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 淘宝

作品:《六零俏军媳

    “有恻隐之心很正常,可是我们能救得了几个呢”景博达看着她道,“我也愤怒,可是别无他法。时代给予他们释放心底的恶。”

    “我知道,就是看得怪可怜的。”红缨心里难受道。

    “我们不能给家里找灾。”景博达看着她严厉地说道,“你要是在这样,我以后就不带你出来了。”

    “不要,不要。”红缨赶紧说道,“我再不那样了。”

    景博达也只是吓唬吓唬她,“咱们还是避着点好了。”

    接下来景博达和红缨挑僻静的地方,脚步匆匆。

    到达废品收购站时,才刚刚开门不久,滨海早年开埠,又曾经是殖民地,这有钱人多的是。

    所以这废品收购站很大,说堆积如山也毫不夸张。

    景博达与红缨这身衣服,让废品收购站看守人员没有过多的盘问就把他们给放了进去。

    这年月什么最精贵,当然是粮食了,看着看守人员面有菜色,说话都有气无力的,景博达塞了一角葱油饼给他,这可是万能的通行证

    毕竟吃人家的嘴短。

    景博达与红缨穿过大门走进了收购站,院子很大,搭着简易的仓库,勉强的遮风避雨。

    个个仓库都堆积如山,不过大部分是书籍字画,它们未来去处估计也是被送到造纸厂打成纸浆。至于金银送到银行,所谓的破铜烂铁则等着拉到炼钢厂给熔了,做最后一点儿贡献。

    景博达心疼的不得了,他由于家学之顾,乃是识货之人,看着它们被如此对待,真是暴殄天物心疼不是办法,时间紧干进行动吧眨眼间就挑七八副品相还算完好的字画,五六本孤本。

    可红缨根本就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也没有受过来自家庭的熏陶,一点儿也不懂。

    只能帮景博达扒拉,寻找,可不妨碍她财运好。

    红缨感觉脚下硬硬的,甚至还扎脚,扒拉开,是一个漆黑的木头箱子,有医用急救箱那么大,非常的古朴,没有任何的雕花,只有四个角贴着铜片,有些氧化了,泛铜绿色。

    红缨将它给抱了出来,原来其中一角铜片翘了起来,扎着她的脚了。

    红缨好奇地打开,饶是她见过金光灿灿,也被眼前的珠宝首饰给闪瞎了眼。

    “博达哥,你看。”红缨激动地说道。

    景博达闻声直起身子扭过头来看着她,待看见她手里的东西说不出话来。

    红缨献宝的说道,“喂看傻眼了。”

    “没有,只是你在哪儿找到的。”景博达好奇地问道。

    “是它自己撞上来的,扎着我的脚,我就刨出来了,谁知道是这东西。”红缨看着他装的差不多的帆布袋,央求道,“博达哥哥我们把它们带走吧”

    景博达闭了闭眼,“真拿你没办法”来的时候没有准备,只带了一个帆布袋。

    他看见哪个都想装进去,结果眨眼间这帆布行李袋就快被装满了。

    难得红缨喜欢,加上他纵使有心,也装不下。

    景博达干脆地说道,“带着箱子肯定放不下,我这里装些,你的包里在装些应该可以了吧”

    “博达哥,你真好,下次我们多带些行李袋。”红缨高兴地抱着朝行李袋里倒,倒满了,看着他拉上拉锁。

    将还剩下三分之一的箱子递给他,又统统倒进自己的包里,系好了。

    “差不多了,咱们走吧”景博达将行李袋往肩膀上一背,两人打算离开。

    突然传来吵吵嚷嚷地声音,景博达直接拉着红缨躲开了,这仓库够大,要藏下他们两人太容易了,只是这气味儿不太好闻。

    景博达拉着她的手,在她的手上写下有人来了

    红缨闻言点点头,两人立马屏住了呼吸。

    “小将们辛苦了”看门人大声地说道。

    景博达耳朵微微一动,这是给他们示警呢看来葱油饼魅力无边。

    景博达听着外面的动静,听来人说话的口气,不用说,就是他们。

    听脚步声七八个人,朝这边走来,他们理也没理会看门人,径直穿过了他,进入了仓库。

    “费这事干什么直接当街烧了多好,还得辛辛苦苦弄到废品收购站。”

    “最高指示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这些东西拉到造纸厂就是上好的原材料。”

    “行行,你说的对”

    随后就听见他砰砰仍东西的声音,溅起灰尘四散,呛得他们直咳嗽。

    “快走吧快走吧脏死了。”

    “走”

    “咱们今天去哪儿”

    “城南有一家,解放前是做买办的,家里有钱的很”

    “咱们的同志去过了,什么都没有找出来。”

    “那是他们笨咱们今儿掘地三尺,我就不信找不出来。”

    几个人,抬头挺胸的,雄赳赳气昂昂朝城南杀了过去。

    景博达听见他们渐行渐远,才拉着红缨闪了出来。

    “时间还早下午三点才回合的,现在怎么办出去也竟是些不想看见的。”景博达看着她道,别说红缨愤怒,他也怕自己克制不住。

    “这样啊”红缨看着他小声地说道,“我们带不回去,先分门别类藏在这里,下次来就省了翻找了。”

    景博达闻言眼前一亮道,“你等着我去找他说一下。”

    看门人没有理由不答应,免费的劳动力。

    他又不傻,天底下哪有这美事,只不过是心照不宣而已。

    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景博达看见什么都觉得是最好的,如熊瞎子掰玉米似的。

    红缨看着他继续倒腾,实在受不了,摁着他黑乎乎的爪子道,“我们过两天再来,你这样浪费时间,还成了熊瞎子。”

    “可是那个都想装啊”景博达遗憾地说道。

    “我们装不下所有的,连这个废品收购站的都无法捡完。”红缨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好吧我不在学熊瞎子了。”景博达终于恢复了正常。

    两人在废品收购站消磨了大半日,在看门人有意示警下,又躲了两次。

    虽然不怕什么可实在不想碰见他们。

    时间差不多了才离开了废品收购站。

    经过看门人称重以后,景博达他们付了一块六毛二分钱,提着东西堂而皇之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