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糊平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特么的,他们有病是不是,干嘛跟这些东西过不去啊碍着他们啥事了又不是封建糟粕。”气的老好人丁爸爆粗口道,“封建糟粕的话,不用他们动手,咱自己就动手了。”

    “哥,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对付这些死物没用,我看呀,关键是改在思想上的封建。”丁姑姑意味深长地说道,“然而这思想是看不见、摸不着的。”

    “小姑子说的还挺有哲理的。”丁妈打趣道。

    “老婆子,你现在还有心情说笑。”丁爸没好气地说道。

    “不然怎么办哭吗能解决问题吗”丁妈冲着他扯出一抹笑容道。

    “这可咋办”丁爸无能为力地说道,恨不得双手抱头蹲地上,避开这现实。

    丁妈与丁姑姑两人脸上的焦急清晰可变,这一时间哪里去找好办法。

    “那个”郝银锁看着他们三个唉声叹气地样子出声道。

    “你想说啥”丁爸语气不善地说道。

    “我这么想的,房子上的吻兽不能敲掉,敲掉半拉它不吉利。那么咱们拿泥巴将它给糊平了怎么样”郝银锁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道,“不知道这个法子中不中。”

    丁爸闻言眼前一亮道,“中,咋不中呢”脸上乐开了花,“银锁想不到你脑子这么好使。”

    郝银锁羞赧地说道,被晒的黝黑的脸颊,泛起两朵红晕,被丁爸这么夸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也是瞎想的,只要他们看不到花纹就好了,把花纹磨平了不容易,遮盖上要简单的多。”

    丁爸的目光看向丁姑姑道,“这样可以吧咱们村口的龙王牌坊也抹平了如何”

    “这个我真不知道中不中。”丁姑姑也不确定地说道。

    “无论如何试试。”丁爸当机立断道,“总比拆掉好。”

    “哥,这样也好不到哪儿去,这样一抹就成了柱子了。”丁姑姑哭笑不得道,“立在村口也不好看。”

    “不管有没有龙纹,只要那牌坊立着,哪怕只有象征意义就能保佑咱们出海平安。”丁爸虔诚地说道,忽然想起来又到哦,“对了,牌坊两边的楹联咱写上红色标语,这是护身符。”

    “对对对。”丁姑姑点头如捣蒜道。

    “既然决定了,那现在咱们就去找石粉沙子,和成泥,抹平好了。”丁爸拍板定案道。

    然后全村的人都动了起来,不但将家里带色彩的,只要和封建牵扯上关系的都一律的收起来。

    换上了革命化的生活用品。

    也看见村民们家家户户爬到把自家房上的吻兽给抹平了。

    连着几天杏花坡的村民都忙的脚打后脑勺,忙完了,公社派人来检查。

    站在牌坊下,公社的人愣了愣,丁爸和村民们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

    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公社的人若无其事的朝村里走去。

    “丁大队长,愣着干什么前面带路啊”丁姑姑捅捅丁爸的后背,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哦”丁爸赶紧前面带路,检查了杏花坡里里外外。、

    提醒吊胆的将公社人员送公社的人送走了,丁爸虚脱的瘫在了炕上。

    “这样没事了吧”丁妈看着刚刚回来的丁姑姑迫不及待地问道。

    “他们没说什么,我们过关了。”丁姑姑点点头道。

    “过关了就咱弄的那糊弄人的玩意儿。”丁爸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连我自己心里都没底儿。”

    “可见他们有多么的不得人心,多么的令人反感。”丁妈不屑地撇撇嘴道,“我看他们的日子能好到几时”愤恨地说道。

    “政策和策略是d的生命,这条语录人所周知,尊重老百姓的习俗,激发他们劳动的积极性,是当领导应该采取的政策与策略。得民心才能拥护d的事业,d的事业才能不断的向前发展,所以说政策和策略是d的生命。”丁姑姑声音清脆而有力道。

    “说的太好了,小姑子,你这讲话的水平见长啊当了领导就是不一样了。”丁妈笑着朝她竖起大拇指道。

    “嫂子,我说的不错吧”丁姑姑洋洋自得地说道,“这语录没白看。”

    “咱们这里都这么乱,也不知道国栋他老丈人沈校长没事吧”丁妈神色凝重地说道。

    “应该没事吧”丁爸底气不足地说道,“国栋不是来信说一切安好。”

    “谁知道是不是报喜不报忧。”丁妈立刻说道。

    “他老丈人是军校,要比地方上好一些吧”丁姑姑不确定地说道,忽然又肯定地说道,“嗨别瞎操心,我家解放都没回来,信中写的一切安好,不是也没停课吗”

    “这谁知道解放是不是和他们串通一气了。”丁妈随口说道。

    此话一出,丁姑姑心里着了毛,“不行我明儿请假去看看。”心里胡思乱想了起来,“这小子是不是也跟着瞎胡闹去了。”

    “不会,咱解放不是那么没脑子的,怎么说也是大学生。”丁妈立刻劝道。

    “哈就属他们没脑子,有脑子会干出这事,读书都读傻了。”丁姑姑轻扯唇角,讥诮地说道。

    “呃”丁妈还真无从辩驳。

    丁爸宽慰她道,“别胡思乱想,明儿让你嫂子陪着你去城里看看,看看就知道了。”

    “我去准备东西。”丁妈从炕上下来道。

    “你准备些实用的粮食,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丁爸嘱咐道,如果真出了事,粮食比啥都要紧。

    “这还用你说,真出事了,肯定处处受歧视。到了粮店说不定都买不出来粮食。”丁妈原本打算拿原粮,想了想还是拿磨好的粮食好了。

    “嫂子,再那些跌打损伤的药,谁知道受伤了没。”丁姑姑提醒道。

    “他姑姑,你可别瞎我,咋还受伤了。”丁妈拍着胸脯说道。

    “大嫂,你也是老运动员了,没见吗”丁姑姑小声地嘀咕道。

    “对对对。”丁妈去翻开药箱,一股脑的甭管什么药,都装进了布袋里。

    丁姑姑看着他们俩道,“现在有个最现实的问题,假如国栋他丈人,真有问题,咱们怎么办”