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上套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博达看着她笑了笑宽慰道,“走吧咱们回家,回家啥都有了。”

    红缨一拍自己额头掀起来道,“等等这里还有咸鸭蛋呢”

    “不了,没有配搭齁咸的。”景博达摆摆手道。

    “咱们走”景博达站起来道。

    “那好吧”红缨情绪低落道,是自己搞的,两人午饭没了,跟着站了起来。

    急促而凌乱的脚步声,从两人的身后传来。

    紧接着一个沙哑的声音又道,“等一下。”

    景博达闻言回头看过去,刚才的小家伙,只不过身边多了两个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头发斑白的老奶奶和一个同样饿的脚发软的老爷爷,深一脚浅一脚,追过来。

    景博达一看老爷爷的发型,一边有头发,一边没头发,心里有些不明白了,即便是家庭问题,城里人为什么饿成了这样,又不是前几年的荒年。

    “是他耶”红缨看着那个小家伙道。

    两人心底升起疑惑,这又返过来干什么两人相视一眼,看向了他们。

    此时他们已经跑到了两人身前,红缨看着小家伙道,“不够吃吗我们没有了。”想起来道,“哦我这里还有这个给你。”说着从包里掏出了那四个咸鸭蛋,递给他。

    老奶奶看着红缨,眼泪夺眶而出,神色动容地说道,“姑娘,我们不是来要这个的,我们是来谢谢你们的,谢谢你们给继先的葱油饼。”

    “不必谢,不必谢。”红缨摆着手说道。

    “实在太谢谢你们了,这是一点儿谢礼,请你们务必收下。”老奶奶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手绢包裹着的东西塞到了红缨的手里道。

    红缨看着塞到手里的手绢包,打开一汪碧绿划过眼前,是一对儿翡翠手镯。

    红缨即使不懂翡翠也知道这是极品,清澈透亮,能清楚的看见手绢的纹路。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红缨赶紧包起来还给老人家道。

    “姑娘拿着吧你给我家继先的可是葱油饼。”老奶奶将手直接背过了身后,“这玩意儿,不当吃,不当喝的,放在家里还找灾。”语气十分凄凉,

    “那我也不能收。”红缨不好意思拿。

    “小姑娘,你就拿着吧你不知道你这葱油饼,简直是救了我们全家人的命,人命还能用这个衡量吗”老奶奶继续游说道。

    老爷爷苦笑一声,神情凄然地说道,“小姑娘,不瞒你们说,我家成分不好。到粮店买粮不敢去排队买细粮,粗粮人家都不卖给我们。说我们不配吃劳动人民种出来的粮食,就是百般央求,也买不了多少,所以我这孙子才饿的,真是谢谢你们了。”说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景博达黑眸轻闪了下看着他们,难怪了,现如今不是荒年,虽然运动来了,可城里的人吃着供应粮,不该过的这么惨

    但是有些人就惨了,农村的地主,被批得痛哭流涕的,子女也备受歧视。

    还有城里资本家,天天被喊去开会,日子也凄凄惨惨的。

    “太可恶,这不是摆明了要饿死人家吗”红缨气愤地说道。

    景博达黝黑地双眸瞥一眼红缨,他咋不知道他家的红缨一副侠义心肠。

    “把人饿死了还怎么改造思想嘛”红缨义愤难平地又道。

    老爷爷闻言眼底划过一抹流光,声音沙哑地喊道,“这日子没法过了。”

    一家三口哭的稀里哗啦的,红缨看着鼻头也酸涩了起来,转过头来眼巴巴瞅着景博达,一脸的请求。

    行脑子还没发热到应承人家,景博达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难道见死不救吗肯定不行,没有遇见就算了,既然遇见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是一家三口呢

    “老爷爷,明人不说暗话,你想我们怎么帮你。”景博达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道。

    老爷子一脸诧异地看着景博达,他没想到被这小子给看穿了。

    他说的都是事实,以前运动来了,好歹能熬过去,可这一次运动不一样,都是些热血激烈的孩子。

    头脑发热、热情冲动,易煽动,就像是脱缰的野兽似的,毁灭一切。

    他的认错态度良好,上面让写检查写检查,让扫大街扫大街,只要为了活下去,他和老婆子为了孙子,什么都能忍受,可是这一次

    家里断粮许多日子了,都是孙子罗继先出门讨饭讨回来的。他和老婆子现如今这形象,那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出门不太方便,且每日里还有繁重的扫街任务。

    罗继先人小,可以躲避他们,要不是孙子他们早就饿死了。所以当孙子拿着葱油饼回来,他简直不敢相信,一度认为是幻觉。

    罗继先走了一上午,也没有讨到一点儿干粮,饿的头晕眼花的,突然闻见了葱油饼的味道,那香味儿勾着他蹒跚的走了过去。

    当看见他们穿的衣服,给惊出一身冷汗,可是食物的味道终究战胜了恐惧,就站在了冬青后面。

    没想到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发出饥鸣叫声,惊动了他们。

    吓的六神无主的罗继先,当即趴在地上认罪,希望自己态度良好,让他们觉的自己无趣,而放过自己。

    让罗继先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把葱油饼递过来,让他吃,想起家里的爷爷、奶奶他也顾不得了,拿起来就跑。

    回到家后,爷爷问明情况后,才被逼无奈地算计人家,实在是日子没法过了。

    只是没想到这小伙子看着年纪不大,居然被人看穿了。

    “老爷爷”景博达看着他问道,“把你想法说出来。”

    “我想让你们拿着我们的粮本,去粮店买粮食,我不要细粮,买五十斤玉米面就好了。”罗爷爷缓缓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道。

    “老爷爷,不是不帮你,而是你这样行不通。”景博达微微摇头道。

    “怎么会行不通呢你们穿着这身衣服粮店的工作人员不会为难的。”老奶奶急切地说道。

    红缨此时也明白了过来,随即道,“粮本上有你们的名字,而且你们买粮的地方,是经常去的,你们认为工作人员不认识你们吗都是这一片住着的,他们早就将住户记得滚瓜烂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