样子吗”

    “看来他们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丁海杏勾起唇角,轻声说道。

    “嘎”景博达呆愣愣的看着她。

    “怎么还想不明白吗”丁海杏朝他意味深长地一笑道。

    景博达闻言脑子转转就了然道,“他们东南西北来回的跑,在吃喝住行上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负担,谁也养不起他们,那真是如蝗虫过境。没有吃的就打棍子,扣帽子,真是路上的人都躲着他们。”

    “喂明知道是套,还要钻。”丁海杏看着他问道。

    “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饿死。”景博达唏嘘道,“我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