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诡异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妈和丁姑姑被丁爸架着骡车送到了县城。

    丁姑姑看着丁爸道,“大哥,咱们先去书店。”

    “去书店看什么要买书城里更丰富。”丁爸随口说道。

    “你没看见别人胸前挂的什么手里拿的什么”丁姑姑指指来往的人道。

    丁爸定睛看他们胸前的像章,手里的小红本本,“这不是公社让人人都买的。”

    “是啊”丁姑姑压低声音道,“没有他们出门都不方便。”

    到书店都是买这个的,丁爸、丁妈顺利的买到了,赶紧别在胸前。

    丁姑姑松口气道,“幸亏又来新货了,不然买不到,就进不了城了。”

    丁爸将她们姑嫂两人送上了公共汽车,看着车子消失在眼前,才转身回去,又去了书店,没听他姑姑说,别等着没货了。

    到了城里,丁妈和丁姑姑就被眼前的场面给震呆了,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胆战心惊的敲开了丁国栋家的大门。

    “妈,姑姑您怎么来了”沈易玲看着出现在门口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二位长辈道。

    “我们不放心你们,你们信里总是说一切都好。”丁妈看着围着围裙的沈易玲,精神气色都不错,心稍稍的安。

    “我想知道我家解放咋样了”丁姑姑迫不及待地问道。

    “快进来,进来。”沈易玲侧身让开,赶紧让她们俩进来道,关上了门,插上。

    丁妈一进屋就看见沈母抱着丁如鸿站在八仙桌旁,笑意盈盈地说道,“亲家母来了。”

    “亲家也在啊”丁妈不着痕迹上下打量了一下,除了人显老之外,没啥子不同。

    这城里闹哄哄的,真能吓出个好歹来,也正常。

    “亲家母,她姑姑坐。”沈母招呼她们俩人道,拍拍坐在腿上的丁如鸿道,“叫奶奶,姑奶奶。”

    丁如鸿眨巴眨巴黑葡萄似的大眼,看着她们俩道,“奶奶、姑奶奶。”

    “哎我的乖孙女还认识我们啊”丁妈高兴地说道。

    “妈,姑姑喝水。”沈易玲倒了两杯水过来,放在两人面前道,“您二位,看着有些狼狈。”头发有些散,额头上隐隐还出汗了,按理坐最早的一趟车,应该早就到了,现在马上就该吃午饭了。

    “嗨别提了。”丁妈摆摆手道,端起茶杯,感觉水温正好,咕咚咕咚喝了半杯才道,“渴死我了。”

    “怎么回事”沈母问道。

    “我们早就下车了,来的路上被拦着跳舞来着,不学会了不行。”丁妈拍着胸脯道,“跳舞我们不在行,年轻的时候都不行,这老了,老胳膊、老腿的,幸好动作简单,就是学的有点儿慢。”

    沈母和沈易玲一听就明白了,沈校长现在在学校也经常的跳。

    “也幸好你姑姑昨儿晚上给我剪了个短毛盖儿。不然还得耽搁时间。”丁妈摘下黑色的小卡子,不好意思地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卡上卡子。

    丁妈原来梳的传统妇人圆髻,因为进城所以剪了长发。

    “这老了,老子,又赶了回时髦。”丁妈摸摸自己的头发,难为情地说道。

    “挺好看的,妈”沈易玲笑着说道。

    心里却是惴惴不安,从进门到现在,丁妈这般平静不应该啊

    即便他们报喜不报忧,可是一进城就穿帮了,满大街张贴的字报,看不见吗

    眼底忧心地看着沈母,沈母也一头雾水,太诡异了。

    母女俩相视一眼,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嫂子,咱们路上的见闻等等再说,亲家母,我家解放呢”丁姑姑着急地问道,“他是不是也出事了。”

    “没有,没有,他姑姑,解放下部队了。”沈母赶紧说道。

    “什么意思他不是在学校吗下部队干什么”丁姑姑满脸疑惑地问道,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就是下到基层当兵,服役。”沈母解释了下道。

    “什么”丁姑姑腾的一下站起来道,这简直是比出事还令人恐惧。

    “怎么了姑姑”沈易玲看着一脸恐惧的丁姑姑又解释道,“姑姑,您不要担心,解放服役的地方就在战妹夫以前工作的地方。杏儿妹妹天天都能看见他,也能就近照顾他。”

    丁姑姑如遭雷劈般僵立在当场,脸色煞白、煞白的,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啊

    “姑姑,你怎么了”沈易玲被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着摇摇欲坠的她坐下道。

    “小姑子,小姑子。”丁妈担心叫道,“你咋了。”端起茶杯递给她道,“来来喝口水。”

    “看样子,像是被吓住了。”沈母担心地说道。

    “姑姑不用担心,杏儿妹妹那里没有受到冲击。”沈易玲赶紧说道。

    “你姑姑担心的不是这个,你姑姑是担心解放上战场。”丁妈自以为地说道。

    “那亲家姑姑就不用担心了,解放现在还是新兵,操练为主。”沈母善解人意地说道。

    丁姑姑双手捧着茶杯,温热的温度,让她恢复了过来,我哪里是担心那些,她担心他们父子碰面。

    可是这事又不能明说,只能顺着他们的话,打起精神道,“我没事,就这一个儿子,我有些担心。不过听了你们的话,我发现我担心是多余的。”说着又灌了两口水,转移话题道,“怎么不见国栋啊”

    “他上班去了。”沈易玲看着她们二人说道。

    “那就好”丁妈喜形于色地说道,“亲家母不上班吗”

    来了,该来的总归要来,沈母看着她们俩道,“我离职了。”

    “年纪大了,离了就离了吧”丁妈笑着说道,“我们不在身边也没法帮着他们看孩子,有你在,正好让他们赶紧再生一个。”

    沈母闻言嘴角直抽抽,“是啊我也是这个意思”

    “那亲家公呢还好吧”丁妈问道。

    沈母闻言违心地说道,“他啊他去开会了。”

    还能去开会,那就是没事了,这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我家老头子也经常上公社开会,上面有啥指示都是他回来传达的,这运动一来,见天的不着家。”丁妈站起来道,拉开帆布袋的拉锁道,“我们老头子,担心城里乱,让我们给你们带些最实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