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买粮

作品:《六零俏军媳

    “啊”两人显然没想到,被饿的急糊涂了,抓着根稻草就想救命。

    “那算了。”罗爷爷尽管无奈,却也深知在强人所难,就太过分了。

    原本对生活打开条门缝,没想到又砰的一声合上了。

    希望后的绝望,让三人身上笼罩着死气沉沉一种可怕的暮气。

    景博达看着他们挠挠下巴道,“其实想买粮,也很简单。”

    “怎么办”罗老爷子抬眼看着他,一双眼充满了希望,亮晶晶的,比天上的星辰还要灿烂。

    “依然是你们去买粮,只不过我押着你去。”景博达手搭在嘴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将自己的方法说出来。

    老爷子越听,眼睛越亮,最后忙不迭地点头道,“行,就按照小伙子你说的做。”

    “只是这样让你收委屈了。”景博达不好意思地说道。

    “受什么委屈活着最重要。”罗老爷子摆摆手混不在意地说道。

    “那好吧前面带路。”景博达看着他言语温润地说道。

    “我得先回家拿一下面袋和粮本。”罗奶奶说道。

    “那我们在粮店那条路的十字路口回合。”罗爷爷赶紧说道。

    大约半个小时后,回合以后,景博达看着罗奶奶道,“你跟我去买粮食,女人去总是能勾起同情心。”目光又转向红缨道,“红缨你和他们去胡同里等着。”

    “嗯”红缨乖巧地点点头,和罗家祖孙躲进胡同巷子里。

    景博达跟在罗奶奶你身后走到了为民粮店前。

    景博达朝老人家努努嘴,示意她进去买玉米面。

    罗奶奶缩头缩脑的进了粮店,走到了柜台前,将粮本递给了一个中年妇女。

    她梳着短毛盖儿,穿着红白相间的格子外罩,带着蓝色的袖套。

    罗奶奶小声地说道,“同志,我买玉米面。”

    工作人员接过她递来的粮本打开,看见大名后,立马斜着眼看着她啐道,“怎么你就是资本家罗进川的臭婆娘,你们罗家吃惯了劳动人民的血肉,还想吃玉米面。”冷哼一声道,“滚开,我们劳动群众的玉米面,不卖你这种人。”

    罗奶奶看着她有气无力地哀求道,“同志,我们家已经揭不开锅,断顿了。”

    “断顿了好啊尝尝挨饿的滋味儿,想当年你们是怎么剥削农民的。”她恶狠狠地说道。

    “同志,求求你了。”罗奶奶苦苦哀求道。

    她将手里的粮本扔在了柜台上,理都不理罗奶奶,甚至别过脸,感觉多看她一眼,就脏了自己的眼睛似的。

    景博达实在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来,拿过扔在柜台上的粮本道,“买五十斤玉米面。”

    “你是谁”她扭过头来看着景博达道。

    景博达指指自己的衣服,微微扬起下巴,倨傲地说道,“你说我是谁”说着将粮本递给了她。

    “我们粮店有规定,他们来买粮食可以不卖。”她接过粮本,直接扔给了景博达,态度强硬且无理。

    “你饿死了他们你担当的起这个责任吗”景博达拿起粮本,放在她眼前,拍了拍,厉声说道。

    “责任”她扭过头来看着他道,“什么责任”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着不知道。”景博达看着她刻意压低声音道。

    “你我听不懂耶”她瞪大眼睛看着景博达道。

    景博达朝罗奶奶努努嘴呵斥道,“出去。”

    罗奶奶低着头,畏畏缩缩地出了粮店。

    景博达见人出了粮店,自己走到柜台里面,看着她说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们都不知道。”

    “什么事情。”她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问道,心中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心。

    “罗家不老实,没有深刻的反省自己所犯下的罪孽。”景博达看着她继续说道,“所以我们要继续深挖,得让她从灵魂深处改造思想。可你们饿死他们了,我们还怎么办”激烈且兴奋地说道,“同志你现在是支持我们的革命工作,可不能做我们的绊脚石。”

    这帽子扣的有点儿大,她可担不起,“对对对,不能饿死了他们。”她拿过粮本立即说道。

    她打开粮本,翻到记账的那一页,看向景博达道,“五十斤玉米面”

    景博达点点头,她又转向后台,看着同事喊道,“给她称五十斤玉米面。”

    “是”

    景博达回头看向站在粮店门前的罗奶奶,故意恶声恶气地说道,“还不快进来。”

    “是是是”罗奶奶点头如捣蒜道,闷着头进了粮店内部,抖开面袋,放在了抽屉大小的漏斗下接玉米面。

    五十斤装好后,景博达看着工作人员道,“同志,谢谢你支持我们的工作。”

    “不客气,都是干革命吗”她满脸笑容地说道。

    景博达转过身看着已经系好面袋,背在身上的罗奶奶,恶声恶气地说道,“还不快走,要从灵魂深处反省自己。”

    “是是是”罗奶奶边说,边佝偻着腰,背着面袋朝粮店外走去。

    景博达有心想帮她,可是这么多人看着,不能功亏一篑了。

    罗奶奶费劲的背着五十斤玉米面出了粮店,一步三晃的走到十字路口。

    红缨看见他们出来,立马迎了上去。

    罗老爷子上前帮忙,两人抬着面袋朝僻静处走去。

    走到人少的地方,罗爷爷看着景博达忙不迭地说道,“谢谢,真是太谢谢了。”

    “不客气。”景博达摆了摆手道。

    “继先来给恩人磕头,咱得命可都是他救的。”罗爷爷激动地推着孙子说道。

    罗继先激动地就要下跪,景博达弯腰拦着他道,“不用,不用,现在都在破这个了,你这样我可是要犯错误的,被他们给逮着了可就倒霉了。”

    “那鞠躬、鞠躬。”罗奶奶赶紧又道。

    罗继先连忙鞠躬,景博达只好受了他的礼。

    “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们走了。”景博达看着他们说道。

    “谢谢”一家三口再次谢道。

    “甭谢了,快走吧避开点儿人。”景博达提醒他们道。

    “知道,知道。”罗爷爷谨慎地说道,“我们走了。”再不走被人撞见了会连累他们的。

    罗继先挥手与景博达他们再见。

    “等一下”景博达看着他们叫道。

    “什么事”罗爷爷回头看着他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