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饿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博达和红缨去了公家单位,在院子内找了水龙头,彻底的清洗了一下自己。

    这衣服是最好的保护色,没有人搭理他们俩,人人都急吼吼的,行色匆匆。

    倒是有人以为他们俩出远门的,想要搭伙。

    景博达告诉他们自己刚回来,婉拒了他们的好意。

    眼见着到了中午,又累又饿的,找了间国营饭店进去。

    结果一问什么都没有,拿着粮票和钱,还是什么都没有。

    景博达和红缨无奈地朝外走,正好与一群人正面相撞。

    景博达和红缨侧身让开,服务员一看是他们,嘴唇动了动,无声地说了声晦气

    却还得微笑着走上前应付他们。

    景博达一听声音,还真是孽缘,又碰见了他们。

    听见他们高喊着群众运动的绊脚石。

    服务员坚决否认道,“你们自己的看”直接让他们去后厨检查。

    空空如也,才相信真的一粒米,一片烂菜叶子都没有。

    “怎么办这已经是第三家了,啥都没有。”

    “你问我,我问谁啊”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咱们去海边抓鱼去。”

    “你们谁会抓”

    “嗯嗯”齐齐摇头道,开玩笑这么冷的天,谁愿意下水去。

    那也不能饿着吧“在找找,我就不信这全城的国营饭店都没有。”

    他们匆匆的从景博达与红缨他们身边而过,所有的人都退避三舍。

    等人走远后,两人离开找了个僻静一点儿地方,坐在长椅上。

    红缨好奇地问道,“没有就关门好了,干嘛还开门营业,遭罪受,幸亏服务员机灵。”

    “他们是国营的,有没有东西都得开门,这是他们的工作。”景博达看着她小声地说道,“就像是百货商场,好多柜台都是空的,柜台后面照样站着营业员,打毛衣,织手套。”

    “这倒是,反正到月有工资拿。”红缨轻轻哼了一声道,“难怪人人争当营业员,还可以买到内部商品。”

    “你也想当”景博达好奇地问道。

    红缨微微摇头,沉吟了一下道,“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这辈子想干啥”她的耳朵有问题,她清楚的知道,不会因为现在如常人生活就忘了,家里人顾及她,都是当着她的面说话。

    可外人又不知都她的情况,谁也不可能一直包容她吧

    景博达宽慰她道,“战妈妈不是说了,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就先读书,咱们骑驴看唱本,慢慢想,不着急。”

    “你呢你想干什么”红缨看着他问道。

    “现在能干什么大学里乱的不成样子,估计咱也考不成了。”景博达苦笑道。

    “当兵啊”红缨简单地说道。

    “我的家庭出身摆着呢不知道这政审能否过关。军队的政审比地方上可要严格的多。”景博达说出自己的担忧道。

    “不会的,景爸爸、景妈妈不是没问题吗还在为国家秘密的做出贡献,你到年龄肯定能参军的。”红缨信心十足地说道。

    “谁知道呢跟爸妈又联系不上,有消息也是在战爸爸的信里,留下只言片语的。”景博达信心不足地说道,叹声道,“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打破唯成分论。”

    “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们要有信心。”红缨给他加油鼓劲儿道。

    景博达苦笑一声道,“我们连明天怎么样,都不敢奢想,还敢妄想”微微摇头。

    “不说这个了。”红缨赶紧说道,她就不该提这个让人难过的话题,“肚子有些饿了,我们吃东西吧”说着从另外一个绿色的帆布挎包也就是她的书包里拿出一个大大的油纸包,揭开,即使凉了,扑面而来的葱油味儿,馋死个人。

    红缨又从包里拿出两张巴掌大的牛皮纸,用牛皮纸垫着拿起一角葱油饼递给了景博达。

    丁海杏将葱油饼切成一角、一角的,他们方便取用。

    自己拿了一个,嗷呜咬了一口,唔真好吃,即使凉了,也非常的有嚼劲儿。

    包里还有军用水壶,咸鸭蛋,凑合一顿好了,本来妈还打算拿铝制饭盒给他们装点辣椒酱,生怕他们俩在外面吃不好。被两人联合给婉拒了。

    “咕噜,咕噜”景博达听见声音,看向红缨。

    红缨望着莫名其妙看着自己的他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你饿了。”景博达看着她说道。

    “饿了,不然干嘛吃东西。”红缨嘀咕道,“三更半夜就爬起来了,已经中午了,早上吃的早消化完了。”

    景博达仔细听了听,又没有声音,歪了歪脑袋,于是作罢,咬了一口葱油饼。

    “好吃”景博达满足地说道。

    “咕噜咕噜”

    这一次的声音更大了,不光肚子叫,还有吞咽口水的声音。

    景博达寻声看过去,身后的冬青遮挡着,他站了起来,看清了躲在他们背后的人。

    一个孩子,瘦的如芦柴棒的孩子,高高的颧骨,都瘦的脱形了,也看不出年龄。

    对上景博达的眼神,一脸的惊恐,抱着头惶恐不安地叫道,“我有罪,别打我。”

    红缨不明所以地看着景博达问道,“怎么了”

    景博达像她使使眼色,红缨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穿过冬青,看着蜷缩的孩子。

    景博达看着她疑惑地眼神道,“因为咱们穿的衣服,他误会了。”

    红缨看着瑟瑟发抖地孩子,绕过了冬青道,“给你吃”将葱油饼递到了他的面前。

    现在没有什么比食物更能释放善意了。

    他缓缓地抬起头,黑的发亮的眼睛,瞥了她一眼,眼里全是食物。

    “给你”景博达站在红缨身后道。

    “谢谢”细若蚊声地道了声谢,抓着油纸包,踉踉跄跄地在景博达和红缨的目视下,还摔了三跤,顾不得疼,爬起来又跑。

    直到他消失在了景博达和红缨眼前,两人才重新坐回长椅上。

    两人接着吃,将手里的一角葱油饼吃完,“博达哥,糟了,他全拿走了。”

    “拿走、拿走吧反正下午就到家了。饿一顿没关系的。”景博达很随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