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误会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妈一进屋就道,“易玲你先抱着我孙女进屋去,关上房门。”

    “妈,您误会了。”沈易玲替自己的男人叫屈道。

    “易玲,听你婆婆的,进去,这里有我们呢”沈母看着沈易玲说道,并使使眼色。

    “那好吧”沈易玲抱着丁如鸿进了卧室,并关上了房门。

    “你说,不说个一二三来,我让你爹来揍你。”丁妈看着进来的儿子,气的举起了手,想要拍桌子,想到孙女最后轻轻放下。

    之所以这么气愤是今儿来城里所见所闻被吓着了。

    “妈,您听我说。”丁国栋看着丁妈咧嘴一笑道,其实挨了一巴掌不但不生气,相反还很高兴。

    “你小子傻笑什么别企图蒙混过关。”丁妈心说,不会这一巴掌将儿子给打傻了吧

    “妈,我这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丁国栋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不会是哄我的吧”丁妈狐疑地上下打量着他道。

    “亲家母我来说吧国栋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这么做是和我商量过的。”沈校长出声道。

    “为什么他们不是好东西,你还让国栋这么干”丁妈不解地问道,心底有些埋怨,这不是害我儿子吗

    “不这样不行,我们现在这些人连去粮店买粮食都受到歧视,甚至一粒米都不会卖给我们。”沈校长轻抚额头道,“他们的米粮,不卖给像我们这种人。国栋监督着我们才使得大家不被饿死。”

    “就是,现在家里外出采买的事情都交给了国栋出面。”沈母随声附和道,“现在城里都乱套了,煤球站没人上班了,也没有煤球可买。现在家家户户都是自己推着板车去将煤粉拉回来,自己在打煤球。就连粮店也不正常开门了,买粮食得时刻守在店门口,生怕将供应粮食的两个小时给错过了。我们不方便出去,都是国栋拿着小马扎,和买米的人坐成一条长龙,大夏天热出一身的痱子。”

    顿一下又道,“亲家母这一段日子多亏了国栋了。肉食都是闪电式的供应,谁抢到算谁的,想着法的给老沈补身子,下海捞鱼,捞虾的,不然的话老沈可熬不过密集的开会。”使劲儿的给国栋表功呢

    “亲家母,您不知道这城里有多乱,按说熬过了灾荒,这日子该好过了。可现在给他们闹的乌烟瘴气的。”沈校长目光心疼地看着丁国栋道,“每回去副食品店抢肉回来,衣服撕裂,衣扣给拽掉了,甚至鞋子还被人踩掉了。”

    “那是他该做的,现在这个家也只有他挺身而出。”丁妈欣慰地看着他道,“妈很高兴,你有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

    随后又数落他道,“傻小子,你咋不说呢”丁妈轻抚他的脸颊刚才被打的地方道,“还疼吗”

    “不疼,我怕您的手疼。”丁国栋嬉皮笑脸地说道。

    “我说你这小子是不是让我打傻了,”丁妈看着呆头呆脑的丁国栋道。

    “妈,我高兴是您没让我和易玲断绝关系。”丁国栋憨憨地笑道。

    “真是个傻小子,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丁妈不着痕迹地瞪他一眼道,在你老泰山,丈母娘面前,瞎说什么

    “咋没有,当年您给杏儿来坐月子,您当时就说,不许我们找家庭出身不好的人。”丁国栋不客气揭丁妈的老底儿道。

    真是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在亲家面前,有儿子这么坑老妈的。你可是我的亲儿子。

    而沈母和沈校长两人恨不得棉花塞着耳朵,两人老神在在,如没有听见一般。

    “亲家和他们不一样。”丁妈立即说道。

    “咋不一样了。”丁国栋问道。

    “他们又不是地主老财,剥削过劳动人民。”丁妈一脸严肃地说道,“他们倒霉是因为当权,现在只是走了背运而已。”

    沈母和沈校长两人相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惊讶,没想到亲家母一语中的,指指关键。

    “既然在城里这么艰难,亲家母和亲家公就跟我回家去,村里还算平静,不比城里香饽饽。”丁妈干脆地说道。

    “妈,哪有您说的那么简单”丁国栋苦笑一声道。

    “咋不简单了那些被下放的不都是出身有问题的。”丁妈随口说道。

    沈校长闻言敛眉沉思,心中有一个模糊不清的想法。

    “妈一早来,您饿了吧我给您做饭去。”丁国栋站起来道。

    “国栋,我们做好饭了。”沈母起身道,“易玲出来赶紧摆饭。”

    “这就来。”沈易玲抱着丁如鸿出来将闺女交给了丁国栋。

    沈母与沈易玲两人将饭菜摆在了桌上。

    丁妈看着魂不守舍的丁姑姑担心地说道,“他姑姑,你咋了跟掉了魂似的”

    刚才这事一出接着一出的,眼花缭乱的,丁妈根本来不及顾及丁姑姑。现在一看丁姑姑明显的神情恍惚啊

    “没什么”丁姑姑摆摆手道,她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办

    抬起头有心想问问丁国栋基地的事情,可这么直白的问出口,太突兀了。

    丁姑姑的眼神太明显了,想不让人察觉都难,丁国栋问道,“姑姑你有事”

    “没事,没事。”丁姑姑赶紧摇头道。

    “没事你一直看着国栋干啥”丁妈戳穿她道。

    “我脸上有什么吗”丁国栋放下手上的筷子,摸摸自己的脸道。

    “没有,没有,你的脸白生生的。”丁妈赶紧说道。

    “那姑姑看我干什么”丁国栋满脸疑惑地看着丁姑姑,忽然恍然大悟道,“姑姑是想问解放的事情,他在基层好着呢具体情况你可以写信向杏儿打听。”又求情道,“解放不跟你说,是怕您不同意他到一线部队去。”严肃地又道,“不过军令如山,解放必须服从。”

    “我想问问,城里都这样吗”丁姑姑攥了下拳头,实在憋不住了,旁敲侧击地问道。

    “都这样”丁国栋叹声心里难受道。

    “那部队也跟地方上一样吗”丁姑姑声音紧绷绷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